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接管蓝田 上 !
封地圣旨下来之后的第三天,这一日,蓝田县的何县令亲自来了云山别院,拜访李泽轩。
  
  不适合限定跟李泽轩有过节而是每年年初的时候无论是朝廷各部还是地方县衙事物都会非常繁忙这一得闲何先生就立马过来了
  
  “下官见过侯爷!新年伊始,衙门事务繁忙,得知获封整个蓝田县,下官没能第一时间前来拜访,还望侯爷恕罪!”
  
  何县令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文士,下巴留着一小撮胡须,身材不像大多数官员那样臃肿,一派中庸严肃的形象倒是能给人一个很不错的印象。
  
  李泽轩最开始的封地就在蓝田县境内,跟何县令倒是有过几面之缘,封地的圣旨两天前便已经下了,何县令今日才来拜访他,他倒是没有多少生气,反而隐隐有些欣赏,他不喜欢那种只会一心拍马屁的官员,他的手下只需要那种能实干的官员,此时他满脸和善地笑道:
  
  “哈哈!何县令客气!公事要紧,本侯横竖被禁足在云山,想跑也跑不掉!”
  
  何县令莞尔一笑道:“呵呵~!侯爷的说笑了!陛下将您禁足在云山,可不是为了惩罚您,而不过是给旁人一个交代罢了!”
  
  李泽轩笑而不语,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伸出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说道:“院中风大,何县令进屋叙话吧!”
  
  “侯爷先请~!”
  
  何县令显然还是很懂事的,他谦让道。
  
  李泽轩笑了笑,抬脚先行,走了进去。
  
  二人进屋后,李泽轩让人给何县令沏了一杯热茶,热茶上桌后,何县令从身后拿出他带来了一个灰色的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然后对李泽轩微微笑道:
  
  “侯爷这里面是蓝田县全县所有百姓的名册,以及蓝田县近三年来的税收收入,其中包括农税和商税!您有时间过目过目,若是有任何问题,您随时派人来传唤下官!”
  
  蓝田县全部划归为李泽轩的封地后,不仅县内的百姓、官吏全部受李泽轩的辖制,而且全县每年的税收,都会全部归李泽轩个人所有,将李泽轩称之为蓝田县的土皇帝也是毫不为过,所以何县令今日才会将蓝田县所有百姓的“户籍”以及县衙里每年的“财政收入”,全部交给李泽轩。因为从今以后李泽轩就是蓝田县的最高长官!
  
  李泽轩没有去看那个百姓花名册他分开了后面的那本账册粗略一扫忍不住皱眉道:“蓝田县一县之地,每年差不多收了十来万石粮食的农税,一千多贯的商税?”
  
  何县令眉毛一抖,他还以为李泽轩是嫌收的税太少了呢,于是连忙说道:
  
  “侯爷,这两年蓝田县所用的税制皆是由朝廷颁发的,加之收成不好,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能收缴上来如此多的农税已实属不易,还望侯爷您看在民生疾苦的份上不要再加征赋税了!”
  
  李泽轩哭笑不得地说道:“本侯何曾说过要加征赋税了?方才只是在感叹蓝田县的农税如此多,商税却如此少罢了!”
  
  十几万石的粮食,按照现在的市价来算,也就是五千多贯钱,可是商税竟然才一千多贯,这不是在逗他吗?
  
  搁在现代,就算是贫困县,商税也不会收的这么惨啊!
  
  何县令松了一口气,随即目光有些奇怪地看着李泽轩,回道:“侯爷,蓝田县毗邻长安,商人一般都去东、西两市交易,蓝田县县城内虽然也有各种商铺,但一年下来能收这么多商税已经十分不易了!”
  
  其实,何县令说的这些,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商税低于农税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个时代的商税制度!
  
  中国古代的商税始于西周,最开始是在集市上征收,与使用集市中地皮、度量衡器有关,与货物交易税没有关系。山泽税亦已征收,但实质上是由使用国有自然资源而征的一种租。
  
  春秋时各诸侯国都征收商税,不过市税中除占用地皮、登记注籍等内容外,按商品交易额的一定比例征税,已成为主要部分,这个其实跟现代的商税比较接近了!
  
  春秋初,在商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已出现关税,春秋后期更普遍推行,不仅边境有关税,内地交通要道也多设卡抽税。关、市税的正常税率为2%,战国时商税征收如前,唯秦国对外来商人免征关税,以示招徕,并借此换取各国商人对统一事业的支持。
  
  秦统一后,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关税。汉承秦制,关梁无阻。
  
  南北朝时北方政权重在田租收入,至北魏孝文帝时还未开征商税。北魏后期,始征市税。店舍分五等收税,并设入市税,一入市门就交一钱。
  
  隋和唐前期,国家统一,再次废除关税,只收市卖之税,税率三十税一,低得令人发指!
  
  就凭借这税率,现代那些以经商为生的人,若是穿越到初唐,绝对会乐死。
  
  这个时代,朝廷或者地方官府,所倚重的主要还是农税,商税不过是一个“买一送一”的赠品罢了!
  
  李泽轩皱眉道:“何县令,这两日你将蓝田县农税和商税的征税方法、比例、范围,详细地整理出一份文书,派人给本侯送过来!”
  
  何县令心中有些不明所以,但仍然点头应道:“好!下官一会儿回去就组织人手,连夜起草文书,明日就送过来!”
  
  李泽轩心中暗赞,这个何县令不仅肯干实事、关心民生,而且办事还这么干练,若是忠诚度也不错的话,以后倒是可以当做一个不错的副手!
  
  “嗯!何县令想必心中有不少疑惑,本侯便跟你明说了吧!对于农税和商税,本侯觉得商税太轻,农税过重,未来三年之内,蓝田县的农税、商税比例,必须颠倒过来!这是本侯对蓝田县所有百姓的承诺,也是对蓝田县县衙所有官吏的期望!”
  
  李泽轩目光灼灼地看着何县令,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