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接管蓝田 下 !

      云山别院,李府正厅。
  
      何县令听完李泽轩的一番话后,忍不住吓了一大跳,农税和商税的比例颠倒过来,这个事情从古至今可是没有人敢想过的呀!
  
      中国古代是农耕社会,历朝历代无不是重农抑商,当然这个抑制指的并不是多征商税,而是在商人的地位上做出诸多限制,士、农、工、商的阶级等级划分,将商人直接钉在了社会的最底层!
  
      不过唐朝虽沿袭前代,规定商人或祖上曾为商人者不能做官,并在衣服颜色上给予限制,但在现实生活中,商人可以出入宫廷,与达官、贵人交往,极个别人还可以通过读书考试做官,商人的社会地位相较于前面几个朝代,正在逐渐提高。
  
      唐代法律虽然禁止贵族、官僚与民争利,但经不住巨额财富的诱惑,贵族、官僚纷纷进入商界,从事商业经营。
  
      正是基于此,唐代的商税征收比例才会如此之低,因为既得利的贵族、官僚集团,会反对统治者“与民争利”!而且贵族、官僚们想要避税,那简直不要太容易,这就直接导致了朝廷每年的商税收入甚至还不如农税的十分之一,久而久之,统治者对于商税的重视程度越来越低!
  
      这个问题不仅唐代有,唐代之前甚至之后的许多朝代都有!
  
      所以何县令听罢后,才会感到如此惊讶!
  
      “侯爷!您若是贸然更改商税比例,只怕蓝田县县城的商铺会全部搬走,而且城内的士绅可能还会一起反对,到时候只怕咱们收到的商税会更少啊!”
  
      何县令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施政经验可比李泽轩丰富多了,他几乎在瞬间,便想到了加征商税的后果。
  
      李泽轩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件事先不提,以后本侯自然有办法让县城内的商人自愿多交税!本侯还是等先熟悉了蓝田县具体情况后,再言其他,不然就真的是纸上谈兵了!”
  
      何县令闻言,不由对李泽轩好感大生,其实在来之前,他便担心李泽轩以后会依照自己的意愿、乱施政令,如果真那样的话他也没办法,毕竟蓝田县彻底成了李泽轩的封地,李泽轩只要不造反,那就没人能管得着!
  
      现在看来,李泽轩虽然有“改革”的意思,但却没有蛮横地直接大刀阔斧强行“改革”,这让他心中稍安!
  
      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一个部门最怕的就是“空降”过来一个领导,什么都不懂,还喜欢瞎指挥!
  
      “侯爷您过谦了!近些日子下官以及衙中的县丞,会将蓝田县各庄子的境况,事无巨细地整理成册,到时候给侯爷您送过来!”
  
      何县令拱手道。
  
      “那有劳了!”
  
      想到自己成为了蓝田县的“王”,可以发号施令,李泽轩的心中不由隐隐激动,前世他玩过《城市.天际线》之类的城市模拟游戏,觉得当一个市长、规划一座城市、让自己的市民过上好日子,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如今,他直接成为了一片土地的“王”,掌控者数万人的生死,心中的激动,可不是游戏里所能比拟的。
  
      当然,激动过后,感受到的便是肩上沉重的责任,他要让他的封地百姓全部过上好日子!他要让蓝田县成为整个大唐、乃至整个天下最为富裕的县!
  
      何县令连忙摆手,表示不用客气,随后他好似又想起什么,道:
  
      “对了!侯爷!您在县城的府邸,已经规划好位置,县衙即将招募工匠,帮您修缮府邸,您若是有什么需求或者要求,尽管派人告知下官便是!”
  
      虽然李泽轩在长安、云山都有府邸,但如今他既然获封整个蓝田县,那就必须在县城里也置办一套府邸,一是宣示着蓝田县主人的身份,二是便于平常县衙的官员,向李泽轩汇报公务!
  
      李泽轩想了想,开口道:“不需要县衙出人、出钱,本侯过些时日会自己派人去建,就不劳何县令费心了!”
  
      何县令忙道:“这如何使得?侯爷既然获封蓝田,那为侯爷修缮府邸,本来就是衙门分内之事,怎好让侯爷破费?”
  
      李泽轩摆了摆手,笑道:“得了!本侯也不差那点钱,若是何县令当真过意不去,这个月就拿原本给本侯修缮府邸的钱,给衙内的官差兄弟们发双倍的月俸吧!权当是本侯的一点心意!”
  
      别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李泽轩却是新官上任先给一人一颗糖,不过他的“糖”可不是那么好吃的,日后若是发现县衙内有人办事不利,那他会毫不客气地加倍收回的。
  
      何县令想到李泽轩如今的身家,也不好去继续劝说了,他只能拱手道:“那下官就代替衙内所有人,多谢侯爷!”
  
      交代完事情,并对蓝田县的一些事务做了一个初步的交接后,何县令提出了告辞。
  
      这趟交涉的结果他很满意,李泽轩没有刁难他,而且暂时不会对县衙的“人员架构”以及政令指手画脚,蓝田县也不会因为“空降”来一个主人而全面乱套!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来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小正月、元夕或灯节!
  
      正月十五日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一元复始,大地回春的夜晚,人们对此加以庆祝,也是庆贺新春的延续。司马迁创建《太初历》,将元宵节列为重大节日。隋、唐、宋以来,更是盛极一时。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骑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从唐人苏味道的一首《正月十五夜》大概可窥出唐人欢度元宵节之盛况。
  
      其实,从正月十四的夜晚起,长安城就已经放开了宵禁,十四、十五、十六,连续三晚上,城内百姓都可以出坊赏灯,称为“放夜”。
  
      所以,在这难得的三夜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出外赏灯。以至于长安城里车马塞路,人潮汹涌,热闹非凡。
  
      而李泽轩,由于困居云山,自然感受不到昨夜长安城里的热闹,不过今日一大早,便有一人匆匆地从长安城赶到云山来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