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不打自招 为新盟主魏煜卓贺! !

  
      “韩老爷?”
  
      听到王县令如此称呼韩天虎,而且态度也是相当的恭敬后,刘世仁的一颗心就更加的凉了!
  
      显然,王县令现在肯定是知道了韩天虎的身份,那么接下来,王县令就更加不可能会帮他了!
  
      这真是天要灭他啊!
  
      “王县令,这刘世仁乃是先前韩某所在庄子的地主,他和他的儿子,平日里仗着身份,横行乡里,令当地民愿沸腾,后来庄户们实在忍无可忍,合力将其赶出了庄子,没想到竟然逃到了这里来!”
  
      韩里正朝王县令拱手道。
  
      “嗯?竟有此事?”
  
      王县令不疑有他,眼睛顿时一眯,扭头看向刘世仁,脸色也瞬间冷淡了下来。
  
      刘世仁两腿一软,“噗通”一下就忍不住跪在了地上,“县令老爷,冤枉,冤枉啊!刘某之前的确作恶多端,可是自从来到宜芳县后,刘某一直都是遵纪守法、广行善举啊!求县令大老爷明鉴!”
  
      先前跟在刘世仁后面一起出来的那两个男人,见这还没说上两句话,刘世仁就跪地求饶了,不由有些心惊肉跳,二人都心惊胆颤地看了韩天虎一眼,暗暗祈祷对方千万不要找自己的麻烦!
  
      “哼!赵虎!”
  
      王县令冷哼一声,喊道。
  
      “在!”
  
      “速速去村里问问百姓,看刘世仁平日里有没有欺压他们或者做出其他不法之事!”
  
      “是!大人!”
  
      那个衙役连忙领命而去。
  
      跪在地上的刘世仁,脸色“唰”的一下,更加地白了,他连忙抬头求情道:
  
      “别别别!别查了,县令大人,刘某认罪!刘某认罪!刘某平日里不该欺压百姓、强占民女,并鱼肉百姓,求县令老爷从轻发落啊!”
  
      如今“兵临城下”,就算他不主动认罪,那过一会儿王承兴从百姓口中了解实情后,仍然会治他的罪,并且会罪加一等,与其这样,倒不如主动认罪,到时候还能请求个“宽大处理”。
  
      “嗯?混账!你竟然还敢强占民女?来人,将刘世仁立刻押回县衙,并入府将其所强占的女子救出来!”
  
      王承兴闻言大怒,在他的治下,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搞不好会影响到吏部每年的官员考核啊!
  
      “是!”
  
      两个衙役上前一步,轻而易举地擒拿住了刘世仁,另外两个衙役,则是冲进了府内,没过一会儿,便带出来了两个身材瘦小,容貌清秀的民女,王承兴一看,心中更是恼怒异常,他对韩天虎拱手道:
  
      “韩老爷,本官在县衙中还有公务处理,就不做多陪了,你自己和他们二人慢慢谈吧,谈好了再去县衙做登记!”
  
      韩天虎点头道:“王县令尽管去忙,公务要紧,老夫这边没有事情需要您操心的!”
  
      王承兴点了点头,转身朝周围衙役挥了挥手,一群人风风火火地扬长而去。
  
      “爹!爹!有人将你小妾捉走了!”
  
      院子里,这时传来了刘郝建的大喊声。
  
      敢情这孩子还活在梦里呢?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
  
      “张老爷,孙老爷,不知你们可否愿意转卖南坪村,开阳村的土地?”
  
      王承兴走后,韩天虎只好带着其余的两个地主,来到柳树村村口的大柳树下,开始谈起了买地事宜。
  
      张、孙二人对视一眼,连忙不约而同地点头道:“愿意愿意!”
  
      他们虽然不清楚韩天虎到底是何身份,但就凭刚刚王县令的那种态度,就说明韩天虎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而且方才刘世仁三言两语间,便被抓回了县衙问审,这让张、孙二人,忍不住胆战心惊,他们生怕一个不好,自己也被抓了进去,毕竟他们这些土财主们,哪个还没做过一两件坏事呢?都经不起查的!
  
      韩天虎又问道:“那不知二位老爷,打算要价多少?”
  
      “你说多少就多少!”
  
      孙、张二人几乎想都不带想的,立马就回道。
  
      韩天虎一阵无语,这时他也看出这二人是被刚刚那情景给吓着了,于是他忍不住道:“二位不必担忧,王县令清正廉明,只要你们没做过违反乱纪之事,他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找你们麻烦!”
  
      二人一听,心中忍不住一阵苦笑:您这不是废话吗?咱们若真问心无愧的话,哪里会这么害怕你?
  
      “韩老爷说的对!王县令是个好官呐!”
  
      张老爷讪讪地感慨了一句,然后道:“实不相瞒,我跟孙老弟祖籍都在并州,最近正打算迁回去呢,所以急着将这边的田地售卖出去,所以韩老爷您若是真心想要的话,那价钱什么的,全都好说!”
  
      为了能尽快溜走,这老头,瞎话也是张嘴就来。
  
      “嗯嗯嗯!没错没错!韩老爷您若是真心想要,价钱我们都好商量,您先出个价吧!”
  
      孙老爷眼睛一亮,连忙附和道。
  
      韩天虎眉头一皱,狐疑地看了二人一眼,然后道:“据老夫所知,南坪村,开阳村共有良田四千亩,不知二十贯一亩地,老夫一次性买下所有土地,张老爷和孙老爷可否愿意?”
  
      这个价格,在唐初这段时间来说,不算高,但也不算低,算是一个比较中肯的价格。
  
      “愿意愿意!”
  
      “明日老夫就拿着田契,随同韩老爷一同去县衙登记、交接!”
  
      话音一落,两个老财主就立马答应道。
  
      ……………………………
  
      “哎!小恪,这么多钱,你就放到宿舍?”
  
      炎黄书院。
  
      程处默、孙子凡、尉迟宝林、长孙冲等人,刚帮李泰搬完铜钱,又得过来帮李恪搬,程处默就有些搞不懂了,这两兄弟是什么意思?喜欢在宿舍堆铜钱炫富是吧?闹呢?
  
      李恪一个人抱着一个大箱子,闻言回道:“不放宿舍放哪?难不成搬回皇宫?然后等以后在书院需要钱的时候,再回长安拿钱?那多麻烦!”
  
      书院的伙食费,对于锦衣玉食的学生们来说,可并不便宜,别看李恪刚往宿舍里放了四百贯,但估计也就只够他用两三个月的,所以他才选择将这四百贯的奖学金直接放到宿舍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