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本仙经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宝儿给自己挑选的这位良人,别的方面不说,听话是真的。宝儿说让他先回去,他脸上都能看得出来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他的妹妹跟另一个辛家姑娘。
  
      自家兄长如此听还不是自己嫂嫂的女人的话,应当少有妹妹会发自真心的高兴,一点儿吃醋和嫉妒都不会有。
  
      辛朗的妹妹对宝儿的观感更恶劣了,只是碍着易清在这里,她什么都不好表现。只是在心中恨恨地想,看起来,易清也没有多喜欢宝儿。没了九转道体做倚仗,她以后多的是机会让她的这位嫂嫂认识到,不同的人偏偏要走到一起,需要承担多么大的痛苦代价。
  
      易清其实还是很乐意辛朗把他们家的这两个姑娘带走的,毕竟被人监视着说一些口是心非的话,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她确实是要跟宝儿淡了关系,可看宝儿此刻的模样,她明显还是极为看重她的,她也不想伤了她的心,淡淡的断了就好了。
  
      人都走了,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易清身边凑。
  
      “小姐……”她又叫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忐忑不定。不知道是害怕易清不同意她跟辛朗的事,还是再一次不确定易清到底是否跟从前一样。
  
      “叫师姐吧。这样的称呼,着实另类。”招呼着让宝儿坐了,易清纠正她的叫法。
  
      宝儿一愣,沉默的抿抿唇,刚刚要叫这一声师姐的时候,就听到易清在默然之后道“那人不错,下个月初八,我自会去参加你们的婚事。”
  
      至少刚才她看到了,辛朗是绝对把宝儿放在了心上的,至于时间到底会否让人改变,这个她也管不了了。宝儿终归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事情也应该她自己去解决,她当然想她度过幸福美满的一生,但是世事又不是她想当然,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以后,再看她的造化吧,但愿一切都好。
  
      听易清要去参加她的婚事,宝儿这才一下子又开心起来,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