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光冲霄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天命情怨 二
飞电宫墙壁不是由水晶凝的神晶而成,就是以施无隐的神晶为主料,甚至是双晶合一,那叫一个坚硬。狄冲霄撞得是满脸桃花开,昏呼半晌才回过神。狄冲霄不是笨蛋,看着朱红羽羞恶并存的脸庞就知她想到什么不该想到的事,心下大惊,忙跳离大妖女一丈,小心翼翼地胡扯逗乐,以期她能忘掉冰界中的那场尴尬事。
  
  朱红羽见气人小子知机不提劫潮冰界的事,也就松开火拳,自寻地坐下静等结局。过得一会,突兀地道:“狄冲霄,还记得雾山上的问战么?”
  
  “红羽姐再提此事,必是有想法。小弟无不奉陪。”狄冲霄正盼着她另开话题,大喜过望。
  
  “当日是你胜,便由你接着问。”
  
  “当日小弟是凭着无赖伎俩才赢了红羽姐,不光彩,理应由红羽姐问。”
  
  “那就由本堂主问吧,规据变为一问定胜,胜者提出败战的惩罚彩头。接下来,是极速魔施无隐出门,还是冰水魔水晶凝出门?答案无须求证,不久自明。”
  
  狄冲霄望向屋门,轻叹:“就知道红羽姐会心狠这么问。小弟明知是输明知要受罚也绝不愿选任何一个赌那五成可能,也不想学红羽姐任那时光随波流逝。小弟希望施老伯与水娘并肩出门,就赌这个吧。红羽姐能先说一说要怎么处罚小弟么?”
  
  朱红羽犹豫一阵,终道:“你与双魔皆是关系非浅,替本堂主讨要一份锁魂封魄分飞镜的神技秘典。”
  
  狄冲霄奇道:“要这折磨人的神技有什么用?先前水娘说过,要通灵神系、恢复神系与元灵三合为一才能施展,且最好是元灵冰,三者中至少要有一个是尊神境以上。”
  
  “这是败战彩头,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虽说你的答案只是个没可能实现的美好心愿,可不妨碍你说出你想要的彩头。”
  
  “小弟的简单,以后红羽姐不许再叫狄冲霄。要么冲霄,要么恶小子,听着亲切。小弟还有个小名,叫世悦,红羽姐叫这个也成。”
  
  “可以。”朱红羽伸出手道:“听泪儿说,你有将脑中的三兄弟游记写成书册。圣多情与梅运,我听前会主提及过,却是隐约不详。”
  
  狄冲霄自幻形袋中拿出录写的游记,陪着朱红羽一起翻看。游记中有些事恰也需要一个识见广博的人帮着分析分析,以朱红羽的冷漠孤傲,狄冲霄毫不担心她会泄密。过得小半个时辰,佟总管来到屋门前,向狄冲霄问了问情况后不停摇头,最终转身离去。没过多会,佟总管又行回来,身后跟着一中年男子,面目上有六分施无隐神韵。
  
  中年男子姓水名追电,正是水晶凝与施无隐的大儿子,难得是身上不见爹娘的半分魔怪,爽朗和气,与小弟狄冲霄问清爹娘经过之后忧心如焚。狄冲霄深知这老哥的伤切哀痛之处,可除了安慰也只能是安慰。水追电空自在屋外乱绕圈,无法可想之下只能跟着佟总管离去,不管怎么说,爹娘总有一个要出来,四妹妹还没见过爹呢。
  
  良久,一直没有动静的屋里有了响声。
  
  狄冲霄忙贴耳去听,可门上禁制非同寻常,不仅是屋内的灵光异变没法探察,连屋里人声也是如隔万重山,缥缈隐约。正当狄冲霄扒着门心如猫抓之时,屋门轰然被人从内里打了个四分五裂。狄冲霄猝不及防,被数块碎片撞个正着,直直倒飞,嵌进对面墙壁之中。朱红羽收书站起,望向门边,心下慌乱,怎么会这样?!
  
  今天对于极北冰宫而言是个百年难有的盛大庆典,所有人等不分职级,尽皆聚于冰晶宫大开宴会,恭迎老殿主回归,也是恭贺宫主新收义子。
  
  狄冲霄早是换上一身绣雷白色长袍,与一众人等欢饮。此时,狄冲霄才明白极北冰宫渊源之长不在十魔会与光明宗之下,甚至还要更长,只不过一向自守冰原才默默无闻;又在水追电的往来介绍中了解到冰宫上下有大姓九,小姓二十一,计七千余人,宫中强者林立,且多有冰兽友好共存,实力远非世人可以想象,若论魔道,只在十魔会之下。
  
  狄冲霄穿过行礼人群来到孤坐角落的朱红羽身边,笑道:“红羽姐,还要不要那无聊神技秘典了?”
  
  朱红羽冷哼:“现在本堂主没兴趣要了。狄冲霄少殿主,别忘了你与本堂主的五天约定,若是到时没有得到不竭之水,哼!你看本堂主做什么?”
  
  狄冲霄没回复,只是笑,只是看。
  
  朱红羽怒从心起,欲要发作,心劲先泄,低低恶声:“那彩头不能全算。双魔虽是并肩出屋,却是毁门,门都没了,答案自是不算全对。”
  
  “那也不能算全错。堂堂四圣会大妖女一向说一不二,既然对一半错一半,那就将彩头斩一半好了。”狄冲霄顿了顿,坏笑道:“红羽姐是觉着霄好些,还是悦好些?”
  
  朱红羽捞过酒杯就砸了过去,怒道:“恶小子,你这一生最好别出冰原。”
  
  恶小子也在赌约之中,狄冲霄哪还不知大妖女是在婉转认下彩头,呵呵一笑,不再逗人,拉着大妖女去向双魔问好。
  
  重生后的施无隐对散魂身死后的事全然无知,但在经过水晶凝以魂魄作交换的解封之后,自然而然地就明白所有她知道的事。施无隐天性上最是受不了此种多情热闹的场面,见狄冲霄拉着朱红羽跑来,心下暗喜,借着教训后生小子的名义,带着两人自回宫内住处。
  
  水晶凝最爱看施无隐尴尬羞恼的模样,哪里会放过,留下大儿子与佟总管主持宴会,飞身飘离,与施无隐来了个肩并肩。施无隐正是恼羞成怒的厉害,见胜了情怨的“年轻”老婆子还不肯放过自己,越发生怒,加速前行。水晶凝久在劫母修行,如今实力已是绝不下于施无隐全盛之时,丝毫不差半点,黄裙飘舞,有若仙子。
  
  他两人不肯稍有落后,宫中柱屋倒了霉,不是撞断就是撞穿,好在冰原寒息极重,冰宫又是晶魂器,些微损伤通过吸纳冰灵寒息就可自复。
  
  狄冲霄看得是摇头不已,以那两位无事也要折腾的性子,这座不下于水明界的玄奇冰宫随时都会崩塌,怕是只有劫母之内才能承受双魔对战的神光威势了。
  
  一气来到冰晶宫宫主卧房,施无隐黑着脸坐入椅中,与老婆子水晶凝互瞪。及至狄冲霄入屋,施无隐极是不自然地将头扭向左边。
  
  狄冲霄道:“施老伯,早在薛家雕琢院那会,我就隐隐觉着你没那么容易死,果然是别有门道。”
  
  施无隐扭转头,看向水晶凝,怒色中极是无奈地道:“失策,老夫散魂前就该严令你小子绝不准进入极北冰原才对。”
  
  水晶凝笑道:“我早说过,你做事,多是那自作孽,其次是终是错。自打你挑上这小子开始,你的天命情怨就只有输。那小子是你说不准来就会乖乖听话的人么?”
  
  施无隐无语以对,却是窝不住心火,强辩道:“那也错了。老夫是死了,还死得很干净,现下是半魂重生,肉身是神晶幻变。元灵电消散!通灵神系残半!十十足足半鬼半人!都不是完整人了,哪来的全心全情!?天命情怨,你这死婆子只是赢了一半。余下那一半,老夫迟早会赢回来。”
  
  水晶凝不回辩,只是笑,眼神之意分明是在笑一只跳墙犬儿。施无隐见状越发怒急,偏对面水晶凝不接腔,空有冲天之怒也是无可奈何。
  
  狄冲霄十足担心两位真打起来,忙道:“施老伯,水娘当然只是赢了一半,只要你能得回元灵电,有的是机会扳平。”将残破电魂灵玉奉上。
  
  施无隐没有接,傲然道:“老夫既然将电魂灵玉寄托给你,又岂会再要回来。况且若是有晶魂器就能重现觉醒与神魂,神系觉醒还有什么可贵的。”
  
  狄冲霄道:“施老伯,这我知道,可以你与水娘的修为也做不到么?”
  
  施无隐道:“也不是没可能,但老夫为什么要收回打不赢极炎魔的没用玩意?好再败给他一次?老夫说过,第一觉醒是通灵神系,其余也是皆有,不过是偏爱元灵电才一意修它罢了。如今借恶婆子神魂与神晶回魂重生,元灵冰自然得了天大助益。哼,一个电魔打不赢,两个冰魔未必不行。”
  
  狄冲霄道:“原来分飞镜还有这种好处,了得。施老伯,你当初可真不对,说假话吓水娘。”
  
  施无隐面皮一紫,借喝茶掩饰。
  
  水晶凝笑道:“死老鬼没脸说的,水娘替他说。他当日是在分飞镜神技底蕴上骗了水娘,但只骗了一半。若想解除自封分飞镜,确是需要特定之人以身相换,其中有一隐变:若自封与解封人之间的情爱并非真心真情,是爱恨掺半、为利相合、同床异梦、因恩还报之类,便只能是一人换一人;若是真心真情,便是双人同归。死老鬼之所以气极败坏,就是因为居然没见到水娘的晶身。水娘早就说过,这死老鬼做事多是自作孽,其次就是终是错,自打他想出这分飞镜神技,就注定要在某一日要承认心中的情爱是无法否定的。”
  
  施无隐大叫:“恶婆子,都说老夫是半魂半人半心半情,只算输一半。”
  
  水晶凝只是笑,顺手为施无隐续好茶,示意他可以接着喝茶遮羞了。施无隐气得胡子直翘,却是无法,接过茶就喝。
  
  坐在一旁的朱红羽眼神飘向屋顶,心道原来分飞镜还有这一隐秘,先前是误会了,既然双人同归,自然双心皆有真情,施无隐果然是自作孽。

Ps:书友们,我是激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