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俗人回档 > 第994章 谁堪托付?

  
      世上的很多事都是难尽如人意!。
  
      就好像被国人寄予极大期待的燕京奥运会“首金”最终花落捷克名将卡特琳娜-埃蒙斯名下,就好像宴会上边学道开朗笑容下那乱七八糟的心情。
  
      四海宾至,本该意气风发的一天,却因为马成德的死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然而这就是人生,充满各种变数和不确定。
  
      失败或成功,天才或平庸,富有或贫穷,每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仰望高处,孜孜以求,都总有一些求而不得,有一些得而复失。
  
      因为晚上还有酒会,所以午餐会上,主客双方都是点到即止,适时结束,为晚上的酒会养精蓄锐。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边学道揉了揉已经笑得发木的脸,到休息区洗了把手,下楼,上车,回家。
  
      祝海山和马成德已经剧终,他边学道的人生还在路上,想要一路走得顺,除了强大自我,别无他法。
  
      边学道的为人,不好战,不畏战。
  
      前路无论猛兽拦路,还是妖魔设阻,杀了便是。
  
      ……
  
      ……
  
      天河市。
  
      唐根水没回松江,而是留在了天河,并且打电话回公司,往天河调了几个人。
  
      两天前,唐根水送徐尚秀回家,从徐家出来,带着手下在天河的“天和酒楼”吃饭,无巧不巧,这家酒楼是李碧婷爸爸李正阳一个朋友开的。
  
      唐根水几人吃到一半,徐康远、李正阳两家走进了酒楼。
  
      两伙人都是在包房里吃饭,本来是碰不着的,是李碧婷接到大学室友的电话,嫌店里吵,就走出酒店,在门口说话。
  
      吃完饭,出门时,唐根水迎面看见了李碧婷。
  
      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愣。
  
      他俩认识,甚至可以说很熟。
  
      当初李碧婷和徐尚秀在松江火车站前被黑车司机团伙扣下,就是唐根水带人去解的围。
  
      后来边学道忙的时候?唐根水当姐妹俩的专职司机,松江好吃好玩的地方,90%是唐根水介绍给李碧婷知道的。
  
      之后又过了很久,一次偶然地听见有道集团员工喊唐根水唐总,李碧婷才知道这个名字有点土,在她面前好说话到极点的中年大叔不是司机,是边学道手下的老总。
  
      看见李碧婷,唐根水有点意外,他笑着说:“婷婷,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
  
      唐根水是有点意外,李碧婷则是超级意外,她甚至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了,才迟疑地问道:“唐……大哥?”
  
      之前在松江,李碧婷就唐大哥唐大哥地叫,已经叫顺嘴了,让她改叫唐总,觉得特别扭。
  
      唐根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当然是我,不然还有谁跟我长的这么像?”
  
      “不是,不是……”李碧婷解释说:“我没想到你来天河。”
  
      说着话,李碧婷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是你送我姐回来的。”
  
      “聪明!”唐根水夸了一句,笑着问:“你这是跟谁一起吃饭呢?”
  
      李碧婷掰着手指头说:“我姐,我舅舅,我舅妈,我爸,我妈,还有我。”
  
      唐根水朝楼上看了一眼,说:“行,你们一家人好久不见,我就不上去打扰了,婷婷你有我电话,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事,就告诉我。”
  
      说到这儿,唐根水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这是我的职责。”
  
      见唐根水要走,李碧婷在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唐大哥,你等一下。”
  
      唐根水转回身,问道:“怎么了?”
  
      李碧婷咬着嘴唇说:“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唐根水四下看了一眼:“车在前面,去车里说。”
  
      ……
  
      ……
  
      从8月7号到8月9号,两天时间,李正阳动用关系,把王志成查了个底儿掉,然后将资料送到了唐根水手上。
  
      为了舅舅家和姐姐的面子考虑,李碧婷说王志成的时候用词很委婉,但还是引起了唐根水的高度重视。
  
      这是唐根水一贯的行事风格——老板之事无小事。
  
      也正是这种工作作风,让唐根水稳坐有道集团后勤和保卫大总管的位置。
  
      起初,李正阳对女儿冒冒失失地将“丑事”告诉给边学道手下的行为感到很恼火,可是父女俩在房间里一番交锋后,李正阳被说服了。
  
      人小鬼大的李碧婷跟父亲说了两点:
  
      其一,边学道是百亿富豪,有钱有势有人,说不定边学道的人早就已经潜伏在天河了,吃顿饭都能碰见有道集团的人就是证明。王家的事,就此打住当然好,但如果王家母子不甘心,再弄出什么流言蜚语,就算她不说,边学道的人也能收集到,报了上去,到那时,性质可就变了。所以,不如先跟关系比较近的唐根水打招呼,以后也有转圜的余地。
  
      其二,不知道为什么,表姐徐尚秀对边学道的追求一直隐隐心存抗拒。边学道这样抢手的男人,不知道外头有多少妖精女人在虎视眈眈,所以,必须适度刺激一下双方,加快结婚的进度。以她对边学道的了解,天河出了王家这么一码子事,边学道十有七八要劝表姐搬家,这样一来,边学道估计就要来见舅舅舅妈了。
  
      李正阳想了想,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舅舅舅妈搬走了,咱家怎么办?”
  
      李碧婷笑嘻嘻地说:“放心吧!如果舅舅家真的搬走了,到时我就追过去,赖在舅舅家不走啦。然后再把我妈拉过去,然后再把你拉过去。”
  
      李正阳哭笑不得地说:“就算你舅舅舅妈让,边学道能让?”
  
      李碧婷说:“你是没见过他,你要是见过他,就知道这个人对我姐有多好,就知道这个人有多大方了。”
  
      看李正阳的表情似乎不太相信,李碧婷搂着老爸的胳膊说:“哎呀,?就别瞎琢磨了,你是百万元户,他是百亿元户,以你的层次,根本跟不上人家的思维。”
  
      李正阳瞥着女儿说:“这就看不上你爸了?”
  
      李碧婷摇着李正阳胳膊撒娇说:“不都说女儿是老爸前世的情人吗?我最爱你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情人”两字从李碧婷嘴里冒出来,李正阳心头一动:“这个小丫头三句不离边学道,处处说他的好话,该不会是有什么想法吧?”
  
      ……
  
      ……
  
      燕京。
  
      从酒店回家的路上,边学道接到了唐根水打来的电话。
  
      听唐根水说完,边学道哑然而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正常的事。”
  
      见老板终于笑了,李兵和穆龙同时松了口气。
  
      刚才,接电话之前,尽管边学道没表露出任何情绪,但两人都感觉到很大的压力,心灵上的压力。
  
      又听唐根水说了几句,边学道淡淡地问:“你有什么好建议?”
  
      这一句,吹着空调的唐根水头上一下就见汗了。
  
      他一个当下属的,哪有什么立场和权力建议老板跟老板娘家的事儿?
  
      唐根水赶紧说:“这是您的家事……”
  
      边学道轻松地说:“哎,有想法就说。”
  
      唐根水犹豫了好几秒,终于开口说:“我觉得徐小姐家的居住条件实在有点……还有,天河不在集团影响力覆盖区域内,我的想法是……要不要跟徐小姐商量一下,让她……搬家。”
  
      “好!”隔了两秒,边学道说:“你这个建议不错,我考虑考虑,天河那边别太草木皆兵,但也要确保徐家太平。”
  
      结束跟唐根水的通话,边学道的思绪一下飞走了。
  
      他思考的不是徐家搬家的问题,事实上,他名下的房子多得住不过来,随便哪处,都够安顿徐家。
  
      就在刚才,他突然想起祝海山曾经跟他说过的一段话:“如无意外,我现在经历的一切,几十年后你都会经历一遍,我生前身后发生的事,希望能给你启发,也希望你能在一旁帮助祝家,不让祝家伤筋动骨。”
  
      祝海山把祝家托付给自己。
  
      马成德把陆文津一家托付给自己。
  
      来日自己能把边家托付给谁?
  
      远的不说,也许2014年都是一道坎儿,身边这些人,谁堪托付?
  
      边家兄弟?不行!底蕴不深,弄不好这些人反而是祸乱源头。
  
      李裕?不行!太过耿直敦厚,手腕不够,只能成为边家的殉葬品。
  
      于今?不行!太过心狠手黑,自己一去,边家无人能镇得住他。
  
      集团三个常务副总裁……
  
      丁克栋跟于今大体是一类人,本质上是双刃剑。
  
      武思捷是职业经理人,人家干几年就退休了。
  
      沈雅安才华人品都是上乘,可是他有一个致命弱点,曾因为落选院士一怒跟媒体说了不该说的话。
  
      洪诚夫的解释是人生总有几次不能输,可边学道的理解是:沈雅安这样的人骨子里感性多于理性,可为挚友,可为臂膀,但不可将千钧重担压在他的肩上。
  
      剩下吴天、刘毅松、温从谦、王一男、杨恩乔等人,都有各自的明显弱点,想想吧,连马成德这样近乎全才无缺的人都没能逃过一劫,真有那么一天,这些人也难逃被群狼撕碎的下场。
  
      这样一排除,还有谁?
  
      女人……
  
      徐尚秀秀外慧中不假,但生性不喜争夺,不是女强人类型。
  
      沈馥天性孤傲散逸,董雪就一小家碧玉,万万不能让她们卷入是非漩涡。
  
      从各方面看,单娆倒是上上之选,唯一问题是两人感情有过“裂痕”,加上单娆家里长辈的因素,一旦选单娆当这个人,难保不会对徐尚秀、董雪、沈馥几人产生巨大威胁。当然,以上推测的前提是娶徐尚秀,单家才会心怀不满。
  
      如果肯舍弃徐尚秀,娶单娆,以单娆的大气,倒是能容得下徐沈董几人一世富贵。
  
      话说回来,如果因为功利考量而放弃徐尚秀另娶他人,那单娆也就不是首选了,远的不说,论家世能力手段,孟婧姞比单娆只强不差,比孟婧姞更优秀的也大有人在。
  
      问题的核心是,边学道放不下徐尚秀。
  
      在门卫保安敬礼注视中黑色奔驰s600防弹车驶入万城华府小区大门。
  
      车里,边学道面带倦色,用手轻轻揉着太阳穴。
  
      同一时间……
  
      赛琳娜-古斯塔夫公主围着浴巾走出浴室,开始在酒店房间里一件一件试穿晚上参加酒会的礼服。
  
      ……
  
      ……
  
      (铺垫结束,酒会即将开始。)
  
      ……手机用户请访问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