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俗人回档 > 第619章 红叶舞秋山
    祝海山去世了。
  
      那个与华尔街大鳄掰手腕的金融巨子,那个敢狙击金融危机的东方枭雄,那个叱咤风云的风流巨商,那个赔钱经营1000多家养老院的光头老者,那个一掷千金的闭口老和尚,在生命最后一刻,执笔写诗,溘然长逝,他走的安静,走的潇洒。
  
      传奇谢幕!
  
      听到消息后,边学道怔怔地坐在房间床上,眼眶泛红。
  
      他用力控制眼睛周围的肌肉,悲伤情绪却如潮水一样涌来,难以自抑。
  
      他和祝海山,一共才认识半年多,可是祝海山给他的忠告和好处,不输于父子。俩人心灵的距离,比这个时空的其他人都近。
  
      他们是真正的亦师亦友。
  
      之前不知道祝海山的存在,边学道很孤独。
  
      现在,祝海山在他的生命中昙花一现般来了又走,边学道更孤独了。
  
      彻骨的孤独——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可语之人。
  
      祝海山做了几十年孤独的妖怪,现在轮到边学道做这个孤独的妖怪了。
  
      ………………
  
      门外响起敲门声。
  
      边学道擦了擦眼睛,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身孝服的祝植淳。
  
      他看着边学道的眼睛,深呼吸两下,说:“我爷爷走了……”
  
      说到这,祝植淳转身擦了把眼泪,转回来说:“你跟我去见最后一面吧。”
  
      按照祝海山生前遗愿,祝家人忙碌起来。
  
      旁观者边学道,第一次近距离观摩了豪门丧事。
  
      他触动极大。
  
      同样姓祝,有人哭得晕过去两三次,有人站在一旁表情漠然,有人走到外面笑嘻嘻地打电话:“宝贝儿,想我了?我也想你,……快了,快了,老东西死了,我回来亮一面再走……不回来不行,我还得分他遗产呢……不然,我拿什么养你啊……换车?又换什么车?不是刚给你换了一辆吗……行行,说好了,等哥哥回去你得给我唱一曲玉树后庭花。”
  
      原来如此。
  
      祝海山用自己的身后事给边学道上了最后一课。
  
      任你一世英雄,也没法左右子孙贤愚孝逆。
  
      之前两人商量酒庄时,边学道还在顾虑红颜容酒庄未来的遗产税问题,他真的想远了。
  
      停灵三日。
  
      边学道在山上又盘桓三天,他身份特殊,没怎么露面,几乎都是待在小楼里。
  
      第三天上午,祝植淳和马成德拿来一箱东西给边学道,告诉他,是祝海山去世前写上名签留给他的。
  
      闻讯上山的人越来越多,忙于接待,祝植淳和马成德没有停留,放下东西就走了。
  
      关上门,边学道在房间里打开箱子,发现里面很多东西都似曾相识。
  
      箱子里全是祝海山的手迹墨宝。
  
      除了边学道看过的生平手稿,和“云在青天水在瓶”、“挂在青天是我心”四首诗,还有其他厚厚一摞子诗稿。
  
      翻到箱子最底下,边学道从一堆纸里找到一个看上去很有年头的随身听,随身听里有一盘磁带。
  
      小心翼翼将随身听拿出来,看了看,按下播放键……
  
      磁带是录的。
  
      环境很嘈杂,有人叫好,有人鼓掌。
  
      其中,一个男人说:“好,今天就给碧岑唱一首,不过不应景啊,我就会这一首歌。”
  
      听男人这么一说,周围的掌声更热烈了。
  
      边学道听出来了,说话的男人是祝海山。
  
      可是碧岑是谁?
  
      居然还有伴奏……
  
      开唱了。
  
      唱的是《红叶舞秋山》。
  
      咦……
  
      这首歌,收录在“歌神张”上世纪90年代初最成功专辑《真情流露》中。
  
      而祝海山在1998年就萌生了出世之念,于2001年上五台山出家为僧。
  
      那就意味着,磁带录音的年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
  
      磁带里,祝海山开始唱了。
  
      “世上行茫然世间,若离若弃天性平淡。世上行人纵孤单,抱月听风景色无限……”
  
      只听一句,边学道就判断出,祝海山五音不全。
  
      说白了就是,他唱歌不是一般难听。
  
      难听归难听,录音里现场的气氛却是一下达到了顶点。
  
      其实也不难理解,90年代的祝海山,首富不首富的说不准,但富甲一方绝对没跑了。
  
      60多岁的巨富现场献唱,好听不好听已经是次要的了。
  
      “独醉者不甘俗世摆布,
  
      自有苍天给我的路……
  
      ……愿一生清风两袖偏偏心中多少,
  
      扑朔恩怨未忘掉。
  
      我愿平静谁知晓,
  
      结伴明月尝哭笑,
  
      但到底天边风雪在飘。”
  
      听着听着,边学道有点明白为什么祝海山在录音里说“就会这一首歌”了。
  
      这首歌应该是最切合祝海山一生心境的歌。
  
      他孤高!
  
      他狂傲!
  
      他胸有无限丘壑!
  
      果然,边学道从诗稿中找到一副联——“藏胸丘壑知无尽,过眼烟云且等闲。”
  
      磁带继续转动。
  
      里面音质一变。
  
      “是你在听吧?”
  
      “应该是你在听。”
  
      “还有几个小时就要日出了。”
  
      “人生最后的几个小时,寒冷伴随恐惧,甚至能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从身体里抽离。呵……我后悔了,要是早几个月去医院,应该还能延续几年生命。”
  
      “其实,该说的都说过了,也没什么想说的了,这一箱子东西,你都帮我烧了吧,我不想在这个世上留下太多痕迹。”
  
      “好了,就这样吧,修了半辈子佛,只修得一个缘起缘灭,最后,希望你有个无悔的人生,有缘再见。”
  
      听到录音里的最后一句,边学道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希望你有个无悔的人生。”
  
      “有缘再见!”
  
      两个小时后。
  
      边学道抱着箱子,出现在他跟祝海山一起远眺云海的地方。
  
      找了一些干树枝,在避风处点燃一处火堆,蹲在火堆旁,一边哼着《红叶舞秋山》,一边把祝海山的诗稿一张一张都烧了。
  
      猛然一阵山风吹过,边学道将手里着火的宣纸向天一抛,看着纸灰和零散火星随风飘下悬崖,转瞬不见。
  
      ………………
  
      2007年的春节来的晚,过了初十,学校就都陆续开学了。
  
      徐尚秀要去蜀都,必须到省会松江中转。
  
      从家里出发时,她就计算了时间,到松江后应该有半天的转车间隙。
  
      走出火车站,徐尚秀坐公交车来到条石大街。
  
      拉着旅行箱,找到生日那天和边学道一起吃提拉米苏的糕点店,徐尚秀点了一小块蛋糕,小口小口地吃着。
  
      吃到一半,她告诉服务员帮她照看一下旅行箱,然后走到糕点店的照片墙前,踮脚摘下她和边学道合影的照片,小心装进钱包。
  
      另一个女服务员见了,走过来说:“小姐,你不能拿走我们店里的照片。”
  
      徐尚秀抽出照片说:“照片里是我。”
  
      女服务员仔细看了照片和徐尚秀本人,歉意地说:“好吧。”
  
      服务员离开了,徐尚秀从钱包夹层里拿出两人的另一张合影,粘到了照片墙上。
  
      两张照片,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徐尚秀刚刚粘到墙上的照片背面写有一行字……
  
      10分钟后,徐尚秀拉着旅行箱,走出糕点店,消失在条石大街熙攘的人流中。
  
      ……
  
      ……
  
      (人在路上,更的晚了,抱歉。今天是初五,大家都接财神了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