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足矣!
    老元帅须发戟张,怒不可遏,震天的咆哮,夹杂着强烈的狂怒,更还有一股无力的悲凉隐蕴其中!
  
      老元帅此刻的心境,与上官灵秀还有云扬尽都差相仿佛,甚至更甚一筹!
  
      他可以率百万大军,御敌于千里之外、谈笑用兵、挥洒自如,也可以冲锋陷阵,勇冠三军、全无惧意;但,此际面对这些善变的、容易被人煽动的愚夫愚妇,却充满了无力感觉!
  
      对于老元帅而言,今日上官将门污名洗去,固然是一件幸事,却也是一个警醒,一个兔死狐悲的警醒。
  
      今天可以是上官将门,明日是否就可以几句话说倒冷刀吟、说倒秋剑寒?大家岂非都是军人,连上官将门这样的累世功勋忠魂世家都险险一朝覆灭,自己又算什么呢?!
  
      上官老宅后院之中,一门孀寡尽都静静站立,人人都是面无表情。
  
      听到老元帅滚雷一般的怒喝远远传来,满门上下,突然间所有人都是眼圈一红,眼泪簌簌而下,双手紧握,满腔委屈悲愤,无以言表。
  
      在万众所指的时候,她们没有伤心流泪,有的只是气愤、只是愤慨。
  
      但当此刻真相被澄清,名声重新恢复的时候,却是人人都忍不住眼泪长流。
  
      老夫人颤巍巍地点燃一炷香,高举过头顶,轻轻插在牌位面前的香炉中。
  
      青烟袅袅而起。
  
      一个个牌位整整齐齐,静默无言的看着这燃起的青烟。
  
      活着的和死了的,都是无言。
  
      所有女子的眼睛都聚焦在老夫人身上。
  
      老夫人的脸上毫无波动,眼泪却是不断的流下;她静静的挺直了身体,流着眼泪,看着密密麻麻的牌位。
  
      良久良久之后,老妇人喃喃道:“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你们想说,但求心之所安,义之所在。这就是你们想要说的,是么?我就知道,你们全家,都是这种贱骨头,纵百死亦无悔……”
  
      她声音逐渐的颤抖:“你们是痛快了!你们大吼一声,冲上前去,死得壮烈之极,死得一了百了,痛快至极!但是,你们却将我们留下来了!你们心之所安,义之所在,为国而死,无怨无悔,可是留下我们这满门孤寡,当真就能毫不内疚吗!?”
  
      “你们死了,一了百了,你们啥都不知道了!但我们还活着,活该承受眼前这一切是么!”
  
      老夫人泪水长流,突然厉声喝道:“但是我们凭什么要承受这些?!”
  
      她枯瘦的手向着身后的门外一指,厉声狂喝:“我们凭什么要承受这些!你们出来一个,跟老身说说,凭什么?!”
  
      整个灵堂都在这一声喝问之余蓦然颤抖了一下。
  
      满门女眷,一个个的尽都眼眶通红,娇躯颤抖。
  
      门外,传来秋剑寒的沉重声音:“老嫂子,我们来了。”
  
      老夫人冷漠的说道:“两位大元帅亲自前来,端的大驾光临,然而贵足不踏贱地,老身怎么承受得起这般厚待。满门孤寡更受不得两位军方重臣亲自前来拜访的礼遇,还是请回吧。”
  
      门口一暗,秋剑寒冷刀吟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疾步往前。
  
      走到了老夫人面前,两人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地:“我们来迟了,老嫂子恕罪!”
  
      两位朝廷元帅,军方大佬,在玉唐帝国一声呼喝全国都要震三震的老将军,就这样规规矩矩的跪在老夫人面前,满脸尽是愧疚。
  
      老夫人一口气登时憋在喉咙里,又是良久没有出声,半晌过去,终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手中拐杖顿了一顿,道:“起来吧。”
  
      “是!容我俩先为将门祖辈和还有兄弟们,孩子们上一炷香、略尽心意。”
  
      秋剑寒和冷刀吟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各自去取了一炉香,恭恭敬敬的点燃,恭恭敬敬的举起上前,一丝不苟的鞠躬。
  
      神情肃然空前。
  
      两位老元帅眼中,隐隐有点点光芒闪过,似乎,在这一刻,上官将门那叱咤疆场,无敌天下的久违英姿,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
  
      全场静寂。
  
      半晌过后,两位老将军站直身体。
  
      老夫人仍旧挺拔而立,突发一声幽幽叹息,轻声道:“小秋,小冷……我问你们……”
  
      她漠无表情,声音中也是冷淡,没有半点感情,缓缓伸出手,指着外面,淡淡道:“是否……我们一家人累世浴血厮杀,就是为了保护外面的……这群?”
  
      秋老元帅与冷刀吟,同时默然、半晌无语。
  
      好半天过去,两人挺直了胸膛,苦涩却又坚决的说道:“我辈玉唐军人,吃着的是朝廷俸禄,享受的,是万民供奉;军粮,军饷,也都是国家供给……”
  
      “……但求,心之所安,义之所在!别无其他!”
  
      两位老将军异口同声。
  
      心之所安,义之所在!
  
      又是这两句话!
  
      这两句当真是慷慨陈词、万用之用!
  
      老夫人突然暴怒空前,眼泪汹涌而出,破口大骂道:“你们也求这个是吧,心之所安义之所在!?好好好,你们大义凛然,你们慷慨激昂!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去心之所安吧!去义之所在吧!滚!滚!滚!”
  
      一边大哭,一边大骂,手中拐杖,劈头盖脸地向着两位老将军砸了下去!
  
      两位老将军一动不动的承受,目光中,也全是心痛,悲凉。
  
      对上官家的遭遇,他们感同身受。
  
      那种无限的心寒,彻体的冰凉……
  
      噗!
  
      老夫人将拐杖扔在地上,突然跪在灵位前,嚎啕大哭起来。
  
      无限的心寒心酸,在恸哭声中,倾泻无疑。
  
      无数的牌位,在袅袅青烟中,静静的不动;秋剑寒与冷刀吟同样静立不动。
  
      上官家的所有妇人,都没有动,一个个神色悲戚,却也是有一种释然。
  
      “但求心之所安,义之所在!”
  
      这句话,还有下半句。
  
      “……足矣!”
  
      ……
  
      并不知道另一边后续发展的云扬,心神舒畅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地回到府中,却意外得知云醉月曾经派人送来请柬,说是有要紧事情让自己过去一下。
  
      云扬闻报不禁楞了一下,云醉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意欲何为呢!?
  
      正要出门前往青云坊一探究竟之际,却见一个青衣少女在两个大汉的陪同下,快步走来。
  
      来人正是青云坊十二金钗之中的菊晨;此人与云扬虽然不算熟识,但彼此却是认识的。
  
      “云公子。”菊晨娟秀的小脸上微笑着:“月姐知道云公子贵人事忙,而且,这一次也不在青云坊相见,是以派小妹前来迎接。”
  
      云扬微笑:“这倒无妨,却不知月姐现如今身在何处?”
  
      菊晨笑了笑,道:“月姐在一个好玩的地方等着公子、盼公子速往。”
  
      好玩的地方?
  
      速往?
  
      云扬双眼若有所思地在菊晨脸上绕了一圈,点点头:“既然是月姐有召,咱们这就走吧。”
  
      转身挥挥手,一如往常的打个招呼,却是对着方墨非使了个眼色。
  
      方墨非低头道:“公子,可要属下和你一起去吗?”
  
      “不用,你去干嘛。”
  
      老梅看家,云扬拒绝,道:“你在家看家吧。”
  
      出发一刻,云扬蓦然吹了声口哨,却见二白白如飞奔来,径自跳进云扬怀里。
  
      云扬哈哈一笑,随手将二白白往兜里更深处一揣,旋即便跟着菊晨而去。
  
      方墨非等云扬走出去,才嘿嘿笑了笑,呼的一下子消失在空中:“老梅,我第一波,你第二波。千万不要被发现、免得坏了公子的布置。”
  
      老梅哼了一声,喃喃怒道:“现在成了你安排我,还有没有点先来后到?!”
  
      一脸不爽地跟了上去。
  
      天色此际已然逐呈昏暗,已经是黄昏垂暮时分。
  
      菊晨在前面带路,笑颜如花,与云扬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
  
      两个护卫面无表情,跟在身边。
  
      “这两位怎地这般面生,大抵没照过面吧?”云扬看着两个护卫,笑眯眯的说道。
  
      菊晨掩嘴轻笑:“公子难道竟认得全我们青云坊中的每一个人么……咯咯……”
  
      云扬哈哈一笑:“不错不错,青云坊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我哪里认得全。”
  
      云扬不再说话,然而每每扫过菊晨的目光深处,却更多了几分寒意。
  
      认得全你们青云坊中的每一个人?
  
      不错,我正是认得你们青云坊每一个人!不要说是护卫,就算是丫鬟厨子……我也每一个都认识,全部都认识!
  
      他仍旧袖着手,悠悠前行,就如同一位陪着美人出来散心的富家公子,满身尽是说不出的潇洒惬意、风流倜傥。
  
      菊晨美眸偶尔掠过云扬的脸庞,竟也忍不住流露出几许惋惜神色。
  
      可惜了,这样一位容貌气质都是万中无一的温柔公子……
  
      路越走越远,位置亦是越走越偏,越走越靠近红灯混乱区那边。
  
      远远望去,街道上的民众在这傍晚的时候,赫然密集了起来。
  
      终于,在拐过一条脏乱的大街之后,两侧赫然尽都是密密麻麻的摆摊小贩。
  
      这个时间点,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在这里摆摊?
  
      云扬唇角一弯,似有意似无意的问道:“菊晨,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月姐怎么会到这种地方?这等所在又有什么好玩的?”
  
      菊晨强笑一下,道:“公子这就急了,咱们已经到了呢。”
  
      “到了?”云扬转头指着大街:“就是这里?这里哪里好玩了?!”
  
      看着云扬转头,菊晨小巧的身子突然急速后退,喝道:“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