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章 全抽!

  
  云扬登时回想起来了一件事,米空群口中的那个师傅,该当也是个太监吧,而且……貌似四季楼的夏尊主,就是紫幽的大内总管?那会不会就是这个人呢?如果是这个老家伙的话,貌似……比春寒尊主的修为要更高一些?
  又或者是四季楼的四季尊主每一个都拥有天境层次的修为,春寒尊者仅为他们四人之末?!想起春寒尊主在多年前就受了重伤……
  云扬一瞬间又想的很多了。
  似是感觉到了云扬的注视,老太监漠然抬头,死灰一般的眼神看了云扬一眼。云扬含笑点头示意,老太监恭谨的低头,随着皇帝陛下出去了。
  云扬神识温和,脸上含笑,眼神温煦,但心中却已经将这个老东西杀了八遍。
  如果不是这老东西,今天云扬说不得就可以直接挟持紫幽帝国皇帝,然后来交换老独孤出来!但,现在多了这老东西在这里,云扬根本就不能下手。
  嗯,其实是不敢下手,当真一下手,不但无望得手,反而会将自己赔进去。
  失去了诸相神通加成的云扬,就只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天境初阶修者,跟实力不明的高阶强者比拼,胜算堪虞!更何况是在敌国中心都城。
  皇帝陛下再无耽搁,径自就离去了。然而促使其离开的一句话,却引起了云扬的注意。
  “陛下,京畿之地方面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这一句话,是皇帝陛下离去的理由。
  现在是晚上。
  晚上大军集结,而且皇帝陛下还要过去,是要做什么?
  只有一种可能。
  出征!
  要开战了!
  至于向谁开战,那都不用说的事情。
  云扬心中沉重。
  时间。
  自己被困在这里,完全可以想象若是一旦开战的话,玉唐会遭遇什么样的压力!
  必须尽快回去!
  云扬下定了决心。
  皇帝陛下离开之时,留下了两个盒子,与皇帝陛下同来的太子以及两个高手护卫留在了这里。
  兰无心一脸的荣耀,满脸满身满心的全是满满的欣慰。
  其中一个盒子,便是紫幽帝国的玉玺大印!
  而另一个盒子,装的便是当年的陨星!
  那陨星自紫幽帝国建国以来便已存在,流传偌久岁月,紫幽皇室自然不会不针对其展开研究,然而尽展全无,唯一得到的结论就只有,这玩意分量极重,至少是同体积的玄铁百倍以上的份量!
  玄铁的份量便已颇重,至少是寻常精铁的十倍份量,而这陨星的份量还要再百倍之,份量之重可想而知,明明是平稳的放在桌上,却时刻都有一种要往下坠的微妙感觉,桌子的四条腿,已经将坚硬的大厅地面压出了痕迹。
  相府家具,尤其是兰无心书房之中的家具自然更加上乘,承载那两方盒子的桌子乃是极品赤血木打造,承受个一两千斤的份量毫不困难,此际却是这般光景,所谓见此知彼,可想而知,那陨星绝非泛泛!
  云扬心中不禁生出许多感慨。
  果然,能作为一代国君的人物,都没有简单货色。
  这位紫幽君主将这两样东西带来,在与自己谈话的时候,居然连提都没提!
  光是这种胸怀气度,让云扬心中也是有所震动,心折不已。
  若自己不是玉唐云尊,而真的是那位传说中的酒神凤弦歌的话,面对这样的待遇,心中绝对会有相当的震动。
  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位皇帝陛下的权谋之术,人心掌握之妙,当真已经到了极处!
  “难怪这么多年,紫幽帝国能够一直不落下风,有这样一位雄才大略,心胸宽广的君主,只要施政手段略具,国力定然是层层上升的。玉唐所面对的这些敌人,每一个人都是一代枭雄,此世风起云涌,涤荡起伏不休,岂是无因?!”
  云扬心中默默的想着。
  乱世出英雄,这是必然。
  而乱世中,也必然会有英明的君主出现!只是,如果对战的各国国君都是英明君主的话,那就必然会谱写出一场流传千古、血流成河的争霸大战!
  ……
  “玉玺和陨星都已经有了!”孙乘风惊喜万分,有些迫不及待。
  云扬淡淡的点点头,道:“不错,我来检测一下这里面有没有陨星之心,希望不会再失望吧!”
  在场众人的神色登时都紧张了起来。
  有没有陨星之心,可是关系到面前这位老祖宗的性命与陷害云尊的陷阱的完整啊,当真是牵扯到国运,紫幽是否千秋万世的悠关大事!
  一定要有,千万要有啊!
  云扬伸手摸了一下盒子,道:“应该差不多,承载陨星的盒子居然是用火金打造的;大抵是那陨星具备吸纳之力;这样说来老夫原本只得五成的成算,现在至少有八成把握,其内中会有陨星之心。”
  云扬更不怠慢,径自打开盒子,触目所及,一块色泽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的奇异金属映入眼帘。那奇异金属整个呈现通红之色,搭眼上去,仿佛就是一团无时无刻不在剧烈燃烧的火焰结晶。
  但这般瑰丽绚烂火景,宛如火焰精灵,众人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炙热的感觉。
  云扬微微一笑,将一块铁条拿过来,放到这块金属上,初初似是没有任何变化,但过一会之后,众人惊奇的发现,这根铁条居然无声无息的缩短了。
  再过片刻,铁条整个消失了。
  整个过程,若不是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根本都不会发觉。
  云扬脸上露出来一丝笑意:“这就是我所言的吸纳之力,换言之,这陨星之内是有陨星之心存在的,而且还是完整的陨星之心,想不到,竟当真在这里找到了。”
  兰无心问道:“云老,这可能帮得上您?”
  云扬道:“可以是可以,不过……”
  他的神色有些纠结,有些不舍,很奇怪的神色,道:“就是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难道……不够?”孙乘风顿时紧张起来。
  云扬叹口气,道:“够是肯定够的;只不过,这乃是关系到紫幽国运的东西……一旦那陨石之心被我取出来……很大机会会毁掉这件国运之宝!对我们紫幽帝国来说,断断不是好事。”
  兰无心含笑道:“这一点,陛下拿出来的时候,已经想到了。当时陛下说,这陨星虽好,但现在留在皇家,也就只得一点象征意义了;毕竟,除了开国圣祖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利用这陨星之心的力量……若是能够救治云老,为国家添一镇国柱石,也是物有所值,朕心中更是满足了!”
  云扬长长吸了口气,道:“陛下胸襟如海,老朽惭愧。”
  孙乘风道:“还请老祖宗尽快取用,尽速修复伤体要紧。”
  云扬点点头,道:“嗯……乘风一人留下即可,其他人还请给老夫一个薄面;各自回去休息。老夫这番动作的时间只怕会很长,至少一夜的时间总是要的;这陨星之心入体,引动体内三百年旧创,两极对冲,极端爆发,届时恐怕会非常的恐怖,观之不但无益,反而有害,老夫须得全力以赴应对此劫,实在无余力护得众人……”
  众人理解的点点头。
  超过三百年的陈年旧疾,解决那种伤势,当真是非同小可,而云老作为世外高人,因为不愿意被人看到那不堪的一面,更别说尚有危险出现。
  兰无心率先退出,太子有些为难的说道:“这……这……”
  云扬见微知著,闻弦音而知雅意,郑重道:“老夫这边先取了这玉玺上面的万民之愿力凝珠,让太子殿下先将玉玺送回去,再来取陨星之心,玉玺乃国之重器,确不可长久外界,然老夫取那愿力,却属易事,众人观之无妨。”
  太子脸上一红,道:“多谢老祖宗体谅。”
  对于这位皇帝陛下都要前来探望示好的老祖宗,太子殿下根本就不存半点怀疑,也不敢有半点怀疑,只是玉玺确实关系重大,更在那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陨星之心以上!
  玉玺拿出。
  一方大印。
  云扬眼神复杂的动了一下。
  神识空间中,绿绿也在藤蔓挥舞,询问,要抽取多少万民愿力?
  “啊呀呀?”
  云扬闭了闭眼睛,心中艰难的选择了一下,终于决定道:“全抽!”
  “啊呀呀!”
  绿绿也吓了一跳。
  全抽!
  这会不会太狠了,这样真正会动摇紫幽帝国的国本的,不是说顶多就抽一成么?!
  玉玺上的万民愿力,乃是看不清摸不到,近乎虚无缥缈的存在,然而却又是真实存在的物事,
  此点云扬本来不知,初初之时所言也就只是为了搞一个噱头,甚至一二三法门也都属心嘴胡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已,可是绿绿适时言说,它,竟是当真可以抽取玉玺之中的万民愿力的,万民愿力亦是一种能量,只不过是一种很特殊的能量而已!
  然而玉玺之中的万民愿力乃是紫幽帝国立国千年以来的全数积累!一旦全部抽取,等于将紫幽帝国国民愿力,一扫而空。
  换句话说,一旦抽取,便是将紫幽帝国等于之前的千年国运沉淀,一举尽囊!
  国运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很玄乎却又真实存在的物事!
  人无气则死,国无运必亡!
  ……
  《明天要去外地一趟,会加油码字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