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诸事纷扰
    大兵压境也许会造成生灵涂炭,甚至亡国灭种,但只要是不被当真灭掉,却会令玉唐的内部核心更凝聚,总有重光之日!
  
      但是源自自我内部的内乱,影响可不仅仅是生灵涂炭,每一次皇权的动荡,都会造成全国范围内的一次巨大洗牌!
  
      甚至事情落幕了,告一段落了,未必没有许多后续的手尾需要跟进!
  
      现在外部因素没有了,云侯回到了玉唐都城,皇帝陛下怎么也不会让自己这位兄弟置身事外的,真正逍遥的。
  
      你想要休息,不管事?哪有那么容易?
  
      你以为你叫天外云侯,云逍遥,就能天地逍遥了,哪有那么便宜!
  
      云侯此际便已经可以预见到了,自己回京之后,即将要背负到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座座大山了。
  
      而云扬与云侯考虑得差不多,但云扬考虑得还要比云侯更多了一层。
  
      因为云扬知道一个云侯不知道的大秘密,现阶段玉唐皇族的皇长孙,自己的老大哥土尊与水尊唯一的儿子。
  
      玉乾坤。
  
      这是一件关系莫大的超级大事。
  
      事实上,对于皇子夺嫡云云,云扬反倒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
  
      谁要是不老实,直接宰了便是——云扬的心思,就是这么单纯。
  
      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水准,放眼整个玉唐,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做,任何事!
  
      是的,就是任何事!
  
      对于云扬而言,只要有自己为靠山,自己的宝贝侄子的皇位那是妥妥的,决计无可动摇,哪里需要太过注意,而他真正关注的反而是另一件事,老独孤之仇;
  
      此仇一定要报!
  
      那个姓欧阳的,自己是必然要找出来予以针对的。
  
      当日老独孤所承受的种种,自己必要加十倍一百倍落回到那人的身上!
  
      此外还有第三件事:关于麻衣派的事情,虽然因为之前的交手,云扬对麻衣派的评价更低,但自己始终是发下了天道誓言,那么无论如何也是得要做到的,既然你们麻衣派没有将我们看在眼里,宁愿破誓言也要参与进来天下争霸,那就要承受果报,我就费点劲帮你们的祖师爷清理门户吧。
  
      不过相比较第四件事,前三件就显得有点不足道,第四件事才是一直挂在云扬心头的那件事。
  
      自己当日可是好不容易才挑起来了玄黄界雷家与四季楼之间的争斗,但雷动天回去之后,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他到底是干啥去了?不报复了??
  
      可是以雷动天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想到了雷动天,就不得不再想另一股势力,四季楼。
  
      明明经过这么多次的动荡,许多的人事更迭,乃至无数损失,但四季楼的根基仍旧没有半点损毁,甚至都没有露出来太多的底蕴。
  
      之前在年先生之后出现的神秘人,其强悍到令云扬至今思之犹有余怖的惊人实力,就已经可见一斑!
  
      这才真正是压在自己心头的,让自己夜不能寐难以安寝的大事。
  
      再有其他的……比如说九天之令的架构,四大公子的事情,计灵犀和月如兰的事情,还有那老妇人提到的七星湖的事情……还有那几份藏宝图的事情……
  
      各种事情花样繁多,云扬当真是头痛不已,分身乏术。
  
      当然,云扬怎么也不会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此次回京,还要为方老太尉调理一下身体。帝国柱石,不能轻易崩塌啊。
  
      尤其是现在战事已经过去,老人家很有可能在一下子放下心来这等时候,突然间绷不住那口气,就此撒手而去。
  
      自己既然夺天挣命救下了秋老元帅,那就不妨将方老太尉也一并留下,京城三大流氓的传说,还是继续下去的好!
  
      总之时间就是很紧迫的说,没有因为东线战役的完结,而真正宽松下来。
  
      云扬皱着眉头,当真是心事重重。
  
      ……
  
      云扬心事重重,云侯心思焦虑,然而一行人中满心尽是欢乐却是春夏秋冬四大公子。
  
      这四个家伙现在当真是高兴得不得了;虽然人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遍体鳞伤,但每一个人的精神头却饱满空前。
  
      “你杀了几个?”
  
      “四五百总是有的了?你呢?”
  
      “我比你多,起码也得得上千了……”
  
      “我也差不多,只多不少。”
  
      “我发现不断的战斗对咱们有好处啊,我居然又突破了……现在已经快要八重山了,这样的修为境界,以往我想都不敢想啊!”
  
      “我也是,我也是,瓶颈很明显的有所松动,要是再有一场大战,肯定突破,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还能有这样的大战了……”
  
      “特么的,你们一个个不要再讨论这些问题好吧……”说这句话的是修为原地踏步没有突破迹象的秋云山:“怎地老子这里就他么的纹丝不动,老天爷都瞎了眼么……”
  
      “哈哈哈哈……听到你那边没突破的动静我竟是更开心了,怎么就是老天爷瞎了眼呢,分明是老天有眼才是……”
  
      “怎么就止于老天有眼,分明该是老天开眼,要不怎么天佑善人,不佑狐朋!”
  
      “你他么说谁是狐朋呢,你们一个个的幸灾乐祸,还要脸吗?!”
  
      云扬进来的时候,四个家伙正自乐成一团。
  
      恩,不,准确一点说该是三个家伙呵呵乐,冬天冷,夏冰川,春晚风三人乐得眉花眼笑,嬉笑连连;秋云山一个人闷闷的生闷气。
  
      “恭喜四位兄弟了。”云扬笑眯眯的说道:“这一战你们四个人可都立了大功;最少的都斩首数千人,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军功啊,报上去,一个将军的名分是跑不掉的,作为老大的我,与有荣焉,先在此恭喜四位将军了!”
  
      云扬此言一出,四个人的脸顿时都是全都变绿了,再不复半点嘿然。
  
      “将军?什么将军?我们怎么就要成将军了?这是从何说起啊?”冬天冷惊恐地问。
  
      “我要马上离开,谁要当将军?!”秋云山悲愤的喊。
  
      “我也是!我也是!这里分明就不是人过得日子,连撒尿都要规定时间……我宁死也不呆在这里……”春晚风激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将军谁爱当谁当,反正我不当……”夏冰川一脸哀怨:“只要一想起以后天天要过这种日子,老子就觉得……生不如死。”
  
      “我宁愿寸功未立直接被驱逐出去,也不要再过这种日子了……”冬天冷生无可恋的说道。
  
      “哈哈哈……”云扬哈哈大笑:“好了好了,我还能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你们走你们的就是。放心放心,以后断断不会再强征你们入伍参军,看你们吓得这样子,真他么的没出息。”
  
      云扬是真心的欢乐,这四块活宝,总会带给自己发自内心的欢乐情绪。
  
      “真的?老大您是认真的?”秋云山眼巴巴的看着云扬:“可是我叔叔那里……”
  
      云扬摇头笑道:“你叔叔那里交给你老大我便是。其实你们在这一战之中哪里有像你们自己说的那样不堪;最起码,即便是处在最危险的时候,你们也没有逃走,反而是竭尽所能不遗余力地护卫着秋老元帅,始终奋战在第一线,这些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绝不会再有任何人拿你们当往日的纨绔败家子了……”
  
      云扬郑重的说道:“大家兄弟一场,说话直来直去,我是真明白你们的心思。虽然你们一直以纨绔子弟自居,但是……四位兄弟,你们,全部都是好样的,我有你们这样的兄弟,真的是与有荣焉。”
  
      四个人闻言之下愣了愣,突然齐齐沉默地低下头去。
  
      冬天冷耷拉着脑袋苦笑一声:“想不到……在老大的眼里,我们居然全都是好样的,还要与有荣焉,太看得起我们了吧……”
  
      云扬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其实把眼界扩宽之后,会发现……区区一个家族的权力……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相信以后你们都会拥有,比现在所看重的这个什么所谓的家族权力更加强大的东西。”
  
      “现在的关键只在于……你们想不想要拥有那些,想不想要从自己的现在……走出去,去努力完成,仅此而已。”
  
      “就好像,参与此次东线战役,若是你们没有亲身参与,你们能够想象得到,自己真的可以勇武如斯,不弱于任何沙场勇将?!”
  
      说完这些话,帐篷里突然陷入了好似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云扬默默的退了出去。
  
      正如云扬所说,四大公子,绝非是表面上那样纨绔,他们或者油滑,或者胆小,或者有各式各样的缺点,但是……有一点,是云扬至为欣赏,乐意亲近的。
  
      他们的血,还未冷。
  
      他们的心,还在热。
  
      他们还有梦!更有义气!
  
      “若是你们自己想通了……那么或许,我能给你们一个与往昔截然不同的人生。”云扬心中默默地想着:“若是你们想不通,不想走出来,那我也没有办法,仍旧会在一些你们需要的时候……给予你们最大的援助。”
  
      “我以为我不会再把任何人当做兄弟,原来,这世上还有我认可,值得我亲近的朋友!”
  
      …………
  
    lt;忘了今天是一号,但是……实实在在的爆发不起,却也还要求几张保底月票遮遮脸面……请大家抬抬手,多少来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