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跪下!求我!
    漫天风雪中,整片山林的树木,都被大雪覆盖,压得枝头低低的。不时地有积雪从树枝上刷的一声落下来。
  
      一个小小的峡谷中,对面的山壁被人为地削平了,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墓碑。
  
      山壁前,有一个小小的坟包,也已经被白雪覆盖的严严实实。在另一侧的山林中,整片树木都被削掉了上半截,只留下半截树桩。看样子是被当做了标记物。
  
      一个瘦削的白衣人,孤独的在坟茔前站立,动作很迟缓的在忙碌着什么。
  
      云扬悄然接近。
  
      心中一阵紧缩。
  
      难道……兰姐已经……这个人难道是在祭奠她么?这……
  
      白衣人在用手一点点的清理坟茔上的积雪,就用自己的双手,没有动用半点玄气。
  
      他很细心很细心的清理着所有。
  
      积雪清理掉,露出黄褐色的泥土。
  
      他甚至很细心的将上面已经枯萎的草茎,也一点点的去掉,将整个坟包周围,都清理了出来,在冰天雪地之中,形成了一个孤独的,独特的景观。
  
      然后他就站在那里,长久的不动了。
  
      云扬提着心接近了这一片,悄无声息的落在山坡的雪地上,身子伏低,整个人就隐没在了风雪中。
  
      等到确定自己的气息,自己的心跳神识,完全控制的不会露出破绽之后,才慢慢的抬头看去。
  
      只见那坟茔前的人影,一身削瘦,一脸苍白,两鬓隐隐有些斑白,看起来,年龄已经不小。
  
      灰白的头发,在寒风中飘拂,眼神苍凉。
  
      一身白衣,却是透露出一种冰雪一般的寒冷。
  
      云扬几乎叫了出来。
  
      这个人,很熟悉。
  
      甚至,交手都已经有过多次。
  
      四季楼,冰尊者。
  
      云扬瞬间想起了很多。
  
      水无音汇报:四季楼冰尊者,秘密进入了天唐城。
  
      秦广王的话:四季楼冰尊者,被我们打断了心脉。
  
      ……
  
      如今,冰尊者却出现在了这里。
  
      为什么?
  
      这个坟茔中,埋得是谁?
  
      云扬不期然的想起了杨波涛。
  
      那位玉唐军帅。
  
      却落得身败名裂,身首异处;而他的父亲,正是冰尊者。
  
      而杨波涛之所以落的这个下场,也是因为他的父亲,冰尊者!
  
      风雪潇潇。
  
      下面的冰尊者,突然悠悠的一声长叹。
  
      “涛儿……”冰尊者的声音很苍凉:“……不知道现在,在底下,你的妻子……现在,可原谅你了?”
  
      风声呼啸,将冰尊者的声音吹的支离破碎。
  
      云扬心中一动。
  
      当年杨波涛的死,自己就是在身边;但这……
  
      却又是怎么回事?
  
      “为父,对不住你。”冰尊者浑身骨头都似乎没有了一般,瘫坐在坟前,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对不住你啊……”
  
      “你自幼,我就没有养过你;没有尽过任何一个父亲的责任,一直是你母亲将你拉扯成人;长大后,老夫更是对你没有半点帮助……你少年从军,一生征战,千辛万苦,才有今日;但是……却又是为父,将你的一生,完全葬送……”
  
      坟冢寂然。
  
      唯有那苍凉的悔恨声音,在风中飘荡。
  
      “……你在地下,可曾埋怨为父?”
  
      “……哎,你是不可能不埋怨的……”
  
      冰尊者两只手抓起坟前的冻土,捂在自己脸上,浑身颤抖,无声的恸哭。
  
      云扬悄悄看去,只看到冰尊者嘴边,悄然垂落两道凝成了冰的泪水。
  
      “为父后悔了……”
  
      冰尊者声音哽咽,几乎不能成声,模糊至极。
  
      “若是苍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为父一定自毁修为,就在你家里,当一个垂垂老矣,命不久长的老头子……命不久长又能怎样?但儿子媳妇,都在身前,岂不是比什么都好?什么江湖霸业?什么天下无敌……那都是虚的;都不如……儿子给我敬一杯茶……”
  
      “你们没有我,活得好好的……但认了我这个父亲,却瞬间家破人亡……”
  
      冰尊者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浑身颤抖。
  
      “我好后悔!”
  
      “为什么非要到自己受了致命重伤,才想明白?为什么非要一切都无可挽回,才懂得后悔?”
  
      “我糊涂了……将我们一家人幸福美满的日子,完全葬送。”
  
      风雪中,冰尊者老泪纵横。
  
      “我亲手拆散了你们,我亲手葬送了我们一家……”
  
      “我之前,一直以为,我是四季楼的冰尊者,我是未来天下无敌的冰神……只要完成了我们的目标,我就是永恒存在……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错的……”
  
      “所以我逼迫着你,让你犯下了弥天大错,并且为了为父……失去了一切。”
  
      “但是,我现在身受重伤,命不久矣;我才真正知道……这个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是什么!那永远都不是我不能成为冰神的遗憾,而是……我的儿子,我的家人……”
  
      冰尊者恸哭的声音在风中震颤:“苍天!为何,为何让我醒悟得这么晚!我的儿子,有大好前途,位高权重,忠心耿耿,他是英雄!英雄啊!我却亲手将自己的儿子背上了千古骂名!让他一生奋斗,都化作了无用!”
  
      “我的儿子,从小就没有家庭,他好不容易自己奋斗,有了家庭,但,我这个做父亲的,却又让他全部失去!我配做一个父亲么?!我不配啊!……”
  
      冰尊者放声大哭。
  
      或许,在这荒荒山野岭,并没有任何顾忌。冰尊者的哭声,也是毫不掩饰。
  
      声嘶力竭。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悠悠说道:“冰尊者,你知道,为什么,你到了现在突然醒悟么?”
  
      哭声戛然而止。
  
      整个天地,顿时化作了一片肃杀的寂静。
  
      冰尊者的身子猛然间静止。
  
      僵硬了一般站立在原地。
  
      他的情绪,迅速的收起。
  
      片刻后,他冷森森寒凛凛的声音,在空中铿锵的响起:“是哪位朋友找到了这里,还请出来,大家好好聊聊。”
  
      云扬嘴角一丝冷笑。
  
      好好聊聊?
  
      聊什么?
  
      出去,便是聊一聊生死了。
  
      但是云扬丝毫不惧。
  
      紫衣一飘,云扬面无表情的出现在冰尊者面前,淡淡道:“一别多日,冰尊者就已经不记得故人了么?”
  
      冰尊者瞳孔一缩,淡淡道:“原来是……云公子。”
  
      他的眼眸中,有冰寒的杀机,在慢慢的积累。
  
      云扬能够感觉到,自己撞破了冰尊者的秘密,而且,又亲眼看到了他最脆弱的一面。
  
      这等巅峰强者,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
  
      所以,现在冰尊者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心中却已经将自己判了死刑。
  
      “原来冰尊者,居然是杨波涛杨帅的父亲。”云扬冷冷的笑了笑,道:“想不到,我们玉唐英雄一生的杨大帅,居然还有这么一位四季楼的父亲,倒真的是令人惊讶呀。”
  
      冰尊者身子一颤,道:“杨波涛,只是我的义子而已。”
  
      他顿了顿,声音嘶哑的说道:“众多义子之中的一个而已,不过得我喜欢,仅此罢了。”
  
      云扬讥诮的笑了笑,淡淡道:“是么?”
  
      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却猛然间激起了冰尊者全部的怒火,他突然间爆发了,猛然支起身子,怒目看着云扬,厉声道:“是不是,与你有什么关系?云扬,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活着离开这里?”
  
      云扬森森然笑道:“是与不是,跟我全无关系,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但是我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却也不是你这陷害自己亲生儿子的老混账能够决定的!”
  
      这句话,彻底地戳到了冰尊者心中的痛楚,他一声长啸,须发戟张,尖利的叫道:“你说什么!?”
  
      云扬冷冷道:“你聋?你年纪真的大了?”
  
      风声呼啸,冰尊者一声狂喝:“你找死!”
  
      身子在风雪中,突然化作了一团旋风,向着云扬不要命的冲了过来。
  
      云扬不闪不避,挺立如山,淡淡的问道:“你有九霄彩虹草么?我倒想看一看。”
  
      正急速冲来的冰尊者如同头顶上突然响起了晴天霹雳,猛地在半空顿住,一张脸都瞬间变了颜色。
  
      哇的一声,就在半空吐了一口鲜血,一下子居然停在了空中,凄厉的叫道:“你是谁?你知道什么??!!”
  
      声音如同夜枭,让人听到,几乎不认为是人间的声音。
  
      九霄彩虹草。
  
      那是自己对自己儿子最大的骗局!
  
      也是冰尊者心中永远的歉疚!
  
      云扬缓缓抬头,看着对面的冰尊者,淡淡道:“杨波涛临死之时,我就在他身边!”
  
      刷的一声,冰尊者突然猛地从空中坠落,收的太急,居然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死死的看着云扬:“你说什么?!”
  
      云扬无动于衷,道:“杨波涛最后,还跟我说了很多话!”
  
      冰尊者浑身颤抖起来。
  
      浑身的气势,杀机,刹那间消散的一干二净,他眼睛死死地看着云扬的脸,嘴唇在颤抖着。
  
      他虽然还没有开口请求,但眼中的神色,却已经几近是哀求。
  
      云扬眼神清冷的看着冰尊者。
  
      一字字道:“我全都知道!”
  
      “我不信!”
  
      冰尊者狂乱的一声怒吼。
  
      云扬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知道,其实冰尊者早已经相信,此刻的说话,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嘴硬而已。
  
      “你不信?”云扬平静问道。
  
      冰尊者眼神散乱,浑身颤抖。
  
      云扬淡淡道:“既然你不信,那我便不说了。”
  
      冰尊者猛然上前一步,暴怒道:“告诉我!他临死前,都说了什么!”
  
      云扬眼神冰冷地看着他,冷冷清清的说道:“你……是在求我么?”
  
      求?
  
      这个字,在冰尊者一生之中,从未出现过。
  
      此刻一听,瞬间就本能的被激怒了起来:“你!”
  
      云扬负手在后,眯起眼睛,道:“怎么?你除了陷害自己亲生儿子,害得他们家破人亡,别的,就都不会了么?连求人,你都不会了么?”
  
      冰尊者狠狠地看着他,呼吸咻咻。
  
      云扬淡漠的说道:“我不仅知道九霄彩虹草,还知道,这是为了对付九尊;还知道这是杨波涛父亲的阴谋,还知道杨波涛说了什么;还知道一代名帅最大的遗憾,还知道很多很多。”
  
      他微笑了一下,声音平静里却是透露出无尽的残酷:“这些,我都知道。但是,除非别人跪在我面前求我,否则我是不会说的。”
  
      “跪在你面前求你?!”冰尊者狂怒,精神几乎失常:“你做梦!”
  
      云扬点点头:“是的,所以,我现在就去做梦了,您老继续在这里哭吧,恩,对了,这里是杨波涛的衣冠冢吧?埋得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杨波涛还有什么东西留下了?”
  
      冰尊者如同要一口将云扬吞下肚。
  
      但云扬丝毫不以为意,淡淡的笑了笑:“告辞!”
  
      转身就走、
  
      “站住!”冰尊者身子一闪,已经拦在云扬身前,一只手,冰雪弥天高高举起。
  
      云扬眼神平静,并不做抵抗:“我现在与你对战,你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我就算毫不还手,你敢杀我?!”
  
      冰尊者咻咻喘气。
  
      “你杀了我,这个人世间,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云扬眼神清澈的看着冰尊者。
  
      冰尊者眼神狂怒,狂乱,但,慢慢地变得担心,胆怯,变得散乱,无神。
  
      云扬就在他面前咫尺之地,而且毫不反抗。
  
      一举手,就能将他击毙。
  
      但是,冰尊者的手,却说什么也落不下去。
  
      云扬淡淡道:“我不想逼迫你;因为,现在的你看起来,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想要知道自己的儿子临死之前说了什么……按道理来说,我应该成全你。”
  
      “按照人间情感来说,我也不应该为难你。”
  
      云扬冷冷淡淡的说道:“若是别人的父亲,我会一字不漏的告诉他,哪怕他穷凶极恶,哪怕他恶贯满盈……都无所谓,这最后的消息,我不会不告诉他。”
  
      “但是你不行!”
  
      云扬眼神中,猛然间射出来深切的厌恶与仇恨。
  
      九尊兄弟的仇。
  
      无数将士的恨。
  
      杨波涛一生的悲剧。,
  
      云扬心中一酸,突然眼睛一瞪,嘶哑的大喝一声:“跪下!求我!”
  
      ………………
  
    lt;更新的太晚,实在是对不住;委实是有事情,没办法。
  
      最多两三天后,安定了,爆发向大家赔罪。
  
      明天可能还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