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前所未有的郁闷!
    洪斩灰头土脸的转着圈的飞了出来,身上早已经是血迹斑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踉跄了几下,这才终于驻刀站定,抬起头,忘形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场中,满眼尽是不可思议。
  
      场中此际,已经没有了冰尊者的身影。
  
      而自己的四个手下,修为较弱的的两个,已经在刚才那道爆炸之中化作了漫天飞灰,尸骨无存,还有另外两个,破麻袋一般的飞出去,正躺在地上呻吟,重创在身,状态堪虞。
  
      洪斩只感觉如同做梦一般,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喃喃道:“……这……这这特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位血刀堂堂主感觉自己貌似是要疯了,脑海中尽是一片混沌。
  
      他这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这么离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位冰尊者,难不成……是疯了么?!
  
      你一上来全然没有理由的挑衅,进而不由分说就杀了我们一个人,这也倒罢了,顶多就是你们四季楼霸道惯了,可是你偌大名声,怎么可能连我一刀都接不下,直接就剁下了您的胳膊呢……
  
      若仅止于此,还可以说传言有误,冰尊者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有名声没实力,但您之后全无犹豫的直接自爆是个什么说法,什么情况?!
  
      你这是冲过来送死,还是不甘受辱,拼个同归于尽啊?
  
      这,这戏也太过了吧?!
  
      再然后……您都已经是摆明送死,拼命一搏了,干嘛还憋屈万状的让别人给你捎信,让你的兄弟们帮你报仇?!
  
      这……这……这……
  
      洪斩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全是浆糊,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无法思考了!
  
      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眼见定局已就,他兀自不敢置信的愣愣转过头,看了看云扬,只见到这位天唐的云公子手中正拿着一块晶莹的东西,往他自己的怀中揣去,同时还一脸沉痛的说道:“冰尊者,您一路走好,您放心,您的话我一定带到就是!您最后的遗愿,我一定为您完成!云扬绝不会辜负彼此相交一场的情谊!”
  
      洪斩:“……”
  
      “我说……云公子……”洪斩只说了一句话,就听到两声痛苦地呻吟从两边传出来,正是自己的两个手下,刚刚从昏迷中醒来。
  
      他们两人所承受的伤势着实不轻,整个人便如是血葫芦一般,若是不及时施救,这两条命多半也是要交代的。
  
      这会还是先以关照活人为先吧,洪斩一念及此,呼的一下子飞了过去,将两人扶起,草草的检查了一下伤势,拿出伤药让两人服下去。
  
      好半晌总算是将两人的伤势稳住,可是转头看的时候,才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整个人僵硬地站在了原地。
  
      云扬呢?
  
      这家伙去哪里了?
  
      目光所过之处,那原本属于云公子静静地站立的位置,赫然已经没有了那道紫衣飘飘,雍容潇洒的身影!
  
      洪斩一声长啸:“云公子?云扬?!”
  
      随即便是冲天而起,直升到了数十丈的高空之上,四下看去,只见漫天风雪中,一道紫衣人影在极远的地方闪了闪,旋即就彻底不见了。
  
      这……怎么就走了呢?
  
      你难道不应该谈一谈?然后对这件事情,发表一下看法?将来的各自立场,也能协商一下的嘛。
  
      你就这么脚底抹油溜了那是几个意思?
  
      “我这今天遇到的……”洪斩当然是个老江湖,而且还是个江湖经验已经达到了极高深,极透彻地步的角色。
  
      但现在,他却感到自己今天貌似是彻头彻尾的懵逼了!
  
      他完全无法理解,今天自己遇到的究竟是些个什么人,什么事,更加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因何而起,始末缘由。
  
      来了,吵了,打了,杀了,完事儿了,
  
      到了到了……就剩下了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整个人如同做梦一般,云里雾里跌跌撞撞。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事情怎么就演变如斯了呢?!”
  
      看着漫天风雪,洪斩迷惘到了极点的喃喃自语。
  
      “这位云公子不知道是敌是友;但是跟四季楼却是完完全全的死敌了……”洪斩感觉自己非常冤枉:“……这辈子都没想过跟四季楼为敌啊。”
  
      ……
  
      云扬在风雪中一路疾驰。
  
      一声长啸,红红如同一道红色闪电,从远方疾驰而来,奔到云扬身边,摇头摆尾,极是欢喜,大脑袋不断的在云扬身上蹭来蹭去。
  
      云扬翻身上马。
  
      怀中的九天令,不断地传来消息。
  
      东边,毫无发现,西面,没有行踪;北面,没有发现。
  
      月如兰,就这么消失了。
  
      云扬心乱如麻。
  
      云醉月,在得知了火尊的死讯之后,消失了。
  
      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月如兰,在知道了风尊的死讯之后,也这么消失了……
  
      “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自私……”云扬喃喃自语:“但是……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有考虑过,你们就这么消失了,死了,对我的打击有多么大么?”
  
      “难道就没有人为我想过,哪怕任何一方面?”
  
      云扬长长叹息。
  
      他扪心自问,自己一生行事,尤其是对朋友,对姐妹,对兄弟,从来都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但是,偏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设身处地的为自己想一想。
  
      “说的残酷一些……哪怕你真的活不下去了,哪怕你真的是生无可恋了,活着只是受折磨了……但是,总要跟我说一声吧?我阻止不了你们的寻死,但我起码可以给你安排一场葬礼啊……”
  
      “那样,起码我也见到了尸体……”
  
      “现在可倒好!”
  
      云扬憋闷异常:“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留下我满心的悲伤悔恨还有无尽的不解谜团!”
  
      远远地看到天唐城雄伟的轮廓,云扬停下脚步。
  
      前面,便是天唐城。
  
      这里乃是荒郊野外,落雪纷飞一片苍茫。
  
      城内城外,便是两个世界。
  
      自己只要进去了,那么,忙碌的事情就绝不会只有这一件了。但是,自己却又不能不进去!
  
      既然如此,那便如何?
  
      云扬下意识地四周巡查一番,在漫天风雪中,突然间心思空明!
  
      似乎在这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
  
      他仰天长啸一声,大声道:“告一段落!便是告一段落吧!”
  
      两腿一夹。
  
      红红长嘶一声,展开速度,如同一道红色闪电,窜入了天唐城之中。
  
      城门的守卫士兵同时感觉,一阵天寒地冻的感觉,突然间袭来,浑身都是默然打了一个寒颤。
  
      脑袋几乎瞬间冻得没有了思想。
  
      云扬的身影已经远去,看不到了,几个城门士兵才终于回过神,喃喃道:“云公子一来,怎地……这么冷?!”
  
      云扬并未感觉冷。
  
      但却感觉,怀中,那一块冰神之骨,正贴在自己的肌肤上,让自己有一种无比的奇怪的感觉!
  
      …………
  
    lt;今天仅此一章了。
  
      没想好,这块冰神之骨用还是不用。用,有无限的情节可以写,不用,同样。
  
      另外,今天上了一个大号,马桶堵了……咳,咳……说啥好……到现在还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