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有上中下三策!
    剑尊者等人正在一处大宅子里,尽都脸色沉重。X23US.COM更新最快
  
      绝杀令一出,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同样的压力巨大。
  
      “绝杀令出,基本可以证明云扬所言不虚,无情楼果然与血刀堂早有勾搭,双方合并一处了。现如今又将有天下杀手聚集而来,情况对我们大大的不利。”
  
      “现在我们这边,满打满算只有不到二百人。个中天境以上的高手,就只得七个人!这份力量太弱了,强弱悬殊,不堪比较。”
  
      “那现在要怎么办?”
  
      两个尊者都看着正在踱步沉吟的雪尊者。
  
      雪尊者皱着眉头,正在沉思。
  
      究竟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问题。
  
      便在这个时候。
  
      一个清雅的声音悠悠响起:“三位尊者大人可在吗?”
  
      云扬!
  
      云扬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云公子请进!”雪尊者眼睛一亮。
  
      在三人看来,云扬修为已然不俗,更可贵是其足智多谋,随意应变之能,堪称超人,三人在江湖中拼杀,自然是谁也不惧,但此际面对这般混乱局面,却难以拿出相应的对策。
  
      有云扬帮着动动脑子,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风声起,云扬的一袭紫衣,已经到了庭院里,正缓步向着房中走来。
  
      “云公子来得正好。”雪尊者皱着眉沉着脸:“现在的情况……”
  
      云扬吸了一口气,道:“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霜尊者道;“愿闻高见。”
  
      这一次,连剑尊者都抬起了头,期盼的目光看着云扬的脸。
  
      显而易见,三大尊者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有些麻爪了。
  
      三人想要为冰尊者报仇不假,为报此仇不顾自身生死也不假,但现在绝杀令一出,情势丕变,整个天玄大陆的顶尖杀手如同蚂蚁一般的四面聚集而来,这等浩大的声势,即便是如三大尊者这等强者也是心中惴惴。
  
      就算他们自视再高,也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三人就可以与天下所有杀手相抗衡的地步。
  
      毕竟现在三人已经自认不再是四季楼的尊者身份,当前的最大心愿,主旨是为兄弟彻彻底底的报了仇,然后归隐山林。
  
      可是先找血刀堂,寻找绝杀冰尊者之凶手洪斩报仇,始终未觅其踪,籍云扬情报,将打击面从仅止针对血刀堂扩大到连无情楼也一并屠戮,虽收获更多人命,仍旧没有逮到敌方首脑。
  
      甚至在之前交战中,对上无情楼副楼主于飞之时,对方实力远超估算,三人单打独斗竟非其敌,即便三人联手,也未能留下对方,这样算下来,一旦当真对上无情楼楼主恨别离与一直欲寻却没有照面的洪斩,还有这个于飞,三对三,输的一定是己方三人,若非如此,三尊哪里还会再想集结天唐城四季楼人手。
  
      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无情楼这个大陆有数的杀手组织在分明尚有余力的情况下,直接请出了绝杀令这传说中的东西。
  
      一时间三人也不禁懵逼了,毕竟无论从当前的任何方面来说,都不应该,不至于!
  
      这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们三兄弟了!
  
      这待遇……对年先生还差不多!对付我们,那真是杀鸡焉用宰牛刀啊……
  
      云扬来了,三人一瞬间都有些有了主心骨的感觉。
  
      这种感觉,当真是奇妙……
  
      “相信当前的状况,三位心中有数,眼下的局势,非但错综复杂,对于三位来说,更是极为不利,就算三位有四季楼为后援,本钱多多,处境仍旧艰难。”
  
      云扬道:“大家始终是相识一场,怎么也有几分香火情分在;尤其当前态势说到底终究是因为我传讯才引起……所以……”
  
      剑尊者有些急躁的说道:“你就别兜圈子,直接说怎么办吧。”
  
      云扬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办法肯定是有的…反而是,要看三位尊者内心是怎么想的了。”
  
      雪尊者沉着的说道:“敢问云公子的意思是?”
  
      “我有上中下三策供三位选择!”云扬沉声道。
  
      三人闻言齐齐眼前一亮。
  
      自己三人想半天想不出一个屁,一筹莫展,人家却上来就提供了上中下三条对策?果然是脑袋瓜子好使!
  
      人跟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就这么大吗?!
  
      “愿闻其详!”三人齐声道。
  
      “上策,也就是应对当前态势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走了之。”云扬正色道:“其实说起来我挺不理解,诸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三位应对这一次的行事手段,与四季楼往昔的作法,大相径庭。”
  
      三人脸色难看,纷纷点头。
  
      云扬乃是当日亲眼目睹四大尊者对上雷动天主仆,乃至后续年先生出面,强势解决对手之人,可谓很知道四季楼之底蕴以及强悍程度,本身修为见识更是不俗,牵连当前许多线索,得出这一结论自在情理之中,并不多意外。
  
      “各位虽然没有能够当场击杀那洪斩,但终究已经有许多血刀堂之人丧命在了三位手上,从某种程度,也已经可算是为冰尊者报了仇,相信他在九泉之下,已可瞑目。”
  
      云扬语重心长的说道:“在我想来,纵使四季楼的实力如何强大,底蕴如何深厚,总有底限,当真能无限制的支持三位么,若是三位这般的一味纠缠下去,很有可能引起四季楼高层的不满……真到了那时候,对你们只怕会很不利,毕竟你们这次惹上的乃是大陆有数的杀手势力。”
  
      “左右现在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目的,不如暂时搁置既定方案,先全身而退,保存自身,等以后有更好机会的时候,再伺机动作,如此方为上策!”
  
      云扬一边说,三人的脸色也随之越来越显难看。
  
      及至云扬说完,三人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再看向云扬的眼神都很有几分不善了。
  
      大伙儿正自准备豁出去大干一场,结果你说出的个上策就是泼冷水?溜之大吉?若是就这么跑了,哪里还用得着你来出主意?
  
      就算你说得很有道理,四季楼那边再不会给予往昔的支持,但那又如何,我们三人仍旧会继续帮兄弟复仇,不死不休!
  
      “这个断然不行。”雪尊者沉着脸:“兄弟尸骨未寒,我等还未当真报仇,如何能够就此离去!哪怕是我等三人尽数战死在这里,那也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云扬叹口气,道:“既然三位矢志如此,那么咱们再来说说中策,其实中策比上策还要简单,不过就是……固守待援。”
  
      雪尊者道:“固守待援?什么援?”
  
      云扬愕然:“还能有什么援兵?当然是你们四季楼的援兵了啊,其实当前局势与当日几位对上我那朋友雷动天之时,却也是差相仿佛,不过一疾一缓之别,而当前,纵使那绝杀令效能如何惊人,待得举世顶尖杀手汇聚总有数日间隙,相信四季楼之驰援总能及时赶到的,云某可是犹记当日那惊鸿一瞥,虽然至今心有余悸,却是真正的精彩绝艳,独步当世!”
  
      三大尊者闻言不禁面面相觑,本来已经是黑如锅底的脸上,更加的黑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