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难道是虚惊一场?
    半空中明明已经空无一人,却犹有一声长笑在空中响起,更有一团鲜血悄然落地。
  
      很明显,这是黑衣人在逃逸过程中所喷出的血液。
  
      口喷鲜血,与刀剑兵器所造成的伤口鲜血,存在着本质的差异。
  
      显而易见,那后出现的黑衣人虽然有通天彻地之能,但终究不能匹敌四大同级别高手的联袂攻击,终究还是受了伤!
  
      但这个结果却绝非是对方落了下风!
  
      事实上对方只有两人,己方却得到了凌霄醉,凤弦歌,独孤愁,顾茶凉等四大传奇级别的超强者,但对方尤能悍然出手,最终全身而退!
  
      甚至在临退之前,还击伤了云扬!
  
      非但修为惊天动地,这份战绩战果更是可惊可怖,骇人听闻!
  
      亦是到了此刻,高空中的乌云蓦然四散而开,露出来了足有方圆百里的巨大空洞,露出来湛湛夜空,皎皎明月!
  
      那是六大高手的力量余波,此刻才冲上高空,却将天空云彩冲得支离破碎!
  
      凌霄醉与独孤愁的身影同时从高空飘飘落下,脸色凝重空前。
  
      “为何不追?”凤弦歌对此很有点不满的意思。
  
      “追不上的。”两人同时摇头,脸色沉重。
  
      彼此对望一眼,尽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骇之色,心中惊愕更甚。
  
      想不到四季楼除了年先生之外,居然还有这等绝颠强者,盖世高手!就只是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两个人,每一个人的修为都不在自己两人之下!
  
      若是倾尽四季楼所有强者而临,整体战力又会高到什么程度,何等地步呢?!
  
      “四季楼!”独孤愁眼中战意熊熊而起:“此番江湖,当真是不愁寂寞了!”
  
      凌霄醉已经落在了云扬面前:“小兄弟,你怎么样?”
  
      云扬此际兀自有些迷惘的看了看自己胸前,运功感受了片刻之后,喃喃道:“这……似乎没感觉?什么四季轮回掌?”
  
      那黑影的手,分明在自己胸口实打实地拍击了四下,四季轮回掌的名头更是吓人的高大上,但自己此际却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云扬心中诧异得不行了。
  
      那样的绝世高手,绝不会只为了跟自己打招呼而啪啪啪自己吧?尤其还有那最后的恐吓之言,岂会言之无物!?
  
      但,自己就是连一点点震动的感觉都没有感到啊;更加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
  
      这件事情可真是奇怪了。
  
      凌霄醉闻言之下心念一动,脸色瞬时大变,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道精纯的力量前行冲入云扬的身体,仔细检查,四肢百骸,周身经络,肉身各处隐秘之地,无有不窥。
  
      然而良久良久之后,其脸色却是越来越见古怪。
  
      独孤愁也来到了云扬身边,沉声问道:“传闻中的四季轮回掌,端的恶毒无比,中掌者无论自身修为如何,就仅余最后的四天寿命;小兄弟现在的状况如何了?”
  
      “四季轮回掌之要义,乃是将中招者的生命归结于四个阶段,便如将四季浓缩于四天之中;第一天乃是春天,等于一个人的青年时期,气脉清扬充实,第二天则是生命迹象推演壮年时期,脉息悠长;然而去到第三天却是渐呈日落黄昏之态,夕阳西下,及至第四日,垂垂老矣,生息渐终,最终一切归无,寒冬时节,本就象征着死亡!”
  
      凤弦歌也是凑了上来,他号称邪医酒神,对于医道自然是颇有独到之处,仔细地观视着云扬面色,
  
      唯有顾茶凉仍自不动声色,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淡淡道:“可惜了一桌好酒菜,此生再难有此宴。哎。”叹了口气,径自去四处寻找还没有打翻的酒坛子。
  
      这时独孤愁的脸色也渐呈古怪之色。
  
      因为在他的再三检视之下,却也没有发现云扬的身体有任何中招的气象。
  
      三个人,云扬,独孤愁,凌霄醉,尽都是满脸迷惘的看着凤弦歌。
  
      毕竟,在场之众人中,凤弦歌才是这方面的相对专家。
  
      对于伤情,对于四季轮回掌,自己等人显然不如凤弦歌懂得多。
  
      凤弦歌抓着云扬的手,抓了左手抓右手,抓了右手又让云扬解开衣襟,脸上终于浮现出与凌霄醉等人一模一样的古怪神色,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喃喃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虚言恐吓?这也太奇葩了吧?!”
  
      三大高手面面相觑,均是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黑袍人分明就是在众人围攻之下,拼着受伤,强行突破,伺机啪啪啪了云扬四下,之后的恐吓更是声犹在耳,绝无花假!
  
      这四掌的作用不问可知,必然是极尽恶毒,难有解方的。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可想而知——
  
      云扬乃是凌霄醉认可的小兄弟,更兼万二分地在乎这个小兄弟,甚至可能因为某些因缘际遇而欠下巨大人情,所以才会以无人可救的独门功夫打伤了他,以此胁迫凌霄醉拿着顾茶凉去交易解救之法。
  
      这样一来,不管凌霄醉换不换,都是难受至极。
  
      至少可以在无形中,给顾茶凉种下一个危险的心结,
  
      这个强大的联盟,没准就会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产生缺口破绽。
  
      这目的,在场众人都能想得到,而正因为想得到,所以才对云扬身上的状况无法理解了!
  
      因为三人在多番观视之下,得出一个结论:云扬……根本就没有受伤!
  
      更有甚者,这个结论,云扬本人也是认可的!
  
      于是乎,四人就此茫然了。
  
      这个,貌似无法解释吧!
  
      如此大张旗鼓的拼命动作,不惜承受当世三大高手联袂合击反噬,身负创伤才获取的机会,还要对方已经自认乾坤在握才离去的状况下,到了到了,他们的手段在云扬身上居然没有半点体现!
  
      这岂非是天大的怪事?!
  
      “难道是我们见识太浅……看不出来那四季轮回掌的杀伤危害效能何在?”凤弦歌也是茫然了,抓着白胡子,一脸懵逼,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