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险死还生
    所幸此次登峰之际,顾茶凉强硬决绝的否决了凤弦歌分散行动的建议,四人集合在一处,自此峰最高处将临,而爆炸乃是从底下发动,爆炸引爆片刻,四个人就已经飞身而起,避开了这场巨爆的直接冲击力,否则纵使这四人修为深湛,功体浑厚,只怕也要陨灭于此,共走九泉。
  
      但就算四人应变神速,避开了巨爆的正面冲击,及至这场狂猛的爆炸结束,终究承受了余波冲击的四个人不免人人重伤,四大高手,尚未与敌交手,便已战力锐灭,状态大坏。
  
      能够将整座山瞬时间炸毁的爆炸威力,委实足以毁灭此世的任何强者!
  
      纵使强如凌霄醉、独孤愁也不例外!
  
      再过片刻,爆炸核心的冲击余波渐止,然而四周轰隆隆的声响却仍旧不绝传来,仍旧有许多山峰因为余震而颤抖不已,崩塌不断。
  
      无数的山顶积雪,本来在云端之上,万年不化,却也因为这一刻的轰然,崩落下来,化作了绝不该出现的巨大雪崩!
  
      漫山遍野,沟满河平。
  
      天地之间,一时间除了轰隆隆的巨大响动之外,再也听不到别的任何声音。
  
      良久良久……
  
      闹腾许久的地界终于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然而辐射出去的四周山峰,却还在动荡不休。
  
      一片皑皑雪白中,突兀地轰然爆裂,一条青衣人影从中弹射而出。
  
      正是……凌霄醉!
  
      凌霄醉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高手,即便是面对这等恶劣状况尤能保持冷静,伺机脱困而出。端的了得,
  
      只不过,他现在的情况并不怎么好,至少外在形象就已经很不乐观了。
  
      一条腿跛着,那一身青衣遍染血污,胸前更有一大块的暗黑色痕迹,正是因为承受强烈震动所吐出的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散乱,眼神中全是愤怒。
  
      他普一出来,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四下查看,确定周遭安全,这才是深深吸气,缓缓运功,半晌之后,噗的一声喷出来一口淤血,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些,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更多一声长叹。
  
      自己的战力,相较于平常,所余竟不过十之一二。
  
      换言之,现在竟是凌霄醉一生之中最危险的时刻。
  
      凌霄醉勉力平复心境,又开始寻找其他三人的踪迹,陷入这么强烈的爆炸伏击,他们还有幸存的余地么?
  
      适时雪地上又有一声响动,却是独孤愁冒出来一个头,随即便是整个人蹿出雪面。
  
      独孤愁的状况跟凌霄醉大致差不多,亦是大口喘气,大口吐血,忽而猛地一甩头,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呻吟,闭上眼睛,又再睁开,这才将视线聚焦到凌霄醉身边。
  
      “你现在状态如何,他们两人呢?”
  
      凌霄醉摇头,喘息着说道:“一时还死不了,他们俩可能被埋在下面了,可是咱们可能得先恢复恢复,然后才能说到寻找救助他们。”
  
      凌霄醉已然看出独孤愁的状况一点也不比自己更好,一身修为暴跌**成,直接出力找人的话,也许人没找到,已经先一步力竭而亡了。
  
      独孤愁惨笑一声,自嘲说道:“这一次还真多亏了顾茶凉,这家伙口中的血光之灾,竟是应验如神;老夫里面被他逼得穿上了冰蚕宝衣,又多加了一层蛟皮护心坎肩;还有早早吞了几颗灵丹进嘴,都起到了极大效能……否则就算在炸药来临之际有玄兽皮风筝为依凭往外冲,只怕也难免伤重力竭。现在想想,若不是他之先那么坚决的再三提醒,这一次只怕就真的要挂在这里了。”
  
      凌霄醉也是一阵苦笑:“我的情况也差不多;大抵就是多被大石头崩断了一条腿而已……哎。”
  
      两大绝世高手相视苦笑。
  
      被大石头崩断一条腿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般人身上,倒是说得过去,但发生在凌霄醉身上,就变成了笑话。
  
      凌霄醉的腿,恐怕就是一个高手拿大锤狂砸也不会砸得动的地步。但现在,却是真的被大石头崩断了……
  
      “对方能够如此精确地掌握咱们来袭时机,估计留给咱们的时间也不会很多,必须立即着手恢复,然后尝试着找出他俩……我估计至多不过一刻钟时间,四季楼的人手就要过来搜索残局了……”
  
      “不错不错。”
  
      片刻之后,两人精神功体又稍有恢复,便即开始搜救工作,两人虽然伤重力竭,但神识受损并不严重,强悍神识一出,登时便笼罩不下方圆百里地界,很快就发现了两道气若游丝的生命气息。
  
      “你左我右,救人之后赶紧抽身!”
  
      凌霄醉一声喊,两人二话不说立即行动。等到凌霄醉将顾茶凉从雪地下百丈深处大石头堆里翻出来的时候,独孤愁那边也正好将凤弦歌挖了出来。
  
      “两个人还都尚有一口气,一息尚存!”
  
      凌霄醉咧咧嘴:“顾茶凉五脏俱损,内外交煎;光是脑袋上就足足有七八个洞,伤重欲死。”
  
      独孤愁咳嗽:“凤弦歌也差不多,仅余的一口内息已呈若有若无之相,这俩难兄难弟,都处在阎王殿门口,就差最后一步的报道而已。”
  
      “快走!赶紧离开此地是正经!”
  
      凌霄醉当先飞身而起,独孤愁也随后跟上,全速疾驰,只是这两人当前移动速度虽快,但比起来的那会,却已经下降了数倍之多。
  
      这时,稍远的位置已然有几道人影长啸着,高速飞掠而来。
  
      “斩杀凌霄醉,活捉独孤愁!”
  
      “走!”两大第一高手见此情形,心里不禁无限憋屈。
  
      这一辈子,就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现在可倒好,四天之内憋屈两次。尤其是这第二次,简直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
  
      遥遥看去,见微知著,来人实力固然也非同小可,但平日里却也未必就在自己眼内,至少不用被人家追着屁股跑,当真是从来就没这么狼狈过。
  
      奔逃之中,两人不期然地想起来两句话:忙忙似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忍不住都是叹口气。
  
      这真是……特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