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师徒重聚
    一直到回去,独孤愁这个已经无敌于此世数百年岁月极峰强者的脑袋都是懵的。
  
      他们三人的脚程自然远要其他人快上许多。
  
      再加上三人各怀心事,一路都没有说话,云扬在盘点自己的收获,一边盘点,一边陶醉,心里嘴里全都笑开了花,端的容光焕发,走路带风。
  
      还有凌霄醉也是在梳理自己的收获,自己这一次的进步堪称极大,至少相当于自己半甲子的苦修,但自己的修为原本就已臻此世极峰,到底需要怎么……才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战力再推上一层楼呢?这是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之余独孤愁则是一肚子心事,沉吟自己之后,究竟应该怎么做?如何才能有望实现心底夙愿!
  
      ……
  
      云府门口。
  
      计灵犀正站在那里翘首而望;一张俏脸上写满了焦急担忧,在她身边,还有同样一脸担心的上官灵秀。
  
      两人都想要去到九尊府那边看看究竟;但云逍遥打死不让。
  
      一个云扬在那边,已经足够让人揪心了,若是你两个再跑过去,这等关键时刻,高手如云,巅峰高手几乎齐聚……您们俩过去,光是一个安全问题都得让我们吓破了胆子好不好。
  
      不许去!
  
      有了云扬老爹云逍遥的强力反对,情知形势比人强的两女也只余乖乖的在门口等着。
  
      老梅与方墨非两个人倒是比其他人淡定得多,这两人甚至对云逍遥等人的焦急担心表示嗤之以鼻。
  
      危险?
  
      不存在的!
  
      那可是云尊大人,云尊……能有什么危险?这肯定又是一回机缘!
  
      原本他那么弱小的时候,就已经横推一切,机缘无限,现在修为都已经攀升至这个人世间的顶级水准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危险?
  
      比较遗憾的反而是我们需要看家,要是能够跟过去凑凑热闹,没准还能分到一杯羹,毕竟这种机缘分润的事,他们可是有过多次经验的,见怪不怪,反而乐见其成!
  
      这也就是云老爹的阖府强力制止,他们同样无法妄动,心底却难免腹诽云老爹的大惊小怪,少见多怪,让他们少了一把精进的缘法!
  
      至于冬天冷四大公子,这四位更加不存在任何担心,甚至这四个货到现在都没有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优哉游哉的打麻将。
  
      四个人的脸上都已经贴满了纸条,这纸条可不是白条,而是一张纸条一万两,这样的做法既有趣味性又有刺激性,堪称推陈出新,是故四个家伙打得热火朝天心无旁骛,再说句到家的话:他们几个实在太投入了,太想彻底压倒另外几人,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紫气变奏……
  
      白衣雪与他的师傅肖少卿此刻也早已经入住了云府,这会自然也在云府大门口等着,白衣雪一脸的淡然,他的心情与老梅方墨非差相仿佛,全然的不以为然,然而肖少卿却是满脸的紧张,一会便低头查看一下自己身上打扮,时不时的又整理一下仪容,然后踱两步,皱着眉头,一脸的纠结与期盼,显而易见的患得患失……
  
      云府周遭偶尔犹有一团团的灰蒙蒙冥雾升腾半空,那是森罗廷十殿大王有些沉不住气出来几个查看,看看没有具体消息,就立即又回去了。
  
      众目睽睽之下,长街尽头,出现了三条颀长的人影,正自并肩而来。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遥遥看去,一见便同时松下了一口气,中间那人,身材颀长,举止潇洒从容,丰神如玉,一袭紫袍,不是云扬却又是谁?
  
      计灵犀哼了一声,勉强压制住自己眼中的喜意,傲娇的一仰头,紧跟着就这么回去了。
  
      上官灵秀倒是忍不住的上前三四步,前来迎接;结果转头看看计灵犀已然回去了,心念转动,踟蹰片刻,竟也一转身,跟着回去了……
  
      云扬原本正自满心兴奋,远远就看到这两位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玉人家门遥望,正待迎上去,不意故作姿态的迎上前四五步,却发现面前早已经没人了……
  
      “……”
  
      云扬。
  
      “哈哈哈哈……”凌霄醉眼见这一幕不禁爆笑出口。
  
      同样在门口负手而立的云逍遥,道:“没事了?回来了?”
  
      声音很平淡,似乎是波澜不兴。
  
      云扬满脸尽是尊崇地说道:“是,没事了,回来了。”
  
      云逍遥微笑:“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跟独孤愁与凌霄醉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再无多话,径自转身回去了。
  
      云扬能看得出来,云逍遥此刻的身子,乃是一种全然的放松,他头也不回的往里走,似乎对于云扬回来与不回来不甚在意,但其甚后背那一片汗水沁出的痕迹,却早已经将他的牵挂暴露无遗。
  
      云扬的眼中,唯有由衷的震动,以及久久不语。
  
      ……
  
      “师父!”
  
      一声悲喜交加的呼唤之余,肖少卿扑通跪下,就这么跪着疯狂地往前跪行连连,他仰着头,满脸是泪:“师父!呜呜呜……弟子,今日终于又见到了您老人家!”
  
      肖少卿跪在地上,抱住独孤愁的腿,放声大哭。死活就是都不起来了。
  
      独孤愁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怒声呵斥道:“起来,赶紧起来,这么多人都在看着,成何体统!”
  
      “师父您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肖少卿放声大哭。
  
      独孤愁怒道:“还要脸不?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要是不原谅你,叫你回来做甚?难道是我生气还没有生够不成?”
  
      “那,师父是不是肯重新收录弟子进入门墙了?”肖少卿抬着头一脸的期盼。
  
      独孤愁哼了一声,道:“若不是如此,我岂能容你叫我师父?”
  
      肖少卿大喜,一跃而起,涎着脸笑道:“我就知道,弟子这么的英俊潇洒,天资颖悟,师父怎么会舍得真正将我逐出门墙,嘿嘿,嘿嘿……”
  
      脸上犹自带着泪,形象堪称惨不忍睹,居然眉花眼笑,无比开怀起来。
  
      “哈哈哈……”云扬与凌霄醉见状尽都忍不住大笑出声。
  
      独孤愁忍不住怅怅叹了口气,脸上尽是狰狞扭曲道:“肖少卿,收你为弟子,或许……就是我这一生犯的最大的错误……却想不到,我孤独愁竟会一错再错!”
  
      说完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的脸……早已经被你丢得半点都没有了……”
  
      肖少卿殷勤的上前,涎着脸笑着,搀扶着独孤愁,嘿嘿的笑道:“师父,您的脸……不留给弟子丢……还要让谁丢啊?再说了,人活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这张脸么……这张脸的存在……不就为了丢的么……”
  
      …………
  
    lt;今天去钓鱼,浪费一天时间,无比后悔。
  
      要是钓着了也行,可惜,空军司令了!
  
      很懊丧,所以更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