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八百零九人!
    当天晚上。
  
      云扬躺在自己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间黑沉沉的夜色,目光闪动,神思莫名。
  
      良久良久之后,喃喃道:“宝儿……现在,就已经可以坐太子之位了,胜任有余!”
  
      有这种想法的,不只是云扬一个人。
  
      第二日早朝。
  
      皇帝陛下二话不说即时下诏:“庸王不得再逗留京城,即刻前往封地!”
  
      这位庸王,正是前太子殿下,现如今二皇子的王爵封号!
  
      相比较于宝儿的少年多智,前太子今庸王的封号亦是恰如其分,丝丝入扣!
  
      而接下来的一道圣旨,就是“册封大皇子之子玉乾坤为皇太孙;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文武百官齐声领旨。
  
      现在玉唐霸业展开,眼看着已经形成了平吞天下之势,在这个时候册立国储,正是免除了所有后顾之忧。
  
      皇帝陛下雷厉风行的风格尽显无疑。
  
      当天下午。
  
      庸王启程,随行人员,只有八百零八人,一道离开玉唐国都天唐城。
  
      军部吴影特意要求,庸王出城仪仗,礼部册定之后,军部还要再过一遍,以免有不轨之徒混入其中。
  
      礼部自然不敢怠慢,核定之后,立即发往兵部。
  
      吴影亲自接洽此事,对此丝毫不予怠慢,全程严格把控,将无关人员,一应剔除;连带良娣宫女,庸王侧妃,随行太监,护卫,一共就只凑了这么点人头数。
  
      加上庸王自己,正是八百零九人之数。
  
      于是,即刻责令启程。
  
      八百零九人!
  
      而在庸王得知这个人头数的时候,愣然半晌,久久才恍如明悟一般的扬天惨笑一声,突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哈哈哈……八百零九,八百零九!这是报应么?哈哈哈……”
  
      城门前。
  
      出来相送的官员,寥寥无几,反而是一直与庸王不对付的刑部尚书吴烈,前来相送了。
  
      庸王身穿青袍,回望城门,俊秀的脸上遍布落寞与绝望,颓然跪倒在地,对着城门磕了九个响头。
  
      “父皇,儿臣今日别后,再也无能见到您了。”
  
      庸王泪流满面:“愿您保重身体,寿元绵长。”
  
      庸王妃柔声安慰:“殿下,虽然此行路途遥远,但以后未必没有回到京城的机会,您莫要灰心丧气,一蹶不振。”
  
      庸王惨然摇头,却是连一句话也不愿再说,径自上了马车,一路往南。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自己的随行人员为什么会这么少!
  
      又为什么是八百零九人!
  
      纵然是被贬谪,纵使树倒猢狲散,纵然落井下石,但是,怎么可能只有八百人的仪仗?护送的官兵去了哪里?即便只得原太子府中的人跟着,也绝不止八百之数。
  
      但是这八百零八人的随行,却让这位前太子殿下想起了一件久违的往事。
  
      当年天玄崖之役,九尊变故之时,与其随行的也是八百零九人!
  
      九尊带着八百铁卫!
  
      天玄崖一役,死了八百零八人,几乎就是全军覆没。只剩下云尊一个人幸存,即便回来之后搞起了漫天风云,偌大风波。但九尊从那之后,当真就是恒久的隐身于幕后!
  
      无论是牺牲的,还是幸存的!
  
      如今,自己被贬谪,随行人员加上自己,无巧不巧便这八百零九之数!
  
      这代表了什么?
  
      又意味着什么?
  
      庸王心里比谁都清楚,都明白!
  
      自己这一行人死定了,不会再有任何侥幸,绝不存在如云尊一般的幸存者!
  
      由此知彼,对方既然做出这样的安排,想必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确定,天玄崖那一次事故,有自己的动作在内。
  
      再想深一层,自己此行的这个人头数,赫然是军部最终核定!
  
      岂不已经说明了更多的问题?
  
      这绝非是意外或者巧合,是死局,是冥途,又或者说……不归路!
  
      这八百人,全是自己的心腹,全是自己的铁杆;那这八百人,就是自己的殉葬品!
  
      不会有一个人活下去!
  
      这是定局!
  
      三天后。
  
      庸王一行人途径苍龙岭,当天晚上,就在此地安营休息,时值午夜,突然狂风大作,雷鸣电闪,下起了倾盆暴雨。
  
      第二日清晨。
  
      营地里没有一人走出来,显得异常安静。
  
      当地官府的人得到消息前往查看,却看到整个营地里,八百零九具尸体,无有例外,尽都整整齐齐的躺在地上,居然排列得规整,一目了然。
  
      当先一个,正是庸王本人。
  
      八百零九人便如是睡着了一般。
  
      帐篷里,有庸王亲笔写下的四个大字:“罪有应得!”
  
      旁边的一块山石上,有人用鲜血写了几行字。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恩怨了了,血债血偿。”
  
      ……
  
      此际,在距离苍龙岭三百里外的一处路边小酒店中。
  
      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叫了几坛酒,几个小菜,在哪里安安静静的吃喝。
  
      良久良久后,喃喃的说道:“风尊大哥,我水无音言出必行,为您报仇了。”
  
      他静静地低下头,看着酒碗中的酒,苦笑一声:“云尊大人的意思,只杀庸王,不涉无辜。但我到底没忍住,我不想只杀一个人,我只想杀八百零九人。”
  
      他大笑一声:“痛快!”
  
      霍然站起,随手扔下两千两银子,将这小酒馆的所有酒都买了下来,然后都倒在了地上,哈哈大笑。
  
      对着满地飘香的酒痕跪倒,磕了几个头,青衣飘飘,扬长而去。
  
      ……
  
      军部。
  
      吴影小院。
  
      “吴大人,卑职办事不利,特来领罪。”
  
      “哦?”
  
      “卑职赶到的时候,庸王殿下一行八百零九人,已经尽数死于非命,无人生还。”
  
      “嗯?”
  
      “旁边石头上写着,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恩怨了了,血债血偿。这二十四个血字昭示了有人提前下了手。”
  
      “嗯。”
  
      “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办?”
  
      “封!”
  
      “属下明白。”
  
      “去吧。”
  
      “属下告退。”
  
      黑衣人倒退着走出去。
  
      吴影慢慢踱步,走到窗前,看着天空月色,突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喃喃道:“死了。”
  
      一片云飘过来,遮住了月色。
  
      天空中,尽是一片朦胧。
  
      “我故意晚下了一个时辰时间的指令;果然有人提前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