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身份暴露!
    但不管如何,捷报频频,接连报往天唐城。
  
      ……
  
      皇帝陛下站在御书房里,负手站在大儿子画像前,脸上苦涩。
  
      “他去了,你们,有什么仇怨,也应该抹平了吧?”他对着自己的大儿子轻声细语。
  
      “是,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但是我一直没有处理,没处理。”
  
      “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啊……”
  
      “我本以为,我剥夺了他所有的一切,地位,荣耀,骄傲,连尊严……都剥夺了……总能留下他一条性命,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留下,就像我没法保住你一样……我不该这么比较,是吧?!”
  
      “可事到如今,他欠你的,已经由你的人亲手讨了回去。”
  
      “朕,心中甚是苦楚。”
  
      “但是现在,朕,觉得再面对你的时候,心里终究算是感觉更平和了一些。只因为,本应该是你的东西,全部都给了你的儿子。”
  
      “如今,国内靖平,万民归心;西边的紫幽帝国眼看着就被我玉唐纳入版图之中;皇儿,若是你能够看到这一切,若是能亲自接手这一切,该有多好。”
  
      “陛下!”
  
      却是秋剑寒急匆匆的闯进来,人未到,声已显来。
  
      随着这一声大喝,整个皇宫外围部分突然陷入鸦雀无声的氛围之中。
  
      “老元帅……”宫内总管李太监猫着腰拼了命的追赶:“老元帅,请留步……且容老奴禀报陛下,等候召见……”
  
      但,秋剑寒已经大步流星的闯了进去,满头是汗。
  
      “出了什么事?”皇帝陛下一身明黄衣袍,已经站在御书房门口,看着匆匆赶来的秋剑寒,心中砰砰跳。
  
      他没有生气,也不会生气。
  
      秋剑寒做事,极有法度分寸,如今既然表现的如此失态,一派火烧眉毛的款,甚至不顾臣子身份,强行硬闯皇宫,那么就定然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而这件大事,竟是秋剑寒也应付不了的!
  
      这么一想,皇帝陛下登时感觉眼前发晕,心跳如鼓;口干舌燥。
  
      上一次,秋剑寒这么失态的时候……还是在九尊陨落那次!
  
      现在,又是为了什么?
  
      秋剑寒无法解决,无法应付的事情,往往自己……也难以解决!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秋卿暂且缓缓,急事缓办,自乱阵脚不可取也。”皇帝陛下紧张的问道,犹自不忘安抚一下秋剑寒的情绪,当然,此举更多的是缓和当前的紧张氛围。
  
      “九尊……云尊……”秋剑寒大口喘气,满头大汗,眼睛都有些迷蒙了。
  
      皇帝陛下心中一紧,险些晕了过去,一把抓住秋剑寒的手:“云尊怎么了?”
  
      什么自乱阵脚之说也顾不上了,事关九尊,事关云尊,就是天大的事情,动辄动摇国本!
  
      秋剑寒两眼发直:“云尊身份暴露了!”
  
      “身份暴露了?”皇帝喃喃的重复了一句,突然间猛地跳了起来:“云尊是谁?”
  
      “云扬!”秋剑寒直着眼睛,看着皇帝:“是逍遥王的儿子,云扬。”
  
      皇帝陛下瞬时一头汗涔涔冒了出来:“怎么会暴露了?怎么会是他……这这这……果然是他,朕原本就一直有怀疑……只是……朕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将他查出来啊……怎么会突然间暴露了?”
  
      秋剑寒抹了一把汗:“现在,整个天唐城都知道了……”
  
      皇帝拔腿往外走去:“到底出了什么变故,怎么就突然暴露了?又是谁将此事查出来的?”
  
      秋剑寒跟在他身后,扭着身子喊:“护卫护卫!”
  
      然后跟着往外走,抹着汗:“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陛下小心龙体,这个节骨眼您可不能也出意外……”
  
      一路走出去,玉唐皇一眼看去,发现整个皇宫的人看似寂然,实则神情隐显着一份狂乱,还有莫大的震惊,以及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崇拜,当然更多的乃是……一种“终于见到神”的那种狂热!
  
      远方,不断地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云尊就是云扬,云公子!”
  
      “我的天哪……”
  
      “云尊大人,居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这么多年了,云尊大人终于现身露面了……”
  
      “终于知道了云尊大人是谁,得偿夙愿,可是我却宁可不知道,须知云尊大人固然应该得到我们的感激与崇拜,但他身份暴露之后,需要面对的危险将数以十倍百倍的剧增……”
  
      “是啊,这些胡乱嚷嚷的人什么意思?为什么就突然揭露云尊大人的身份?是居心叵测,还是另有阴谋?”
  
      “不知道,反正事情不单纯。”
  
      “现在再想源头已经无关紧要,现在的局势已经乱了,彻底的乱了……”
  
      ……
  
      是的,乱了,彻底的乱了!
  
      这是皇帝陛下当前最直观的想法。
  
      时间回转到一天之前。
  
      就在九尊府原址,突然间来了十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取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四处勘探着什么。
  
      然后,就一直找到了云王府。
  
      那个时候,云扬正在外与森罗庭中人寻找阴魂殿的位置,并没有与这群人遭遇。
  
      然而,关于云扬就是云尊的传言,就在这一刻出现了,迅速传播开来。
  
      “九尊成,江山固;九尊已经合一,江山也即将稳固。到现在才发现,威名赫赫的云尊,居然就是逍遥王府的云扬,云公子,曾经的天唐城第一大纨绔,这算是意外还是情理之中?!”
  
      “说云扬就是云尊,自然有佐证存在。第一便是我等手中的这天机策绝不会出现失误。虽然这是门派的秘法,并不足以取信所有人,但详细分析,其他的证据其实也是比比皆是,只是以往少有人联想罢了。”
  
      “云尊每一次出任务,云扬都不会出现。而云公子每次出现的时候,云尊的任务必然也已经结束了。又比如……”
  
      从九尊成型,一直到现在,每一次九尊执行的任务,都被扒了出来,用以对照。
  
      时间精确到每一天的每一个时辰。
  
      一一对照下来。
  
      “九尊天玄崖事件之后,云公子可也是足足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没有出现!那么,这位云公子去了何方呢?无非就是在养伤。天玄崖事件变故,永久地埋葬了九尊之中的其余八个人,云尊固然是唯一幸存者,却也没可能不受伤的。”
  
      “然后,其他的证据还有……便是……”
  
      这样一条条的证据列出来,云扬便是云尊的事情,几乎就被就此定论。
  
      而在这段时间里,有关江山社稷门的传说,也在突然间甚嚣尘上,举世皆闻。
  
      “奉天承运,寻找真龙!”
  
      “江山谁属,社稷在心!”
  
      “济世为民,功德千秋。”
  
      “乱世而出,救世而隐!”
  
      “天下不平,山门方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