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决战天玄崖 21
    年先生将玄气徐徐注入,眼看着神骨因玄气注入而更形辉煌绚烂,再一点点的转为冰寒气象,随着玄气的持续灌注,周围地上渐渐凝结了一层白霜,周遭温度迅速下降至冰点,犹有持续下降之势。
  
      年先生又将神骨转向对着太阳再三观视,再次输入玄气,确定神骨状况,跟着又用短剑剐蹭了几下,最后更是生起火来,将神骨放在了火上烤了一会。
  
      再三尝试之余,彻底的断定,这就是真正的神骨啊。
  
      丝毫不假,真实不虚!
  
      但他还是不放心,将四块神骨放在了地上,暂且置之不理。
  
      转而将地上的三具尸体收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肯定是……别有用心……只要我顶住诱惑不取,任他有什么诡计都注定无功,对,这是最好的选择。”
  
      说着转身而去,瞬间在浓雾中消失,走得毫不犹豫。
  
      四块神骨就这么放置在地上,似乎被抛弃了,被两方人全都毫不犹豫的舍弃了。
  
      如此过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之久。
  
      浓雾中一动,年先生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边缘处,狐疑的自言自语:“这……貌似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但这四块神骨分明没有半点问题,连神骨之间的彼此感应也无问题,这就是神骨,温养得绝好的神骨。”
  
      年先生满眼尽是纳闷的看着:“云扬此举到底有什么用心,他的诡谋到底着落在哪里?”
  
      他想了许久,感觉有些想不通;慢慢的,眼睛逐渐的亮了起来。
  
      “是了是了……原来如此!”
  
      “当初刀剑雪霜冰可是特意挑出来的五个资质特异之人,想必是云扬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看到四季楼的神骨使者,并没有使用刀剑雪霜冰这种特性的,产生了误判……”
  
      “他在这个时候将这几块温养得极尽完美的神骨还给我的用意想必就是……让我在这极短的时间内,使用这四块神骨……给神骨使者。”
  
      “单纯的神骨植入,短时间内即便能够发挥效用,却必然伴随有缺陷。”
  
      “根本就没有人的身体能够骤然承受温养得如此完美的而且是特异体质的神骨……”
  
      “尤其是他对付刀剑雪霜冰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就算有意外,也可以从容应对。而骤然承受特异神骨,却必然会有某些破绽出现,只要是有点儿破绽就难免被他抓住,那可是即刻殒命的结局!”
  
      “就算我们因为怀疑,最终弃而不用这四块神骨,心里也势必会有可惜的念头;万一战局不利,肯定会有人心中懊悔,悔不当初。”
  
      “一旦心中生出懊悔,心境便生波澜,一些不应该有的破绽,失误随之而来。”
  
      “而这种破绽或者失误,动辄致命!”
  
      “云扬送出来这神骨,定然不超出这两种用意。这也难怪,他说的也有道理……他行事运使的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便如之前,他以身为饵,将计就计,岂不也是阳谋……”
  
      “还有现在这,同样是阳谋?将神骨就这么放在这里,却让我们看着心里难受……果然是好算计!”
  
      年先生冷笑了一声,眼中闪烁出残酷的光芒,喃喃道:“只可惜你的这一番心思,却是只能为我做了嫁衣……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收集神骨的目的是什么,作法自毙不外如是……”
  
      他飘身而出,衣袖一卷,将地上四块神骨收了起来,冷笑一声,就是转头而去。
  
      “云尊,你的阳谋已经被我识破了,你待如何?若是你知道,你送给我的四块神骨,会令你自己因此殒命,却不知道你又会作何感想?哈哈哈哈……”
  
      年先生微笑着,扬长而去。
  
      “云尊,明天早晨,你一定会大吃一惊,超出此世修者认知的底牌可不是只有你有。”
  
      浓雾一闪,年先生的身影终于消失了。
  
      又是两个时辰之后。
  
      云扬飘身而现,注目场地之中,一看神骨果然已经被年先生悉数拿走了,不由得展颜一笑。
  
      计灵犀兴致勃勃的跟了过来,伸着小脑袋东看西看,嘻嘻一笑,道:“那神骨……是不是被年先生拿走了?”
  
      云扬点点头。
  
      “那……这家伙这次肯定是要被你坑苦了吧?”计灵犀嘿嘿的笑着传音。
  
      云扬瞪她一眼,不悦的说道:“我是那种专门给人挖坑的人吗?”
  
      计灵犀伸伸舌头:“你不是吗?!”
  
      云扬一阵无语,当先而行:“走吧。咱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夜了。这一夜,肯定是不会有啥事儿了。”
  
      “对于明天早晨的那一战你有把握吗?他可是将所有神骨都收去了,必然另有图谋,你的做法会否太过冒险……”计灵犀担心的问道。
  
      “连你都知道他来收神骨必然有用心,但我还是光明磊落大义凛然地全给他了。”云扬悠悠叹息:“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傻了……对于原则坚持得有些过分了……哎。”
  
      “呕……”
  
      计灵犀干呕一声,随即突然愤怒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连我都知道?难道在你眼中,我就这么傻?”
  
      云扬呵呵一笑,并不答话,悠悠而去。
  
      计灵犀追进去,大发娇嗔。
  
      ……
  
      年先生回去的时候,四季楼的那些人还在昏睡之中。
  
      年先生看着横七竖八的四季楼众人,脸上犹豫不决。
  
      “若是明日就以现在的力量出战,对方现在的云尊与那个女子,必败无疑。”
  
      “而且,这些人现在身负重伤,伤了本源……明天能不能成为助力,还未可知。”
  
      “但若是那样做的话……却能够反败为胜。”
  
      他的目光犹豫着,复杂至极,一时间悲伤难过,一时间却又凶狠恶毒,说不出的狰狞可怖,但随即却又会黯然……
  
      良久,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种难捏不定的情况,可真是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在我身上出现过了……难道这些年,心真的变软了……”
  
      便在这时,一人悠悠醒来,咳嗽了一声,却是直接喷出一口血,殷红的血液中,竟然还有内脏碎块。
  
      他惨然的看着自己喷出的鲜血,虚弱的说道:“老大,明日之战,小弟……小弟我……恐怕是……哎……”
  
      年先生的眼睛同样在看着地上的鲜血,喃喃道:“一切……有我。”
  
      眼睛里神光一闪,变得无限冷硬,却是就在这瞬间下定了决心!
  
    amp;………………
  
    lt;今晚加加班,把这一战写完;会很晚。大家不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