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出来了
    计灵犀在上面静候,结果一直等到了天色微明;云扬也没有出来。
  
      整整一夜时间过去了仍旧没出来?
  
      而且这段时间湖面全程平稳无波,没有丝毫涟漪出现,安静得太诡异了,下边可是多了一个大活人啊!。
  
      云扬哪去了呢?
  
      一直等到天亮,云扬还没有出现,计灵犀不由得慌了神,
  
      难道是一下去遭遇危厄,被此间隐伏的什么东西,比如大鱼给吃了?
  
      计灵犀一念及此,二话不说直接噗通一下跳下了水。
  
      只可惜她在七星湖底游了好几个来回,也是没有发现云扬的任何踪影,不禁彻底的慌了!
  
      分明他就是下去了,怎么会没有?!
  
      上来透口气,接着又下去再继续找。
  
      计灵犀接连在湖里呆了整整一天,找了整整一天,云扬仍旧没有半点踪影。
  
      最后,在这里隐居的十几个人都凑过来了,出身探问。
  
      “姑娘,云尊大人下去探秘了么?”
  
      “啧啧啧……这湖底,我等也下去过多次,虽然遍寻并无所得,却也没有啥凶险啊。”
  
      “怎么会没人了呢?这事情可是奇怪呀。”
  
      “哎呀呀……难道说……云尊大人尽是遭了天谴?”
  
      “这,这倒是真的难说啊……”
  
      “你说要怎么办啊?”
  
      “哎呀呀呀……这可不好说……”
  
      计灵犀慌乱不已,本来就是心神惊慌不定,这些人一看云扬下去了没有上来,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想必是凶多吉少,居然一个个的幸灾乐祸起来。
  
      几个人干脆不走了,就站在湖边看着计灵犀下去找寻,一遍又一遍,上来就假惺惺的安慰几句,大面上决计挑不出毛病来,至少没有给计灵犀迁怒的余地。
  
      但那种幸灾乐祸的意思,根本就是昭然若揭,历历在目。
  
      一来二去,计灵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突然间爆发了。
  
      大面过得去就觉得安稳了?我要对你们动杀,非得要理由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确实是不需要的!
  
      “云尊纵然是身死道消,也轮不到你们这帮渣滓来幸灾乐祸!全部都给我死来啊啊啊啊……”
  
      计灵犀发飙了,将动杀付诸行动了!
  
      一出手直接就灭掉了四个,随即更是一不做二不休,对剩下的七个人展开死亡追杀!
  
      她一腔郁闷,满心悲愤正自无处发泄,正好这几个人在旁边煽风点火幸灾乐祸,哪里还顾得上风范气度!
  
      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在我面前嘲讽云尊?
  
      难道老娘看起来当真就这么好脾气吗?
  
      计灵犀柳眉倒竖,大开杀戒,前后也不过只得片刻,就将这十一个人杀得干干净净。
  
      说起来也是这十一个人自己找死,大抵是这群人太过醉心于此地修行氛围,导致自身历练心境尽都远远于其修为无法匹配,进无武者勇武之心,退无睿者练达之意,蝇营狗苟,妄自招惹不世强者,怎不该死?何能不死?!
  
      早在那个说看着自己家人死的家伙出现的时候,计灵犀就已经杀机狂涌,想要将这些人直接干掉。但云扬没有再多说话,计灵犀这才勉强按下了杀念。
  
      没曾想这些家伙一个个的猪油蒙了心,逃过一劫之后居然还要跳出来幸灾乐祸,简直是猫舔虎鼻梁,找死找得不要太合适。
  
      随着最后一声轰鸣,最后一个家伙亦丧命在计灵犀的掌下。
  
      一记白生生的小巴掌强势煽出去,将那人直接扇飞半空中,滴溜溜地转了一百多圈。
  
      而他的脖子和脑袋却还要再多转了十几圈,一巴掌直接将脑袋从脖子上扇飞,身体掉进七星湖,脑袋则是嗖嗖嗖一路腾云驾雾的到了山的另一边去了……
  
      计灵犀兀自浑身杀气涌动,眼眶通红,显见余怒仍自未熄,细细计算有没有漏网之鱼……
  
      所幸水面哗啦啦一响。
  
      计灵犀急忙转头循声看去,只见云扬整个人疲倦万状地飘在水面上,正自艰难向着岸边游来,仿佛普经历过一场大战,气空力尽,举步维艰。
  
      “啊啊啊啊啊……”
  
      计灵犀眼见如此,顿时忍不住一声不知道是惊是喜的大叫,呼的一下子直掠过去将云扬整个人从水里提了起来,却发现云扬此际竟是真的浑身无力,脸色蜡黄,状态空前萎靡,仿佛身体被掏空。
  
      “你…你……这是怎么了……”
  
      “瘪说话……赶紧把我弄上去是正经……”云扬有气无力是有气无力,可是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拽。
  
      计灵犀二话不说,径自拎着云扬冲上了岸,就像拎着一条硕大的咸鱼,心情何止是转悲为喜,直接就是欢喜鼓舞,欣喜若狂。
  
      毕竟只要人还在,就什么都好说,就算身体真被掏空了,养养补补不就回来了!
  
      “你啥时候上来的?”
  
      “就在你大开杀戒的时候……那时候才刚开始杀了四个……”
  
      “那你咋不吭声?你吱声了,我就不会难得痛下杀手了!”
  
      “我就是怕你看到我安然无恙一高兴就不杀他们了……”
  
      计灵犀脸上一红:“哼,谁会在乎你……皮厚!”
  
      ……
  
      半晌后。
  
      “你这是咋整的?怎么会搞得这么疲惫?都这么长时间还恢复不过来?”
  
      “一言难尽。”
  
      云扬叹口气,开始仔细描述这一次的经历,毕竟在极短时间内涸泽而渔的掏空两次全身修为,任谁也要萎靡不振,气空力尽。
  
      “收起来了?”计灵犀目光大亮:“我看看?”
  
      “咳,等会我把你收进空间你自己去看吧……我现在可是真的拿不出来了。”云扬嘴唇哆嗦一下。
  
      这一次收取这一块星辰铁,当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云扬险些就为了这一块星辰铁而殒身在水底。
  
      现在想起来,竟是余悸犹存,惊心动魄,不寒而栗。
  
      “我才不要进去看。”计灵犀哼了一声,满脸通红。
  
      “为什么?”云扬很奇怪。
  
      不说绿绿,就只是那几个白白在空间里活蹦乱跳,早已说明,自己的神识空间装个人进去绝对是不存在任何问题。
  
      看着计灵犀通红的俏脸,搞不明白这丫头脸红什么,更不明白你明明这么有兴趣,却为什么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