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天地玄黄
    半晌之后……
  
      雷电终于告一段落,雨过天晴。
  
      一路支撑过来的云扬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自己从头到脚,大抵像是铁块被放在砧板上通体被锻打了一遍!所有的骨头,所有的筋脉,所有的经脉……
  
      无有例外,尽都如此!
  
      雷电终止一刻,再也无能为继的他瘫在地上,倒也不是不堪重负,只是觉得浑身上下轻松异常,这个时候不舒服的躺一躺,松弛片刻,实在有点对不住自己……
  
      一念及此,云扬下意识地呼出了之前一直在强撑的那口气。
  
      但见一股黑烟从他的口中袅袅升起,蔚为奇观……
  
      ……
  
      两人劫后余生,相互看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闪过一抹庆幸的神色,才待要张口说话,问候对方,却听到空中一阵飘渺悠扬的音乐响起。
  
      那声音听来很远,很轻,很淡,但却给人一种天上的仙子无数都在翩翩起舞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遐思无限。
  
      随即,空中蓦然出现了两扇金色的大门,就像是两个太阳,散发出万道豪光,寰宇生色。
  
      大门霍然洞开。
  
      七彩的光芒随之散发出来,萦绕在两人身边。
  
      云扬顿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
  
      这却是在七彩光芒临身的那一刻,云扬感觉自己刚才因为承受雷劫而造成的那一身痛苦伤损就此悉数消失不见,触目惊心的满身伤痕,尽都在那一瞬间全部复原!
  
      本来以云扬以往经历,绿绿生命元气的回复作用,因雷劫所造成的外在伤损乃至内里的伤害云扬并没有放在心上了,承受雷劫令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付出些许代价物超所值,而现在,七彩灵光沐浴之下,令身体内外伤损全数复原,却是更加的锦上添花。
  
      更有甚者,云扬还从这七彩的光芒中感觉到了一种类似大道的痕迹,感触良多。
  
      比较意外的还是计灵犀那边,她身上根本没有伤损可言,直接跳过痊愈回复的过程,将这七彩光芒完全吸收了……
  
      云扬初初害怕那护身红光太过霸道,连于己有利的七彩灵光也生抗拒,看来是自己多虑了,护身红光对于外力有其判断,对于于己无害有益的外力,并无作用!
  
      嗯,不对啊,自己对计灵犀也无任何损害啊,就只是轻轻的亲一口,怎么还是会遭到反噬,这又是什么说法?!
  
      呸,不想了,想想就郁闷闹心加窝火!
  
      再过片刻,待得两人身上萦绕的七彩灵光尽去,空中两扇大门又自发出至强的吸力,以两人现如今的深湛修为,仍旧全无抗衡余地,缓缓离地飞起,向着空中那两扇金色大门飞去。
  
      与此同时。
  
      天空中突然间出现了四个大字。
  
      “天地玄黄!”
  
      四个字,光照万方。
  
      “云扬!”
  
      计灵犀突然升起来一股浓重的不舍意外,在半空中失声大叫出来。
  
      “啊!我在。”云扬叫道:“你要保重,牢牢记住我说过的话,凡事小心。”
  
      计灵犀重重点头,眼泪流了下来:“你要好好的,我会去找你!”
  
      “我也会去找你,我们玄黄再会。”
  
      眼看着大门已经近在眼前,计灵犀的声音语速突然加快数倍:“你要老老实实的,在玄黄界,不准看好看的女子不准招惹别的女子不准与年轻的女人打交道有女人喜欢你你也要装着看不见不准对不起我们不准对别的女人温柔不准英雄救美然后你把脸涂丑一点不准……”
  
      最后的不准还没说出来,却已经被吸入了金色大门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甚至没有来得及听到云扬的答复。
  
      其实云扬也没有答复。
  
      在这等时候听到这么多不准,某人满脸尽是懵逼,哪有其他,正要张口说话回应:“……”
  
      只可惜话还未出口就已经被动地进入了金色大门!
  
      随着两人进入大门,空中两扇金色大门就此轰然不关闭,旋即不存于天玄之世。
  
      风停雨住。
  
      乌云退散。
  
      但见两道彩虹,陡然浮现于天地之间。
  
      一道从东到西,一道从南至北。
  
      交相辉映,瑰丽无限。
  
      ……
  
      玉唐的统一大业,轰轰烈烈的开始,面对已经羸弱甚至没有多少抵抗之心的大陆其余诸国,几乎就是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强势横扫,势如破竹。
  
      这一年春天;西线大帅王云铸率军攻入紫幽国最后一个大城封龙城,紫幽帝国彻底被扫平,沦为历史尘埃;整个紫幽帝国划归入玉唐版图。
  
      夏日,铁铮提兵三十万,攻入天赐都城,天赐灭。
  
      仅仅相隔一个月,南方大元灭。
  
      傅报国与云逍遥鏖战东玄,一直大战到大雪纷飞的隆冬时节,东玄颓势尽显,东玄国主御驾亲征,亲临战场,却仍旧没有挽回败局,次年三月,东玄国主驾崩于军中,东玄遂灭。
  
      往昔寒山河寄望的数十年收拾旧山河,期待东玄后继明君的重启之日终成画饼!
  
      而后,云逍遥率大军,与铁铮分东西两路杀入草原。
  
      玉唐君临天下。
  
      云扬指点过的几个孩子,在以后无一例外的立下大功,成为位高权重之人;但,每年云尊决战天玄崖的那一天到来,几个人总是聚在一起,喝上一顿酒。
  
      宝儿,嗯,皇太孙玉乾坤,与上官家几个玩伴一起长大,以后,不管各自到了什么位置,在每年到了被云扬接进云府的哪一天的时候,也总是聚在一起,大喝一顿。
  
      这一天,没有君臣,只有兄弟,只有感恩。
  
      玉唐皇帝陛下与秋剑寒等人,没有时刻忘记那位玉唐一统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云尊大人。
  
      “详细记录!”
  
      “云尊大人所有事情,没有为尊者讳这一说,一切翔实。”
  
      “昭告天下。”
  
      “云尊携风云而来,最后带风云而去。”
  
      “召集学子,为云尊大人著书立传,流传后世。”
  
      风云,遂成为天命主的代名词。
  
      自此后,但凡有什么天命的说法,总是沿用现在的一句话,来加以嘲讽。
  
      “休要自夸天命主,且看风云来不来!”
  
      …………
  
      天玄大陆的事情,云扬已经全部放下。
  
      而此刻,云扬在玄黄界遇到的第一件事……就让他感觉到莫名的有些精神错乱了。
  
      我,我看到了什么?
  
      …………
  
      请几天假,好好整理一下玄黄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