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八章 开战
    云扬表现得这么干脆这么果决,对面的两个人反而都是楞了一下。
  
      很少有见到道上的肥羊居然有这么干脆果决的决断。
  
      面对自己两人的强势,不是应该先谈判,再求饶,在迫于万般无奈无可选择的情况,被自己两人就像是猫戏老鼠一般的玩弄之后,才妥协就范的么?
  
      怎么这个反而像是有心而为,甚至是迫不及待等自己两人发难一般呢!
  
      这貌似不对啊!
  
      一边的钱多多提醒道:“老大小心啊,这两人乃是颇有凶名的竹园双煞,都是尊者三级巅峰的狠角色。”
  
      这句话,不但让那所谓的“竹园双煞”两人气得牙痒痒,同时也让云扬恨得牙酸。
  
      特么若不是因为你小子,老子至于这么快就对上这什么竹园双煞吗?
  
      一言不合,立场显然,对面两人再无废话,齐齐腾身而起,一剑一斧,同时出手,来势汹汹。
  
      对方才不过腾身而起,还未当真攻及身前,云扬已经感觉到一股空前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骤来的庞大气势,让云扬瞬间就明白了这两人的实力层次。
  
      这一刻,面对庞大杀机压力临身的云扬不惊反喜,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心思升起。
  
      单论这两人当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至少给自己的感觉,几乎就是凌霄醉与独孤愁的级数,或者比不上凌霄醉和独孤愁两人,但大抵在同一水平线吧!
  
      以小胖子钱多多的说法,综合当前状况,凌霄醉独孤愁还有先来一步的顾茶凉,来到玄黄界这地域,只要不是主动招惹什么大麻烦,基本可以确保平安无虞。
  
      一念及此,不禁很是放下几分心事。
  
      至于计灵犀……云扬根本就不担心。
  
      有那遇神弑神的红光存在,计灵犀不但在天玄大陆可以横趟,在这地界也可照旧……至少最起码的,在对上某些可以破开红光的巅峰高手之前,计灵犀根本不用担心任何人。
  
      更别说计灵犀本身的修为也非泛泛,现如今已经凌驾于凌霄醉独孤愁之上,妥妥的小高手一枚!
  
      “来得好。”
  
      云扬眼见对方来袭,天意之刃瞬时上手,整个人的气质亦随之一变,从刚才的温文尔雅翩翩公子,乍然变为渊渟岳峙,威不可挡的现世杀神!
  
      对面两人见状不禁吃惊不小。
  
      彼此双方虽然还没有正式接触,但云扬此际显现出来的那种不可撼动感觉,已经扑面而来。
  
      那是一种头顶青天,足踏大地,一如高山峻岳,巍峨庄严的特异氛围。
  
      那瘦子出剑本来已至中途,突然一扭身,掌中金光骤一闪,一道光芒从手中射出,噗的一声早已命中了钱多多的小腹。
  
      刚才判断有误,眼前这家伙竟是劲敌,多半难缠。
  
      那么首要要做的便不在于尽速了结此役,而是先解决敌方的另一份战力,钱多多;只要让他失去战力,再不能对这家伙应援,己方两人便可彻底消除了后顾之忧,才能全力以赴,对付云扬,甚至可以利用钱多多变相成为眼前高手的一个软肋,收围点打援,声东击西之功!
  
      钱多多的修为虽然不弱,有尊者二级水准,但此子临敌经验却是不高,算计别人之时,先下手为强,还算机敏,此刻骤遇突袭,竟是应变不及,即时中招。
  
      钱多多大声惨叫连连;本来惨叫倒也无妨,对于他遭受的这一次袭击对于云扬来说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云扬心底此际还是很有几分小厌恶这小子,并没有施以援手或者出声示警,存心要让其留一分教训,毕竟那瘦子的攻击意在瘫痪钱多多的战力,绝非取命。
  
      可是……钱多多在中招一刻身上冒出来的护体蓝光,却让云扬大大地吓了一跳。
  
      但见那一道金光已经接触到了钱多多小腹位置的一刻,一道蓝光乍然升起,将那道金光直接震落在地。
  
      “这小子兵器有古怪,先联手做掉这小子。”胖子出声厉吼。
  
      瘦子耽误的就只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可是胖子在这短短弹指刹那的时间里,却已经被云扬卷入了铺天盖地的刀光之中。
  
      当当当当……
  
      一连串恍如连续不断的兵器碰撞声之余,胖子心痛的惊愕发现,自己仗以横行江湖的兵中上品开天斧,刹那间就已经是遍体鳞伤,千疮百孔。
  
      及至瘦子一剑来援,让胖子得以喘上一口气的时候,胖子低头细看,自己爱若珍宝,须臾不肯离身的开天斧已经变成了宛如锯齿锯条一般的存在!
  
      从斧头到斧柄,遍布密密麻麻的豁口,而且还是整整齐齐,全都是一个朝向,就算真有心当锯条一般用,都使不上劲……
  
      胖子一时间欲哭无泪,呆在当场。
  
      亦是在这会,瘦子也如胖子刚才一般的发出惊天怒吼:“胖子,你干嘛呢!这小子的兵器太邪门了,你赶紧帮手啊。”
  
      胖子循声看去,只见瘦子手中的长剑已经变成了与自己斧头差不多的状态,正要上前帮手之际,但闻当的一声清脆,瘦子的长剑已经断成了两截,彻底兵折。
  
      然后又变成了三节,毕竟人家云扬不会因为你剑断了就不继续,当然要趁你病要你命!
  
      勉力再当一剑的瘦子疾疾后退,意图暂避锋芒。
  
      然而对面紫衣飘飘,俊俏异常的面容上仍旧浑然没有半点表情,一味闪身而进,赶尽杀绝的意向昭然若揭,历历在目。
  
      又是当的一声,瘦子手中剑就只剩下一个剑柄。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三级尊者?”
  
      在此之前,两人已经尽可能的高估了云扬修为,但两人仍旧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家伙,居然是修为与自己这两个修行上百多年之人持平的狠角色!
  
      否则纵然如何的神兵利器,也无法如此轻而易举的斩断有强横玄气层层加护的兵刃。
  
      瘦子退,一边退,一边将剑柄当暗器砸出去,尽量争取到点滴空隙,寒光一闪,手中赫然又多出了一口剑,胖子那边也换了另一柄斧头,竭力冲上来接应。
  
      两人情知,眼前少年的综合战力超出评估,若是己方两人有任何一人陨落,另一人也决计无法幸免,唯有两人同在,联手顽抗,才有一线生机
  
      然而云扬脸色仍旧如同冰雕一般冷酷,突然身形骤起,洒落刀光亦随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