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七章 一片乱糟糟的苍梧门
    武藏阁楼顶。
  
      洪长天满脸铁青的注视着眼前这凌乱的一幕,浑身上下已然止不住颤抖。
  
      “什么人?到底什么人干的?!”
  
      所有人都静默的挺立着,尽都是一脸的苍白,每个人都是浑身发凉。
  
      自家门派精锐,尽集此地;却依然被敌人以一种近乎强攻猛打的方式强攻进来,洗劫了整个武藏阁秘籍!
  
      整个门派,数千年来收集的武学典籍,点滴不剩,一扫而空!
  
      这还不是最重要,最要命还在于,己方这么多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敌人到底长个什么样子,更加不知道,对方是来自于哪个势力、或者什么门派干的!
  
      这种无可宣泄的挫败感,简直让人发狂。
  
      “对方无形无影,全无痕迹可循……”驻守在武藏阁顶层的掌门师叔表现得尤为沮丧,战斗了一辈子,却在老了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他算是苍梧门中,唯一一个跟来袭者杠了正面的人,却连对方一点点皮毛都没有收获,更等于敌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从自己手中,全神戒备的时候抢了秘籍走人,全身而退!
  
      这一刻老头儿几乎有一种自杀谢罪的冲动。
  
      “无形无影?全无迹象可循?”洪长天眉头猛的皱了起来,喃喃道:“难道竟是……不劫天?”
  
      不劫天强势肆虐燕子山的行径,就在苍梧门的管辖范围之内,作为苍梧门掌门,自然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一些情况。
  
      比如,不劫天有时候会施展一种诡异至极,可以免疫所有攻击的消失手段……
  
      “又有些不像……不劫天并没有完全如今天这般消失啊……”
  
      “掌门,我们该如何?必须得予以应对啊!”
  
      其他几人都是心急如焚,现在当务之急,自然就是追捕敌人,抢回门派秘籍,才能挽回损失;怎么掌门人反而发起呆来?
  
      “查是当然要查的,但是追击?没可能了!”洪长天吸了一口气,道:“能够在师叔的连番攻击之下,始终不露身形,还能将我们武藏阁洗劫一空,此人绝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别的不说,就只说对方在承受师叔天地囚笼之招,还能坚持将所有秘籍全部拿走,已然在在说明此人的自信程度,现在想要抓住对方,难如登天。追击,只能白费力气,徒劳无功……”
  
      洪长天道:“暂时按兵不动吧……等下只将门下弟子全部撒出去,查看一下周围所有门派的动静。此外,被盗的功法,有不少是具备明显特点的……这一点要尤其注意,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还有,今天去追妖猫的四个人……”洪长天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如此轻易就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实在是……罪不可恕!等下自去领刑一百毒龙鞭!”
  
      一百毒龙鞭!
  
      所有人闻言之下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
  
      所谓毒龙鞭,乃是玄兽筋做的鞭子;专为鞭笞惩罚犯了门规的弟子所用;只是一条鞭子倒也罢了;可那毒龙鞭上,满满的全是倒刺,一鞭下去,便是连皮带肉的撕扯掉一大块,岂是可以轻易承受的刑罚!
  
      更别说受刑过程中,受刑之人还要先封了修为,仅凭肉身承受。
  
      整整一百毒龙鞭下去,受刑者就算是不死,也只剩下半口气了。
  
      但是掌门人脸色如铁,此事又确实是罪无可恕的过失,众人纵然有心,也不敢贸贸然的求情。
  
      这一次失误可是等于直接失去了门派的根基!
  
      整个苍梧门,全员静默,个个噤若寒蝉。
  
      “对了,记得关注那些个新兴起的门派,他们也是很有作案动机。”
  
      洪长天面如寒霜,神态萧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苍梧门自从祖师创立门派,历经两千七百年,才终于得到了天运旗……如今,已经是三千年过去,本门地位不但未有寸进,反而丧失了门派根基,本座他日落到九泉,有何颜面觐见祖师……”
  
      众人面沉如水,一个个心中都是一片冰凉。
  
      掌门人说的话,也正是众人心中所想。
  
      难道苍梧门……竟然到头了?
  
      “若是找不回这些秘籍宝典……”洪长天幽幽叹息,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
  
      “秉掌门,马星云与燕唐回来了。这两人自言有要事求见掌门。”
  
      “让他们等候。”
  
      这个时候,那里还有什么兴趣接见门人,听起所谓的要事……
  
      洪长天一连串的下达命令之余;径自就带着几位长老回转门派大殿。
  
      今日之事至少在短时间内绝对不能外泄,即便是本门弟子也要严格守秘,否则轻则门派弟子会人心惶惶,重则就是人心涣散,未战先溃,在此大比之前,人心若是不稳,那就真的是灭顶之灾了。
  
      外面。
  
      等候召见的马星云与燕唐心中一片无奈。
  
      以往自己两人出去发现了有新兴门派,回来禀报必然会有掌门接见赏赐,而且门派立即就会采取针对行动,消弭隐患……
  
      怎么这一次……明明是一个极有潜力的门派在眼皮子底下开宗立派了,门派高层反而对这件事情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了?
  
      竟然连个身份高一些的门派长辈都没有出现,直接就是不理不睬了?
  
      这咋回事儿?
  
      这分明是很重要的情报啊!
  
      或者这两人根本就不会想到,门派之所以倒了大霉,就是因为自己两人出去一趟,招惹了一个小门派……而导致的这个恶劣后果。
  
      若是让洪长天知道,门派之所以被盗,居然是因为这两人给人家捣乱,从而让人家锁定了苍梧门这个目标的话,恐怕会当场将这两个家伙抽筋剥皮!
  
      苍梧门之内,还在上演疾风暴雨。
  
      掌门人的脾气,在压抑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歇斯底里的爆发了。
  
      他本不想如此大动肝火,但,却实在是压不住。
  
      今天的事情,不仅是愤怒,还有就是痛心!痛心自己的门派,究竟是怎么了?这么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居然也能上当?
  
      这简直是滑稽!
  
      尤其是那几个人,还在喊冤枉。更加地让掌门人气不打一处来了。
  
      “冤枉……”
  
      “冤枉?你们冤在哪里?那只小猫追到了没有?”
  
      “……没有。”
  
      “追的上吗?”
  
      “……追不上。”
  
      “追不上为什么还要追?你们还知道自己身负的责任吗?难道是感觉自己闲得没事做了?”洪长天感觉自己快要气出毛病,彻底爆发了。
  
      “我就问你们,在这等重地,突然出现这样一只猫,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奇怪!?”
  
      “我就问你们,这样的一只小猫,你们都看着可爱,都感到有趣……可这样的一只明显是宠物的妖兽,你们就没有想过,它其实是有主人的?”
  
      “你们就这么一股脑的去追猫了?你们的脑子呢?喂狗了?有什么脸面喊冤枉?”
  
      …………
  
    lt;酝酿爆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