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希望,我给!
    史无尘淡淡的声音,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漠然,回响在半空,更回响在一众弟子的心间。
  
      九十九个孩子一双双黑亮的眼睛尽都紧张的盯着他,尽都是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
  
      似乎都下定了决心:我们……就算是再苦再累,也绝不要被取代!
  
      “全都跟我走!”
  
      史无尘再无赘言,径自在前面缓缓而行,半晌才道:“之后进入九尊大殿,逐一报出你们的名字;宣誓加入九尊府,此生,不悔!”
  
      ……
  
      又是半晌之后,山顶上的九尊大殿中传出孩子们清脆的,却是响彻云霄的宣誓声音。
  
      “我们……今日有幸进入九尊府,成为九尊府弟子……此生不悔,此生不叛!”
  
      稚嫩的声音,汇合成了一道道春雷,在天空中滚滚而过,久久不息。
  
      天道雷音轰然落下。
  
      下面,尚有数千孩子仍旧在原地肃穆的站立着,眼神中闪着憧憬的光芒,满眼尽是羡慕地看着云端之上,那传来声音的地方。那些……都是自己的同伴,已经比自己,先行了一步!
  
      我们,无论如何要加倍努力的赶上去!
  
      我们,也要在那云霄之上宣誓!
  
      我们也想大声告诉天下人,此生加入九尊府,不悔!
  
      ……
  
      “你是说,这些孩子其实都是从人媒手中买来的?甚至有很多根本就不是为天运旗门派准备的苗子?”
  
      董齐天啧啧称奇。
  
      “不错。”
  
      “这些孩子资质这么出众……怎么会没人看上?就算一个两个眼瞎,不可能所有人都眼瞎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当然不是他们原本的资质就是如此,事实上他们来到九尊府之前,原本的资质不过一般。就如你刚来的时候……见到的那般。”
  
      “啊?你的意思是说,这九尊府拥有能够再短时间内提升一个人根骨资质禀赋的手段?这般的立竿见影,应验如神,更可惠及多人,重复使用?!”
  
      “我哪有那么说,前辈莫要将晚辈放到火堆上烤啊!”
  
      “老夫明白了,不问便是。”
  
      ……
  
      “嗯……依照你的说法,现在的九尊府入门弟子,岂不是连一个富家子弟都没有么?”董齐天问道。
  
      “九尊府不过草创,不想惹麻烦。”
  
      “这不是麻烦不麻烦的事。大多数的富家子弟,都是从一出生就由家中长辈出资为其洗精伐髓,这一份起点便是手下这些个孩子无法比拟的。所谓穷文富武,也是有道理的。”
  
      “这一节我如何不知。但是富家弟子身上的毛病也很多。”
  
      云扬全然不为所动,异常淡漠的回应道:“尤其是我们现在也根本没有太多可以吸引他们的本钱,无谓大费周章的招徕人手,事倍功半!”
  
      “以后呢?”
  
      “以后?”云扬有些讥诮的看着董齐天:“以后就更加没有必要了,只待九尊府站稳脚跟,能够获得天运旗,本门驻地的灵气密度,势必还要再增加一倍到两倍。我是说,在现在的基础上增加。”
  
      “到了那时候,这里只会更加容易的批量产生出天才门人弟子。”
  
      “既然无须外力就可以做到,那么,我又何必还要那些世俗界所谓的天才呢?”
  
      云扬看着九尊府中这些孩子的脸,脸上露出柔和的神色,淡淡道:“就眼前的这些个孩子,虽然吃了许多的苦头,却也因而懂得许多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远比其他人更加知道世界的残酷,亦因此会格外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进而竭尽所能的护卫自己仅有的物事。”
  
      “我愿意让他们的未来,更加光明一些。”
  
      “相信他们对于苦难和伤痛的承受力,绝对要比很多同龄的没有类似遭遇的孩子,要强得太多太多。”
  
      “他们吃过的苦,或许在这人世间,这片苍天大道之下,并不能得到补偿。但我愿意给他们机会。一个光明的未来,云端之上的位置,就是我能够给他们的机会。”
  
      云扬微笑道:“只要,他们能够努力,就能得到辉煌的明天。”
  
      董齐天沉默了许久,才终于沉沉叹了一口气,道:“你这番思想未免偏颇,甚至是偏激,但不得不承认,也有你的道理。”
  
      云扬道:“在我看来,这本就是颠簸不破的至理,哪里就偏激了。”
  
      董齐天道:“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为何要这么做吧?”
  
      云扬眼睛看着天边,道:“不过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而已从我出生到现在……我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孤儿。”
  
      他眼中那一抹一闪而逝的萧瑟之色,让董齐天心下陡然一震,突然间明白了云扬所有作为的动力来源以及真正深意。
  
      “富家孩子,被人骂了,会哭,摔倒了,会哭,被欺负了,会哭,被抢走了玩具,会哭,伤了磕了,会哭,饿了也会哭……而且他们只要哭,就有人哄。”
  
      云扬指着下面,轻声道:“但是这些孩子,被人拐卖,被人欺凌,每天都处在高压氛围之下,每时每刻都在承受伤痛,却很少哭。”
  
      “因为他们懂得,哭没有用,不会有人因为他们哭而哄他们,反而会因为哭得厉害,而被打得更惨。他们渐渐习惯了,哪怕被狗咬了,也只能含着泪自己包一包,被人打了,也只能咬牙承受,却不再落泪。”
  
      “我从小很少哭。和他们一样,因为我们都知道,哭没有用,既然没用,那哭什么?!”
  
      云扬仰起头:“我之所以愿意给他们的机会,就是希望他们的未来也能和我一样。将眼泪,都留在心里,面对这苍天人世,面对这江湖天下,肆意的去笑,去征服!”
  
      “唯有如此,才是我心中的九尊府!”
  
      “真正意义上的九尊府!”
  
      董齐天咀嚼着云扬这一番话,总感觉,他的心情,或者说云扬这么做,必有初衷。
  
      但很明显的,云扬却不愿意说。
  
      云扬现在目光悠悠的看着虚空,似乎眼前又浮现出九尊兄弟们的容貌。
  
      “我们都是来自社会最底层。”
  
      “我们知道我们的苦楚。所以,将来我们若是得了天下,玉唐君临世间,那么,无论任何人,一定要记住,对最下层的孩子们……多提携一些。”
  
      “他们太苦。而且,太没有希望。”
  
      “我们到时候若是还不给他们希望,那我们奋斗这一生,又有何意义?”
  
      云扬目光闪亮。
  
      喃喃道:“希望!我给!”
  
      …………
  
      …………
  
    lt;回家吃饭,不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