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打个赌
    洛大江耀武扬威:“痛快说一句行不,你到底打是不打?”
  
      “我认输!”
  
      平小意委屈至极的将长剑收了起来,喃喃道:“你们两口子给我等着,等你们成亲的洞房之夜,看我不一把药药翻了你们,让你们两口子处心积虑的算计我……”
  
      江落落俏脸一红,道:“平小意,本姑娘不怕你,到时候你若是敢下毒,我就敢喝!你这句恐吓算是吓到我了,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中意的姑娘,本姑娘全力去给你破坏,将来九尊府所有的嫂嫂弟妹们,我定会在每个人面前都要说尽你的坏话,让你一辈子打光棍!就算那个姑娘当真瞎了眼,我也要天天缠着她说你坏话,反正咱们都在九尊府,你的所有的黑历史我都知道,我给你搞不黄我就不叫江落落,你道我敢是不敢,能是不能!”
  
      平小意直接呆住,惨叫一声:“大姐饶命,我就这么一说,痛快痛快嘴……”
  
      “反正我当真了!”江落落仰起头。
  
      平小意凄惨的嚎叫:“这还有天理么……这这这……洛大江,你也不管管你老婆!公母俩一起上阵欺负人哪!”
  
      洛大江老神在在:“我们还没成亲呢,要成亲之后才是我老婆,现在只是红颜知己,我凭啥管她,再说你让我管我就管,你以为你是谁,岂有此理!”
  
      平小意彻彻底底的无语,彻里彻外的郁闷了。
  
      敢情你们联手坑人的时候,你们就是夫妻,是两口子,在别人找你们算账的时候却又泾渭分明,成了红颜知己了,各算各的啊……
  
      “还有这种操作特么长见识了……”
  
      平小意打躬作揖,连连求饶,江落落只是不理,平小意急得满头大汗,满身狼狈,满心的忌惮。
  
      不说别的,作为九尊府第一个家眷,江落落能够造成的效应绝对不可小觑;真要是铁了心给平小意搞破坏,恐怕平小意想要找个媳妇,还真挺难的……
  
      “老大……”平小意求救地看着云扬:“救命啊!不带这么玩的啊!这可关系到小弟的终身大事,祖宗的香灯传承啊……”
  
      云扬忍住笑,板着脸道:“平小意,你是何居心?你居然想要让我去得罪女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宁可得罪天下至尊,也不能得罪女人这句话么?你居然想要陷害我,端的居心叵测,心怀不轨啊……”
  
      平小意茫然失措,道:“那咋整,你说咋整啊……”
  
      “赶紧自己去求饶是正经……啥时候你嫂子饶了你,你啥时候起再找媳妇好了,暂时还是别想了,万一名声坏了传到外面……你可就真毁了。”
  
      云扬一脸的沉重认真,余者众人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平小意追着江落落道歉去了,江落落只是不理,急得平小意打躬作揖,卑躬屈膝,到后来不知道许下了什么条件,江落落貌似是终于松口。
  
      平小意抹了一把冷汗回来的时候,九尊定序第二轮的第一战都已经打完了。
  
      史无尘对吴梦幻,强势取胜!
  
      史无尘任轻狂吴梦幻三人虽然都是以剑道称雄,但仍有高下之别,史无尘较之吴梦幻终究是更高一筹,胜出不算太意外的事情。
  
      说话简短,随着一场一场战斗下来,终于来到了决战!
  
      史无尘对洛大江!
  
      说心里话,史无尘能够走到最后,云扬不算多意外,却万万没有想到,洛大江也能够会走到这个地步!
  
      胜出的这五个人,真实修为实力大致在伯仲之间,其中或以史无尘为最高,但也就略高一丝丝,非是压倒性优势,每场战斗之下,所采用的的战略战术招法都悠关成败,史无尘能够连战连胜,绝非侥幸。
  
      而洛大江身上比之史无尘还要更多一股异乎寻常的韧性,遇强更强,从不示弱!
  
      而且还是越战越勇,颇有几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味道
  
      以至于一路过关斩将,高歌猛进,挺进到最后的决战之列!
  
      此际,两个人对面而立。
  
      连董齐天都空前的慎重了起来,全神关注场中。
  
      场中的这两个人,一个剑中王者,一个刀中霸主,并无一人是庸手,此一战,战况必然是惊天动地,惊世骇俗!
  
      现实果然不出所料。
  
      史无尘对于九尊府第二尊这个位置,可谓是志在必得!而洛大江却是异军突起,黑马杀出,对于这个位置,也是一派舍我其谁的模样!
  
      是故启战之处,两人之间的气势比拼便已经让众人瞠目结舌,满眼骇然!
  
      站在云扬身后的江落落满脸尽是紧张,秀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场中,两个小拳头都攥得紧紧的,口中不断的嘀咕:“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云扬有些好笑,逗她道:“史无尘本身修为于天残十秀之中首屈一指,洛大江多半是赢不了的,江姑娘你只怕要愿望落空了。”
  
      江落落瞪起眼嘟起了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坏!要不要咱们打个赌?”
  
      云扬道:“打什么赌?赌注又如何?”
  
      江落落道:“要是洛大江赢了,你给我一块紫极天晶。如何?”
  
      云扬道:“要是史无尘赢了呢?”
  
      江落落眼珠一转,道:“罚我就给你兄弟当老婆,这笔买卖你不亏吧?我整个人才赌你一块紫极天晶,盘口怎么也是你占便宜吧?!”
  
      云扬摸着鼻子苦笑。
  
      这姑娘真会做买卖。
  
      空手套白狼还最少要出个空手呢,她这可是连手都没出啊!
  
      “这不行!”云扬连连摇头,道:“打赌没有这么个打法的。”
  
      江落落道:“要不这样,将来你媳妇来了,我不说你坏话便是,否则等你媳妇来了,我就告诉她,你时常调戏兄弟媳妇,我就是受害者之一,只是之一……”
  
      云扬登时瞠目结舌,彻底败下阵来。
  
      至此,云扬对这姑娘的彪悍才是彻彻底底的认知了,佩服得五体投地,苦笑道:“好了好了,如你所愿,我赌了!”
  
      江落落欢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