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是一次蜕变
    云扬看着史无尘与洛大江等人,语气空前阴沉。
  
      史无尘脸色不变,道:“这是必要的江湖历练,生死洗礼。老大,要我说你不应该出手的,我还知道,董老多半也是有出过手了……但是……你们这次出手,非但会让这一次江湖历练的效果大打折扣,更会让这些个弟子生出依赖之意,侥幸之心。”
  
      云扬道:“我们若不出手,跟着你们出去的九十九个人,最终能回来的几个?!能够有二十人么?!”
  
      “无尘,我知道你的意思,以最残酷生死磨砺汰弱留强,这样确实可以让他们及早成熟。乃至快速的成长……但是……”
  
      云扬轻声道:“无尘,若是九尊府门下需要用这种方式才能成长,成才,那我们这群高层存在的意义又为何呢?”
  
      史无尘半晌无语,没有说话。
  
      “我们的门派,从来都是作为一个江湖争霸工具而存在,我希望这座九尊府是一个大家庭。”
  
      云扬慢慢的说道:“门派高层的存在,除了用于发展壮大自身,更多的该是为门下弟子遮风挡雨……这才是一个健康的门派,我乐见的状态。”
  
      “若是将门人培养成为冷血无情的决绝杀手,你的方法或者可行。但我们要做的,是要建立九尊府千秋万世不拔的基业。”
  
      云扬顿了一顿又道:“以你看来,江湖上屹立千年万年甚至长存不朽一直到现在犹自辉煌的那些门派,哪一个不是门派荣誉感十足?哪一个不是有理没理皆要护短的?哪一个不是对于门派忠心耿耿舍命维护?”
  
      “至少在我看来,只有这种门派才能走得更加长远。”
  
      “那些只看眼前利益的,比如什么热血盟,什么屠天帮,什么刺客联盟之流的……那些个组织,那一个不都是红火了几年之后,便迅速被后进所取代,覆灭消亡于一旦?”
  
      云扬轻声地说道:“无尘,咱们座下的这些个弟子……跟咱们的孩子又有何异。对待咱们自己的孩子,能够像是对待工具一样的冷心冷性,纯然的理性对待么,比如这一次,他们已经见识过生死一瞬的残酷,也明白了江湖亘古不变的真谛,还能够互相激励鼓舞……”
  
      “对于师父师叔,也能发自内心的尊敬,这就已经足够……这就已经是我所乐见的宗门氛围了!”
  
      云扬加重了口气:“兄弟,门派,非是帮派,教宗,联盟!”
  
      史无尘眼中露出来思索之色,喃喃道:“看来我之前的想法,竟是大大偏离了九尊府创派之宗旨。”
  
      “倒也不是全然的偏离创派宗旨。”云扬道:“只是太过于急功近利,太过求成了。”
  
      “这次战事,牺牲二十四条人命的血泪教训,已经太多太多了。无尘。”
  
      云扬道:“虽然我们没有充裕时间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却不能因此就涸泽而渔的拔苗助长,那只会是舍本逐末,遗祸深远。”
  
      “说到底,他们现在就只得十几岁的年纪,才刚刚踏足修途不久啊。”
  
      洛大江等人脸上尽都有思索之色,道:“老大说的是。”
  
      “是的,我也认为,这一次历练,有些过于严苛了。”
  
      “是啊,这一次教训下来,好多弟子接下去的一段日子,要难得睡着觉了。”
  
      “史无尘,你的心,现在怎地这般的冷狠,这般的急功近利了,你发现了么?你变了么?!”
  
      “……”
  
      霎时间,史无尘陷入众人围攻的局面,
  
      因为所有人都感觉云扬说的才是对的;尽都发自内心的赞同。
  
      反观史无尘的办法,或者同样有效果,却势必要伴随许多牺牲。这个结果,这个后续,让大家都难以接受。
  
      尤其是经过了这么一场历练之后,天残十秀所有人都刚刚找到了新的立足点,刚刚有了一种建家立业的感觉;却又亲眼看到了这么多的生离死别。
  
      尤其还是在自己倾力看护之下、却又救援不及所造成的。
  
      与其说这一次历练对于弟子们乃是一个永生难忘的经历,倒不如说对天残十秀本身,有着更强烈的震撼。
  
      在此次战役之中,自己明明拥有绝对的武力为凭,敌人之中,没有任何人是自己的对手,甚至连能抵御自己一招半式的硬手都没有几个,但是,就是因为敌方的人多势众,跟随自己的弟子竟不免在自己眼前横死!
  
      这种有心无力,徒叹奈何的感觉,何尝不是刻骨铭心,只怕每每午夜梦回,都会因这一役的经历而惊醒。
  
      对于提出这次历练,且最为坚持这次历练,并且还打算以后也这样继续下去的主持之人史无尘,自然沦为众人讨伐的对方,人人都没有好脸色以对。
  
      这货,居然还嫌死人不多……你知道我现在都已经心痛得无法付息了吗!
  
      下午,九尊府举办了一场并不隆重却异常正式的安葬仪式。
  
      举凡死去的弟子,全都在这里统一下葬。
  
      所有人,包括那些还没有被九尊府接纳的孩子们,都要求必须出席。
  
      面对着二十四座小小坟墓,所有孩子尽都陷入一种寂静萧索的氛围。
  
      昨天还朝夕相对的小伙伴,今天已然再无声息地躺在了那边。
  
      昨天还在一起练功,一起赶路,昨天夜里还在说悄悄话,为今天之役打气鼓劲,可是今天,却已经是阴阳两隔,幽明异路。
  
      “所有人,全部都回去想一想,然后将此刻所想写出来,交上来。不会写字的,找人代笔。”
  
      云扬开始布置作业了:“这是你们自己对于此役的感悟。什么是江湖,什么是生死?!加入本门,便是一直脚踏入了江湖。”
  
      “面对生死一刻,正面败亡之瞬,你在想什么?以后,又打算怎么做。”
  
      “七十五名弟子,将心得写好之后交给自己的师尊。另外的孩子们,写好之后,交给管事们。”
  
      “这是你们,所有人,踏入江湖的第一课。”
  
      所有孩子的脸色都显得异常沉重,肃穆,童稚之色,几近荡然。
  
      …………
  
    lt;云扬对于九尊府的宗旨,或许就是我一直以来写书的弱点所在:不舍得失去。
  
      所以,就有掣肘,有时候就无法掀起那种复仇的快意。这是我的弱点,我清清楚楚。
  
      家的概念,也非是始于今天。就如我们风家的建立。
  
      我很想护住,留住每一个人,大家一直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这个目标很难,但我在努力的做。说这些,并不是说订阅;很久以前,建立风家的时候我说过,人的看书口味,随时都在变。若有一天你们不喜欢我的书,喜欢别人的,也可以不订阅,但没必要退群,也没必要离开。等什么时候只是回来聊聊天就好,这里有家,还有兄弟姐妹,还有一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