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江湖安静
    董老毫不掩饰的一脸羡慕嫉妒恨。
  
      特么的,这等好事老子怎么遇不上,老子若是能得先天灵髓伴身,此世无敌在望!哪怕是圣心殿,老夫也能打塌了!
  
      可给了这么个修行浅薄的后生小辈,暴殄天物啊!
  
      “老夫往昔闯荡江湖之时,也有为了一株灵药与别人火并,往往连脑浆子都打了出来也难以得手……这小子胎毛未褪,乳臭未干……居然一边拉屎一边吃了这等好东西……”
  
      “那玩意明明是至少六千年才现世一刻钟的间隙啊……”
  
      董齐天仰脸看天,状极深沉。
  
      看上去乃是想要问一声:苍天啊,你这是何意?糟蹋人么?!
  
      虽然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笑更加不该笑,但是云扬却还是感觉自己遏制不住那一股想要爆笑出口的冲动。
  
      实在是老董这个活了几千年的老鬼,居然会因此而现出这样的幽怨……
  
      “咳咳!”云扬安慰道:“董老啊,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其实不过就算是门下弟子的一点机缘,您这么高的身份,何必如此的幽怨呢……”
  
      幽怨?
  
      你小子说什么?我幽怨?我哪里就幽怨了?!
  
      呵呵……
  
      董齐天幽幽的砍了云扬一眼,淡淡道:“说的不错,确实是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个强求不来……不过,云扬,我看你比起前段时间,貌似又进阶了?端的有个人的缘法啊!”
  
      云扬点点头:“董老慧眼如炬。”
  
      董齐天感叹道:“你这进阶还真是快啊……圣级以上的修者进阶之后,尤重个人素养,一定要磨练自我心境,万万不要留下心魔进窥的机会。这样吧,我将修为压制到圣者三品巅峰,咱们来切磋一下,老夫帮你磨练一下,消除后患。”
  
      云扬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但董齐天说的乃是修行至理,的确是这样子,每次精进之后,也必须要打磨沉淀一下才是。若是有高阶修者协助,那就更好了。
  
      云扬对此全无反感,只会感觉兴奋,跃跃欲试,道:“那,就有劳董老了。”
  
      “呵,那就开始吧。”
  
      片刻之后,被董齐天神识密封的大殿中充满了云扬的惨叫声……
  
      已经活了数千年岁月的老妖怪,无论经验阅历眼力见识,岂是常人可以比拟,就算彼此修为大致相当,实战之中仍是高下立判,所谓同阶无敌之说,仍旧大有限制,其实难副!
  
      ……
  
      亦是因为这一战,云尊大掌门足足两天没有露面。
  
      连日常的工作安排,全都靠九尊令传达,贸贸然间多了一份神秘。
  
      所有弟子与史无尘等人对此都感到很惊诧。
  
      老大\\师尊\\首尊这是怎么了?闭关了?也不像啊……
  
      难不成竟是传说中的营造神秘氛围,暗留某某底牌备手?!
  
      而事实的真相是,云扬的脑袋上多了三个包,排列得很整齐的三个包。
  
      两天过去了,猪头面相鼻青脸肿都已经消去了;但是头顶上这三个大包,纵然是以绿绿逆天的手段,竟也只是消了一多半而已。
  
      刚刚被揍起来的时候,云扬那模样简直就好像是有四个脑袋一般堆叠在一起,恐怖至极。
  
      现在那三个包虽然还形明显,但用头发挡挡,勉强还是可以遮下去的。
  
      云扬照着镜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
  
      “呵呵……因为我……很幽怨啊。”
  
      想起这一句对话,云扬就感觉自己当时脑子分明就是抽了,刚刚才撩拨完一个至今不知人家底限几高的超级强者,便即把机会送上,纯粹的自我找虐,作法自毙的招式行为,与人无尤!但话说回头,貌似这段时间以来,竟是自己从天玄大陆到玄黄界最安逸的一段时间!
  
      真的什么事情变故都没有来寻。
  
      既没有人上门找麻烦,也没有人闲得无聊来逛一圈;连商盟的人也偃旗息鼓,不再来烦了。
  
      连带着黑白双煞燕过拔毛不劫天云云,更好像是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甚至还不止是九尊府自己个,连带着整个江湖也是一应的风平浪静。
  
      简直就像是进入了大同世界,非是与世无争,而是举世无争!
  
      唯一的一点动静,大抵也就只有九尊府隔三差五的出去做个任务,剿灭一些个人媒组织;但……这就更让人感到奇怪了,打从九尊府出面攻击人媒组织,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了,云扬预期中,那些人媒组织的上线早就该上门找麻烦了,但事实却与预期不符,完全就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来找麻烦。
  
      这……这貌似风平浪静的过了一点分吧?!
  
      常言道:事有反常便为妖,云扬对于当前的太平,有所不解,当即派出钱多多去外边打听消息,可是根据钱多多反馈回来的信息情报,整个玄黄界貌似都安静得很,就连前段时间一直活跃的各大天运旗组织,这会也都闭门不出,似乎外界一切,尽都与他们无关,只求安稳过日。
  
      云扬敏锐地感觉到这太不对劲了,安然如斯,还是江湖吗?
  
      就算是养老院大抵也就不过如此吧……
  
      若不是每隔几天的剿灭人媒,给云扬提供了相当数量的因果气息,云扬只怕早就沉不住气了。
  
      这其中定必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存在,便无近忧,恐有远虑!
  
      但现在九尊府的综合实力正处于飞速猛进的发展状态之中,云扬实在是舍不得中断这种状态。
  
      现在是一个多么好的发展机会啊。
  
      没有人争,没有人抢,人媒们手中还积攒了数量不菲的好苗子,更别说每出动一次,都能收取许多资源,获取到若干的因果之气,还有收录许多禀赋不错的门人弟子……
  
      而现在这当口干这买卖的,就只有九尊府一家!
  
      又有什么能够有垄断寡头来得更爽?!
  
      但现在如斯安静的原因究竟为何呢?
  
      云扬自打从天玄大陆开始,便秉持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宗旨,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时时戒备地方,才能行至今时今日,而现如今的意外安静,让云扬心湖反波,难得淡定,可以说,这个问题若是不搞明白,只怕连觉都是睡不安稳的。
  
      捂着自己的脑袋上三个大包,云扬一脸高冷的走了出去,径自去找董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