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鸡飞狗跳的矛盾
    云扬在当日董齐天一番解惑之后,紧张二字就此与之绝缘,整天一副和煦笑意挂在唇边!
  
      这让董齐天都有些纳闷。
  
      不是应该在我说过之后更紧张才对嘛?
  
      怎么……反而更放松了?
  
      你是心有多大?
  
      虽然这个笑模样搭配上一张俊脸很耐看很养眼,但也太不合群,说格格不入都是轻的!
  
      云尊大人现在对教导弟子很上心。
  
      然后他发现,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是……这里面事儿还真不少。
  
      云秀心在被他赋予了权力之后,几乎天天都要来打小报告。
  
      每次看到这丫头在大殿门口鬼鬼祟祟的伸着脑袋,小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云扬就开始头疼。
  
      “师父,谁谁不听话……”
  
      “师父,那个谁练功不积极……”
  
      “师父……谁谁揪师姐师妹的头发辫子,结果打起来了……”
  
      云扬已经非常后悔将权力赋予这小丫头了。
  
      烦死我了啊。
  
      比如现在。
  
      “师父,胡小凡今天又将路长漫打了……”云秀心鬼头鬼脑的进来告状。
  
      “这次又是为啥?”云扬这些天笑脸不在的时候,几乎全都是因为这个特立独行的弟子,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
  
      “就还是那些理由……路长漫今天穿了劲装,胡小凡嫌他的鞋子穿的兽皮的,居然没有穿布鞋,说路长漫头齐脚不齐,看着别扭,然后就是上手了,就开始打他……”云秀心翻着白眼,说着。
  
      云扬叹口气。
  
      这个胡小凡真正是个刺儿头里刺头,在最近的七天时间里面,找各种茬子将路长漫打了十一顿,两位数还要挂零,真是没谁了……
  
      或者嫌对方早晨没洗脸,或者说起腰带斜了,又或者是衣服脏了,头发乱了,没带帽子,以及许多有的没的理由……
  
      最牛逼的是昨天晚上,路长漫吃了十个馒头,比胡小凡多吃了一个,胡小凡见状勃然大怒,喝道:“特么的!你居然敢比我多吃一个馒头,这分明是红果果的挑衅……”
  
      二话不说又将路长漫打了一顿。
  
      胡小凡如此针对路长漫自然也是有其原因的,两人的仇口貌似还不小……某次雨后,胡小凡上茅厕的时候,路长漫扔了一快足有百十斤份量的石头,砸在了粪坑里,胡小凡自然就又一次的脍炙人口,气息撩人了……
  
      但那一次,路长漫当真不是有意为之的,当时路长漫正在与程佳佳切磋,程佳佳让路长漫扔石头砸自己,然后自己用剑格挡,劈刺,转回……以训练自己对付远程攻击的功夫。
  
      路长漫老实憨厚,对于师姐的吩咐当然是尽心尽力的配合。
  
      一开始是小石头,程佳佳尽皆轻松应付,到后来程佳佳加码道:直接用大的,远一点高一点砸,用全力,没关系的。
  
      相当实心眼的路长漫当真找了一块大石头,用足全力砸了过去。
  
      这下子可与之前全然不同,路长漫修为不俗,一身气力在一众师兄弟之中至少可以列名前三甲,这一下全力施为,大石头隐现风雷之势,威势骇人。
  
      程佳佳的修为虽然在路长漫之上,却也强不了太多,长剑更非是重型兵器,面对这般大山压顶一般的攻势,何能硬接,迅速趋避之余,顺势一挑一拨,将那大石头送到了另外的落点之上。
  
      然后……巨大的石头强势砸进了茅坑之中……
  
      刚下过大雨,茅坑里几乎水漫金山。
  
      于是,但闻茅坑里面胡小凡怪叫一声,浑身屎尿的提着裤子跳了出来,当场就疯了。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莫名灾厄乍然临身,搁谁都得疯,更别说没事还爱撩骚的胡小凡了!
  
      这件事情,但凡是有眼睛有点成算的人都能看明白想清楚,路长漫摆明就是因为程佳佳而犯事,连个从犯都算不上,甚至胡小凡自己个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路长漫乃是被陷害了。
  
      但胡小凡自诩为英雄男儿汉,不屑于跟程佳佳一个妇人女子一般见识,更主要是程佳佳背后有云秀心撑腰,他实在是打不过。
  
      于是乎,自然而然的将一腔邪火全数发泄在了路长漫的身上。
  
      以至于这七八天下来,路长漫过得生不如死惨不堪言。
  
      但是路长漫虽然反应稍微慢些,却是一个出人意表的犟种。宁死不低头不服软不道歉。
  
      “我没错!”
  
      “我不是故意的!”
  
      “你打我我也没错!”
  
      胡小凡憋着气,想要找个台阶下,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就只能一直持续下去。
  
      路长漫被打,悲愤至极。
  
      胡小凡得不到交代,怒火冲天。
  
      事态越来越是发展恶化。
  
      两人已经放话。
  
      “今生今世,不共戴天!”
  
      云扬揉着眉心,又再度开始感觉到心累,累得要命。
  
      我特么……
  
      能说啥?!
  
      “程佳佳当时是无心之失?还是刻意而为,出发点就是为了要恶整胡小凡?”云扬看着自己的大徒弟。
  
      云秀心期期艾艾,吞吞吐吐,眼神躲躲闪闪。
  
      “说!”云扬一拍桌子,俊脸露出怒意,竟使得云秀心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听得云扬一声厉喝,云秀心小脸儿一下子就白了,两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丧着脸道:“上次……比武……胡小凡将佳佳打下去了……因此……”
  
      “这理由你已经说过七八遍了。”云扬哼了一声,斜眼看着云秀心:“我现在问你的是,你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我……”
  
      “哼,若是你没有在其中搞鬼,以程佳佳向来温顺的个性,就算落败也做不出这等事情。若是这其中没有你的事,你怎会无缘无故地为程佳佳撑腰?再不说实话……”
  
      “师父……”云秀心吞吞吐吐,蘑菇半天才脚尖蹭着地,揉着衣角,一脸通红道:“……这个……是我出了个主意……那啥……咳咳……给胡小凡弄了点药咳……看准时间,然后我传音程佳佳……”
  
      “哎……”
  
      云扬长长的叹口气。
  
      百万神兽呼啸着,从云扬的心头奔腾而过,绝尘而去。
  
      “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
  
      “弟子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云秀心低着头,眼珠子在乱转。
  
      哼,胡小凡野心勃勃,居然觊觎我的大师姐之位……其心当诛!再说这家伙自从拉着屎吃了那个果子,修炼速度太快了……哼!严重威胁到了本大师姐的地位。
  
      必须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