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六章 你故意的吧?
韩空群此刻的造型,确实已经很可以了,对付女人,或者说对付一般的女人,堪称无往而不利!
  
  俗话说得好,姐儿爱俏。
  
  但是……现在韩空群对面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啊!
  
  不仅不是女人,只怕连少女都算不上。
  
  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女娃儿!
  
  此际貌似就还没有身为女人的欣赏能力,甚至是没有欣赏的眼光。
  
  韩空群摆出来的所有姿势,对云秀心来说,都不过是浮云,又或者是警惕。
  
  对方越表现的风淡云轻,轻松写意,云秀心自然只有更觉对手难缠,将斗心斗志战意全部提升到十成,十二成的地步!
  
  不仅不会有半点的感兴趣,而且很会空前极端,对方,也许是前所未见的强敌,务须全力以赴,竭尽所能!
  
  基于这样的心理,云秀心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对待,即时出手,汇聚平生之力,施以极端!
  
  剑花衍流星,流星陨灭行!
  
  小丫头身剑合一,一出手,便是当前最强一招!
  
  亦是云扬之前所传的天意刀法第一招,刀不容情!
  
  出手便是绝招。
  
  于是韩空群悲剧了!
  
  以他的真实修为而论,与云秀心应该是在伯仲之间,纵使是云秀心更强数分,但综合评价仍旧在同一位阶,彼此差得绝对不远。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绝对可以算是少年天才,堪称一代天骄。
  
  若是沉下心与云秀心交手的话,要想当真分出胜负的话,周旋个一百几十招,不成问题。
  
  甚至凭借他比云秀心丰富得多的战斗经验,到最后谁胜谁负,还在两可之间。
  
  这也是他之所以表现得如此轻松写意的根本原因,自身的强大战力正是其信心来源!
  
  他甚至自信,在平辈弟子之中,罕有能够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对手!
  
  所以说,云秀心感觉对方自信满满,胜券在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其实也是没错的!
  
  但他仍旧犯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轻敌!
  
  韩空群天才是天才,可是实在太年轻了,经验阅历浅薄之极,偏偏云秀心的外表,又太具备欺骗性!
  
  乍一打眼看去,就是一个柔柔弱弱,十三四五岁的小丫头。
  
  长得粉妆玉琢,娇俏可人,柔柔弱弱,白白嫩嫩,稚气满面,娇弱至极,我见犹怜。
  
  不要说韩空群这个毛头小子,单纯的江湖汉子,恐怕十个男人要有九个想将这小姑娘带回家去,或者好好爱护,或者视为禁脔,长久禁锢。
  
  作为外表风流浪子,内里色中饿鬼的韩空群,自然不能免俗。
  
  可以说,在他看到云秀心的第一时间,就早已色授魂与,错非如此,何必如此的凹造型,摆姿势。
  
  可就在他自觉是在与云秀心嬉笑宴宴,彼此交流的时候,对方这个仙露明珠一般的小姑娘居然突然翻脸了,直接上手!了
  
  悍然出剑,而且剑招来势之凌厉,竟是韩空群平生未遇的恐怖之招!
  
  剑光轩动之余,竟连云秀心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韩空群此际连手还只是按在剑柄上,都没有真正的拔剑出鞘!
  
  兀自还在哪里摆姿势,顾盼生姿!
  
  “我……慢……”面对沛然来势,他就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云秀心连人带剑,已经从他身上冲了过去。
  
  是的,就是从他的身体之中冲了过去。
  
  剑尖首先接触到韩空群的身子,刺入,破开,大抵是云秀心来势太凶太猛太快,以至于整个人都籍此间隙从韩空群身上,强冲而过!
  
  韩空群还在原地空中,还维持着之前玉树临风的造型。
  
  然而,脸容上的表情却已经变成了不可置信的恐惧。
  
  在他的胸腹之间,蓦然多出来一个大洞!
  
  说是这个大洞,实则也就不过海碗口那么大而已;圆圆的前后通透,从这边,可以看到刚刚冲过去的云秀心,那一身白衣正在空中遏制不住冲势的往前冲。
  
  少女仍旧娇俏可人,瘦弱娇小,可是现在,相信不会再有人觉得她柔弱可欺了!。
  
  一剑破体,胜负分明,韩空群眼前一黑,倒落尘埃之瞬,有意无意的一眼看去,心头犹自浮现出的一个奇葩念头:好细的腰……
  
  随即,倒在地上的惜花之人再无所觉。
  
  另一边。
  
  千山门掌门杜扬帆的一张脸已经黑成了锅底,整个人更是化作了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另一边,云扬叹息了一句,幽幽道:“真是可惜啊,这位韩世兄无论人物风采,皆是上上之选,但未免太过于的轻敌了啊。他若是不曾如此轻敌疏忽,此战胜负当还在未定之天,难以预料。可惜了,真的可惜啊!”
  
  云扬不说话还好。
  
  这么一说,杜扬帆只感觉肚子里一口气只差一点点就要冲出来。
  
  这口气若是当真冲出肚子,自己只怕就要像个火药桶一般的即时爆炸了!
  
  适时,场中的韩空群已经恢复了直觉,满血复活。
  
  他满脸茫然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已经回去兴高采烈地复命的云秀心,正在自己师傅面前,叽叽喳喳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
  
  此战,已经结束了。
  
  可是韩空群却蓦然感觉到一股子前所未有的冲天愤怒与羞辱感!
  
  他猛然跺脚大吼:“贱婢!居然敢对爷用美人计!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出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在场中旁若无人的大吼大叫着,一脸被人凌辱羞耻的愤怒。
  
  然后就听到高台上一个比他还要愤怒数倍的声音大怒呵斥道:“胜负已分,滚下去!”
  
  正是霍云峰的声音!
  
  这一刻,霍云峰的愤怒溢于言表,再难抑制!
  
  若非限于自己在此主持的执事身份,他也许就直接上手活扒了这个什么韩空群的皮了!
  
  麻辣隔壁的!
  
  你丫的不是故意的吧!
  
  你其实是故意要让老子输出这笔天文数字的极品灵玉吧!?
  
  在悠关两派前途命运的这天运旗之战之中,居然敢如此轻敌怠慢!
  
  这么严肃场合之中,居然还敢生出色欲熏心,岂止是色胆包天?!
  
  根本就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你到底是多久没有见过女人,多饥渴寂寞啊?
  
  我就问你,你是特么的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了么?!!
  
  一动不动被人一剑穿心的事情,居然能发生在这里?!
  
  这分明就是日了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