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七章 杀阵!
    韩空群兀自还在场中愤怒不已,正要说话争辩,突然间一条身影呼的一下子出现在他的身后,紧跟着那人便是一脚踢出去,更以无限愤怒与憋屈的语气说了一句:“去……去你奶奶个腿的吧……”
  
      正是霍云峰。
  
      韩空群宛如腾云驾雾一般的被踢飞了起来,轰的一声正整砸在了千山门的高台上,也不知道是变生肘腋,众人反应不及,还是这货人缘真正不咋地,反正就是没有人接,直接结结实实地砸在台阶上又滚了下来,这才自其口中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众人一阵惊讶愕然!
  
      这是谁,怎地留敢直接下场揍人,这也太无视在场众人了吧?而且,还这么憋屈愤怒!?
  
      你憋屈愤怒什么啊?!
  
      是谁呢?
  
      众人齐齐注目看去,只见霍云峰执事昂然站在场地之中,环目四顾,口中森然说道:“所有人注意,一旦胜负分明,即时离开场中,莫要耽搁时间,更不准出言不逊!”
  
      “再有违反者,不但当事人将被驱离……连带其门派也将被驱逐出场!”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无不噤若寒蝉!
  
      竟然是执事大人发怒了发作了!
  
      显然,韩空群刚才的作为,触犯了执事大人的底线!
  
      必须引以为戒。
  
      其实想想也是,韩空群刚才那做派,实在是顾人怨,难怪惹动了这位大人愤而出手!
  
      但很多人的心中还有更多的嘀咕:这么多年下来,霍云峰作为金殿执事已经好几次前来主持,之前比这个做的更过分的也不是没有……之前可是从来没有发过火啊。
  
      这次不仅发了火,而且还骂了人……这,貌似还是有点不寻常啊!
  
      霍云峰扔下一句话,径自就回去了,再无赘言,可是千山门这边人人脸上无光啊!
  
      这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光彩可言呢,自己大师兄、大弟子、大徒孙……战败了,而且还被骂了祖宗……甚至是险些祸及全门派。
  
      这事……简直,简直了……
  
      韩空群脑袋清醒冷静下来,畏畏缩缩来到杜扬帆面前,还未来得及说话辩解一二,杜扬帆那边已经黑着一张脸压低了声音愤怒的咆哮:“滚下去!”
  
      旁边。
  
      云扬一派和颜悦色的道:“哎,杜掌门,令高徒刚才不过是一时的大意疏忽,何必如此苛责?年轻人经验阅历难免欠缺,经历今日一战,必然更趋完满,退一万步说,令徒实力半分不弱,至少在我看来,更在小徒之上,此役委实是非战之罪,胜之不武……若是再战一场,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啊!”
  
      说到此处,径自乘隙向着韩空群点头示意道:“韩世兄,千万莫要在意,胜负乃是兵家常事,此役你输得不是实力,而是阅历经验,引以为鉴,便是莫大收获。”
  
      杜扬帆此时只感觉喉咙一甜,一口老血差点就此喷出来。
  
      胜败兵家常事?
  
      你家的兵家常事能关系到天运旗的排位么?
  
      还有还有……老夫自认眼睛不花,你小子才几岁年纪,有没有韩空群那个不争气的小子大还属未定之天,就这么老气横秋的说教,真的好意思么?!
  
      “第二战!”
  
      霍云峰的声音中夹杂着难以言喻的阴沉。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憋屈死我了!
  
      我比千山门,还要憋屈啊!
  
      千山门还能发作出来,但是我……
  
      “云掌门,第二战,阵战如何?”杜扬帆看着云扬。
  
      原本定的第二战,乃是中坚战。但现在,杜扬帆却要改成阵战。
  
      很显然,韩空群的落败,打乱了杜扬帆的部署,他急需一胜稳定大局。
  
      第二战,必须要干净利落的赢下来。
  
      否则,后面的三战,全部都将面临惨烈激战,而且还是胜算渺茫的那种!
  
      云扬温和一笑:“悉听尊便。我之前不就说了么,杜掌门说怎么战,咱么就怎么战!”
  
      言语仍是中规中矩,可是声线之中,讥诮之意味却是浓郁的不加掩饰了。
  
      杜扬帆千山门作为比九尊府排名更高的天运旗派门,临阵用谋,制定相对自己更加有利的出战顺序,虽然不够磊落,但仍在规则限定之内,可是如当前这般,临阵变卦,何异于朝令夕改,实在是行径不堪,再无辩驳余地!
  
      杜扬帆脸上一热,转头看着云扬,故作大方的道:“云掌门,本门战阵出动的人手共得七人,略微的多了一些,还望云掌门见谅,我在此告罪在先了。”
  
      云扬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微笑:“哪里哪里,战阵之道本就是综合众人战力为战,贵派的战阵不过七人,哪里就多了,本府的战阵可是由九个人组成呢,这句见谅之说,告罪之语,合该由云某人来说才是。”
  
      杜扬帆楞了一下。
  
      九个人?
  
      我擦你们比我们还多……要不要全派上来得了?
  
      脸色陡然一变,道:“人头多寡从来都不代表战力强横!战阵的底蕴,看的乃是配合!”
  
      云扬缓缓点头:“杜掌门说的不错,一针见血,直指关窍。”
  
      杜扬帆听到云扬这亦褒亦贬的话语,脸色转为青色,径自转头:“七大弟子出列!”
  
      随着杜扬帆一声令下,以韩空群为首的千山派七个年轻弟子整齐的上前一步。
  
      云扬也转头,看了一眼,道:“除路长漫以外,其他人上前一步。”
  
      云秀心,孙明秀,胡小凡,白夜行等九大弟子,齐齐上前,排众而出,仅余路长漫留在原地。
  
      云扬看了一眼,道:“孙明秀居中策应,白夜行自由攻击;云秀心,严守戊土方位,抵挡对方一切攻击!”
  
      “去吧!”
  
      “是!”
  
      九尊府九大弟子,异口同声地答应一声,一并飞身而下,人人都是一身白衣,联袂而出,便如一大片的白云飘将下去。
  
      唯有居中的云秀心腰袢的那条紫色的腰带,最是耀眼夺目,俨如万绿丛中一点红也似。
  
      韩空群恨恨地盯着云秀心,眼中尽是饿狼一般的残忍绿色,不待掌门下令,自把自为的一挥手,带着师弟们也飞身而下,意欲尽速开战的打算好不掩饰。
  
      “七星战阵!”韩空群一声呼喝。
  
      七个人在场中一落地便已经排好了阵型,赫然便是北斗七星方位;韩空群的修为七个弟子之中首屈一指,位列天权,正是七星主位,甫一列阵,便是长剑上手,严阵以待。
  
      显然,他已经在刚才的交手之中吸取了教训,这一次还未开始,长剑已经在手,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更兼杀机毕露。
  
      “杀阵!”
  
      韩空群侧眼狠狠的看着云秀心,低声说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