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该吃药了!
    “这个,我需要跟门派的人商量一下。”
  
      柳长风苦涩地说道。
  
      “好。”
  
      柳乘风下去了。
  
      云扬还在原地。
  
      “云掌门,你的年纪貌似不大啊?”霍云峰没话找话。
  
      “嗯?云某今年也有二十了。”云扬点点头:“老大不小了。”
  
      老大不小了,你哪里就老大不小了……
  
      霍云峰被自己问话所得到的答案吓了一跳,虽然以他的眼力阅历,早已判断出云扬年纪不大,但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小,几乎就是个少年人好么!
  
      二十岁!
  
      二十岁的圣者!
  
      这可是要吓死人的节奏么。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就算是在圣心殿……貌似也不多啊!
  
      刚才还以为这个云掌门也许就是老妖怪返老还童装嫩,却没有想到居然是真嫩啊!
  
      “云掌门,天纵之才啊!”霍云峰这句话,说得倍加真心真意。
  
      一边,丁不可道:“大哥,咱们要不再来赌一次?我俩还是听你的,压九尊府。”
  
      “呵呵……”霍云峰皮笑肉不笑:“你俩啊该去哪里死就去哪里死好了。”
  
      你们特么的当老子傻呢!
  
      那边,幻剑门要不要打还在未定之天呢;说不定就直接认输了;你们当我看不出来?
  
      真把老子当成人傻钱多的傻缺了么……
  
      哥哥已经在同一个坑里面摔了两次啦,难道还想要我再摔第三次?
  
      你们两个家伙良心大大地坏啊!
  
      那边,柳乘风回到己方门派之中,跟几个高层商量对策。
  
      商量得口沫四溅,仍旧没有结果,再过好半晌,每个人都低下头,脸上流溢着无奈与羞辱。
  
      柳乘风站了起来。
  
      “这一轮不用比了,我们幻剑门……认输!”
  
      认输!
  
      这个决定一出来,登时震动了整个场地。
  
      这句认输甫一出口,等于九尊府不战而胜,直接晋级第七!
  
      “操!”
  
      排行第六的御兽宗掌门直接爆出粗口。
  
      “柳乘风,你好歹也是下品天运旗宗门宗主,再怎么也不能直接认输啊,好歹你们也要打一打吧?宁可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的道理懂不懂!?居然连打都不打直接认输……你们丢不丢人啊?”
  
      这位御兽宗掌门秦若谷险些就气歪了鼻子,然而他心底犹有未尽之语。
  
      ……你们连打都不打,我们那里知道九尊府是否还有隐藏实力啊!
  
      柳乘风淡淡的说道:“幻剑门排名第七;仅止于下品宗门的下三品品阶;即便退到第八,仍旧是同等地位,差距微乎其微;我们对九尊府惺惺相惜,索性就不打了,为朋友让一条路,也为在场众多派门节省一点时间,这是为所有人着想啊,何来置喙!”
  
      说着,向云扬遥遥点头示意。
  
      意思是,咱们是朋友。
  
      云扬也点头,微笑。
  
      心道,恐怕咱们两家这朋友顶多也就维持到此次天运旗竞旗之战终结……更长远的是做不成滴。貌似除了你们这里的这些人,你们留在大本营的那些弟子,可是有许多都被我们九尊府给覆灭了……
  
      这等深仇大恨,若是你们还能咽得下去的话,我或者会佩服,或者会警惕,却绝不会视之为友。
  
      “那,下面有请御兽宗宗主秦若谷,上来洽谈一下。”霍云峰道。
  
      然后问云扬:“云掌门,你们是想要今天一鼓作气挑战呢?还是想要休息一日?次日再战!?”
  
      云扬诧异道:“天运旗竞旗之战过程中还能休息?”
  
      霍云峰和颜悦色,道:“自然是可以休息的。五重山之会,若是没有宗门挑战也就罢了,若是挑战的多,哪怕是持续一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云扬想了想,道:“那我们就明日一早再继续挑战吧。”
  
      听闻云扬此言,秦若谷登时松下了一口气。
  
      多了一晚上时间安排战略战术,对自己御兽宗来说也是好事,至少有筹谋时间。
  
      现在九尊府哪款气势如虹无人可敌的态势,实在是太吓人了。
  
      不得不说,压力好大的说。
  
      九尊府纵然是回去之后得到调息回复心神乃至商量战术,但,对自己御兽宗终究知之甚少吧?
  
      这一晚上的缓冲时间,绝对是,九尊府失策了!
  
      ……
  
      当天晚上。
  
      是夜——
  
      “无尘,现在是咱们九个人吃药的时候了。”
  
      云扬一脸尽是嘿然诡笑,不花好意,径自拿出丹药。
  
      “这个地方可是太好了,封闭一切神识探测感应,更兼绝对安全,换言之,今夜,我们可以安安稳稳,平平淡淡,顺风顺水,顺理成章的突破当前境界,不会有任何派门,任何人知道,至少要等明天,才会有人来分享咱们的喜悦。”云扬脸上尽是一副阴恻恻的笑意,跟他那张俊脸真他么的不协调。
  
      而这个笑容,亦是让史无尘等人都是替御兽宗捏了一把冷汗。
  
      但凡是老大露出了这副笑容,一定会有人被坑到死,迄今为止,尚无例外。
  
      看来明天的御兽宗,注定难得轻松了。
  
      其实只要随便想想,已经可以大致推测出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对方一切都以今天所见之对手实力为基准,进而制定相应的战斗战术策略,可明天当真交上手了,对方的参战人员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居然齐刷刷的比昨天更高一个大境界……
  
      这一战,还要怎么打?
  
      亦是因为相同的这一点,是故史无尘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坏笑,逐一取过云扬给出的丹药。
  
      “嗯……也别放心太过,我们还有一点需要考虑,就是……御兽宗以御兽著称,彼时肯定会有灵兽帮兵助战的非常规手段;咱们可没这方面的辅助,对上有灵兽辅助的敌人,难度也许将会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打一个几乎就是打两个;这一点,不得不防,千万不可疏忽大意。”
  
      “还有,御兽宗乃是下品天运旗的中三品门派,定然要比千山门难对付得多!这一点,也是要注意的。”
  
      云扬旋即又庄容嘱咐道,就好像刚才一脸奸相的人不是他似的,变脸神速,几乎就是影帝级的演绎。
  
      “我们几个人今朝实力突破,或者并不需担心,但明日的弟子战乃至阵战,众弟子们面对猛兽辅战,战果只怕堪虞,他们对这方面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毕竟咱们的目标可是全胜,一场也是输不起的。”
  
      史无尘等人听闻云扬的忧虑,也都忧虑起来,刚才的从容瞬时荡然。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