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你上当了!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头浑身银色,连眼睛都是银色的巨狼相伴:“老夫御兽宗孟啸;不知道九尊府哪一位出来赐教?”
  
      云扬一挥手。
  
      洛大江倒提大刀,大步出场:“九尊府洛大江!”
  
      苍梧门一战立威之后,洛大江九尊府除云扬之外第一高手的名头已然响彻所有下品天运旗派门,再无人敢小觑半分,更加没有人再以往昔的磨刀石视之,刀尊之名更是不胫而走!
  
      “当日惊鸿一派,未曾直视刀尊真容,此刻照面,果然是英武非凡,大非凡俗。”老者缓缓的取出自己配兵,却是一柄造型奇特的银钩。
  
      这柄银钩之上不知道送葬过多少冤魂,甫一取出来,上面竟自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黑色隐蕴,威势骇人。
  
      洛大江脸色陡然一变,沉声道:“勾魂使者!”
  
      孟啸这个名字或者并不如何的耳熟能详,然而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勾魂使者,却让洛大江印象深刻。
  
      夺魄银钩,此路九幽。
  
      照眼一看到那柄造型特异的银色钩状兵器,若是还想不起来,洛大江也就妄自在江湖厮混多年了。
  
      “徒得虚名尔。”孟啸神态萧索异常,白发飘扬:“刀尊,请!”
  
      洛大江一眼扫过那头随着孟啸动作而陡然站立起来的银狼,神色间露出警惕之色,大刀上手之瞬,缓缓竖了起来,沉声道:“请前辈赐教!”
  
      他这一竖刀,身子随之略略前倾,神色一凝之际,一股厚重的气势,乍然升起。
  
      彼此神识尽皆受此间特异影响干扰,失去对敌人战力的了解认知,然而彼此近距离照面,气机之间的感应已经令到孟啸对于洛大江的实力略有了解,神色便是微微一变,那头银狼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流露出来警惕神色。
  
      这一人一狼齐齐感觉对面的仿佛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人,而是一座厚重的大山,渊渟岳峙,难以撼动!
  
      这洛大江不过抱刀一站,浑身上下却在这稍稍举动之间,变得全然没有半点破绽,无隙可入,难得入手攻击落处!
  
      然而没有破绽,不代表不能制造破绽,孟啸既然得享盛名,自然是究竟战阵之人,但见其脚尖微微点地,身子陡然一晃,竟好似一身分化,向着四面八方飚射出七道身形,每到身影都是手持一把夺魂银钩,于本体无异,
  
      下一刻,八个孟啸,自八个方位团团围困住了洛大江,同时闪烁银芒,汇做了八片大海涨潮一般的攻势,齐齐呼啸而临。
  
      孟啸攻势至此,已经是来势汹汹,大异寻常,然而他分化出来的每一道身影旁边,竟也如主体一般,皆有一头银狼相随,那八头银狼随着浪潮而动,纵身而起,化作一道道银光,向着洛大江扑击而来!
  
      这一出手,便即显现出此老不愧老牌子强者的威势;端的是出手不凡,威势动天。
  
      洛大江眼见恶招临头,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声大喝:“八方风雨!”
  
      话音未落,手中刀乍然而动,在身边绕体而转,陡然有一层沛然刀流,遍及全身,裹护得风雨不透,无有遗漏,然后魁梧的身子全然无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势,径自往前冲去。
  
      洛大江身形冲到分际之处,手中刀直劈而下,登时将前方一道银狼虚影一分为二,紧跟着便是当的一声脆响,却是刀与钩正面碰撞的声响!
  
      这一声响动却是代表了洛大江竟然在八个幻影之中,精准地辨别出了孟啸的真身所在,更直至目标,有的放矢,一击命中。
  
      那孟啸闷哼一声,周遭分化身影瞬灭,然而洛大江也在同一时间闷哼一声,因为他与孟啸正面火并一击之余,那头银狼的爪子已然抓在了他的右肩,顿时血肉模糊,受创不轻。
  
      这银狼的爪子,赫然比神兵利器还要锋利。
  
      要知道现在洛大江已经是圣王之躯;等闲刀剑,就算站着不动,持在等闲武者之手也破不开他身体防御,却在这狼爪之下,身受创伤!
  
      只不过受伤的可不仅仅只有洛大江的右肩,那头银狼也是嗷呜一声,袭击洛大江的右前爪在得手之后变得血肉模糊,三根趾甲尽皆断裂,这就是圣王强者的反扑,单纯的肉体反挫已经令到银狼同步受损。
  
      洛大江亦在这一刻,猛的一个旋身,将后背直接亮给了孟啸的同时,举刀对着那因为受创痛楚至极急疾后退的银狼劈落下去。
  
      刀光如闪电,杀意似狂涛。
  
      孟啸整个人因为被刚才一击震得身子踉跄,立足不稳,正自惊诧洛大江的修为怎地如此之高,竟似更在自己之上,一眼看到银狼遇险,来不及稳定重心,银钩脱手而出,直刺洛大江空门大露的背心。
  
      他迅速判断出银狼因为攻击得手而暴露真身。偏洛大江的真实实力超出预期,自然更胜银狼许多,这一刀下去,银狼必死无疑。
  
      原来洛大江的真实目的,是要上来先废掉银狼!
  
      此际自己虽然扔出银钩,暂时牵制洛大江的杀招,但就只是暂时牵制,并不能将洛大江如何如之何,需要继续跟上,才能真正解决银狼濒危。
  
      不意洛大江大笑一声:“你上当了!”
  
      但见其猛的一个转身,一个倒踢紫金冠,准确至极地踹在银狼肚子上,银狼嗷呜一声,硕大的身体被踹得离地飞起;而洛大江却仅仅只是身子一侧,银钩带着一道血光从他的身侧飞过,虽然不免带走一片血肉,却没有重创洛大江。
  
      一脚踹飞银狼的洛大江,再开冲势;整个人好似旋风一般直接撞到了孟啸身上,刀锋悍然闪亮而起。
  
      孟啸脸上登时显露出来无奈之色。
  
      因为来到此刻,他已经是别无选择。
  
      刚才回援,以他老道的经验阅历,自然也有想过可能是洛大江的故意为之,引诱出招救援,洛大江没道理在一开始就受伤;刚才一击已经试出来,洛大江的玄气修为比自己只强不弱。
  
      这样的高手,绝无可能一开始就将自己陷入异常被动的恶劣状况之中,既然是不合理的现状。那就只可能是别有算计!
  
      而与御兽宗的人交手,优先打掉其辅战灵兽本就是最正确的做法。
  
      所以,洛大江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银狼?!
  
      得出这个结论的孟啸心下竟是无奈。
  
      不救的话,银狼必死,银狼一死,实力明显不及的自己断断难逃一败。
  
      所以他只能选择全力援救银狼!
  
      可他却没有想到,洛大江从一开始的时候,做出必杀银狼的姿态,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引自己上钩;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银狼,而是孟啸本身。
  
      …………
  
    lt;借战斗,完善人设……其实很烧脑。但是问题就在于一开始我写天残十秀等人,并没有让人物立住。这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