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咦,什么味道?
    想起昨晚上与神兽的交流,秦若谷多多少少放下点心来。
  
      两人在场中站定。彼此对峙,却没有像之前几次战斗那样站的那么近。
  
      秦若谷站定之后,本能的感觉还不够安全,又往后退了足足二十几丈的空间。
  
      现在,两人之间足足相隔了四十丈距离!
  
      这个距离让云扬很是诧异:“秦掌门,难道阁下还没做好准备吗?”说着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且慢!”
  
      秦若谷阻止他继续靠近,蔼然解释道:“此役,本掌门的作用仅为督战,换言之,云掌门只要你能够战胜了我的玄兽,就是你胜了!”
  
      云扬:“哦?”
  
      玄兽?自己需要和一头玄兽战斗?
  
      云扬几乎是下意识的散掉玄气,调动起极少应用于实战的生生不息神功功体。
  
      秦若谷的手中现出一枚古朴的手镯,轻轻摩挲,随即,口中念念有词,一道光芒陡然闪过,现场蓦然出现了一座山!
  
      一座黑色的山!
  
      众人都是吓了一跳,再仔细分辨,发现那座黑山实则乃是一头熊。
  
      一头体型硕巨的黑熊!
  
      浑身上下没有半根杂毛,通体皆是漆黑。而整具熊躯足足有二十四五丈那么高大,光是一只熊掌几乎就有一间寻常房子大小。
  
      站在那里,活脱脱就是一座小型山丘。
  
      黑熊现身场中之余,兀自有些迷迷糊糊的抬起硕大熊掌揉了揉眼睛,张开嘴,露出足有丈许长的獠牙,扬天……打了一个呵欠。
  
      然后很人性化地转头不满的看了秦若谷一眼。
  
      显然,这位熊大爷还没睡醒。
  
      “熊圣王,现在,我们的对手,就在您的身前。”
  
      秦若谷鞠躬一礼:“您只需要将他打败,咱们就胜利了,到时候随便您睡多久,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不敢再打扰您的安然。”
  
      黑熊抠了抠鼻孔,径自抠出来足有脸盆那么大的一坨鼻涕,嗖的一声弹了出去,歪着头看了一眼云扬,随即又伸手去抠另一个鼻孔。
  
      然后又是一坨黄澄澄的东西弹了出去,扬天打了一个喷嚏。
  
      稀溜溜的吸了吸鼻子,大抵是感觉痛快舒服了,这才终于正面对着云扬,口中哼哼了一声。
  
      云扬此际已然将生生不息神功催运到了极致,满脸笑容的站在彼端,看着黑熊。
  
      以云扬死爱漂亮的个性,自然很有几分洁癖,但是面对如此邋遢的黑熊,他竟是满眼尽是欢欣,只因云扬的眼底深处,有深深的怀念……
  
      他想起来了,不是很久远之前……那头可爱的小熊。
  
      “现在,也不知道你们俩在那林中……怎么样了?若有机缘,他朝,我定会去看你们,你们一定要等着我,等我再临!”
  
      黑熊口中又是哼哼两声,突然一张嘴,发出雷震的人声:“你这个小家伙,就是我们御兽宗的敌人?”
  
      许多不明就里的门派,包括云扬等人在内,全都被这一嗓子吓了一大跳,无有例外!
  
      我擦!
  
      这头熊居然会说人话,这他么的还是熊么!
  
      不是一个披着熊皮的人假扮的吧?!
  
      再想想还是不对,就这熊的体积身量,人,怎么可能拥有这般体型!
  
      云扬一惊之后,旋即就是一喜:会说话?那更好办了。
  
      相比较自己的修为实力,各种底牌,云扬对于自己的嘴炮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嘴炮这玩意只要运用得好,便是沟通的好,任何敌人也可用一张嘴搞定!
  
      黑熊硕大的眼珠子看着云扬,显然不知道眼前这小子喜从何来,见到本王不该吓到尿裤子么?!
  
      云扬笑了笑:“这竞旗之征,不过拥有天运旗派门之间的名次之别,哪里就算得上是敌人了,不过熊王前辈既然出来了,何不顺便看看风景,在外面玩玩散心;若是顺道交个朋友,于人于己都是好的!”
  
      黑熊哼了哼鼻子,看着对面的紫衣小家伙,越看越是感觉,咦,这小家伙身上……我怎么感觉这么亲切呢?
  
      味道……好好闻啊?
  
      这种感觉,早已不止黑熊一兽才有,犹记往昔,计灵犀小心伺候了三个多月的千幻灵猴,四大公子求助调教的玄兽,还有马中雄主红红,长存在云扬回忆中的黑金熊,花纹蟒,乃至五头白白,太多太多的玄兽,尽都因为这种感觉而沉沦!
  
      嗯,还有前一场被众人忽略的玄兽莫名举动的跑开了,若不是开战一初,那玄兽因为某种因素,临时脱战,白夜行仍旧难逃两面夹击的困境,再凶再很再狂,人力有时穷,终究难逃一败!
  
      此际,黑熊王能可例外吗?!
  
      咻咻咻……
  
      黑熊又忍不住抽了几下鼻子,眼中狐疑的神色更加的浓郁了几分。
  
      云扬哈哈一笑,身子飘起,直接凑上前足有二十丈空间,站到了距离熊王只得三四丈处的位置,仰头道:“熊王阁下真是神威凛凛,让人敬佩。”
  
      黑熊猫脸上登时露出得意的神色,很是矜持地说道:“也就一般。”
  
      鼻子忍不住又是嗅了嗅:咦,什么味道?
  
      “不不不,小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威猛的熊王。刚才惊见一瞬,真是吓了一大跳啊,所谓顶级玄兽,至多不过如前辈者。”云扬诚挚的道。
  
      熊王得到云扬近身招呼,再被某人连连吹捧,只觉得愈发的舒服痛快,眼睛都眯了起来,道:“其实,本熊王虽然威猛无伦,修为深湛,但更难得的却还在于,本熊王的帅气,少有熊及。”
  
      云扬看着这一座黑色肉山,发挥自身想象力的极限,再看上一眼,却还是没看出来这大个子哪里帅了,哈哈笑道:“前辈所言还是太谦,至少在我见过的许多熊族兄弟之中,委实没有能比熊王前辈更帅的了,连及得前辈六七成都极少见。”
  
      嗯,我一共没见过几头熊属玄兽,眼前的黑熊王相比较于迷你的黑金熊以及更蠢笨的万金熊,确实是更加出彩的,大抵是说了谎话,至少云扬是这么觉得的!
  
      黑熊哈哈大笑。
  
      声音沉闷,震得旁观众人耳朵都在颤抖。
  
      秦若谷急了,大声道:“熊圣王,眼前之人就是此役对手!”
  
      黑熊大是不满的哼了哼,低头看云扬,越看越觉得,此人分明就是个好人,非但眼光独到,满嘴实话,还有那身上的味道……真实太亲切了!
  
      简直就是一种实实在在,难以形容……亲切感!
  
      亲切得几乎都让自己以为……这就是自己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了……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