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竟然被打晕了
    “嗯,我只要能成功化形,就能解开与这个宗门的誓言束缚了……”黑熊此际眼中满满的全是憧憬。
  
      云扬眼睛亦随之一亮。
  
      黑熊看着云扬,看着他一脸正气,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感觉着心中那难以言喻的亲切……喝着云扬的上品美酒,吃着云扬色香味俱佳的菜……然后想起云扬的天道誓言……还有化形承诺……
  
      “兄弟放心,你们这一关,定然是能够过去的。”黑熊严肃的说道。
  
      “还是那句话,熊兄千万不要放水才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尊重承诺,才是尊重我,才是尊重熊兄你自己。”云扬一身正气的说道。
  
      黑熊咧开大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你尊重我,我当然要尊重你,承诺更加要尊重,承诺怎能不守……”
  
      “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云扬站了起来:“熊兄,咱们开始吧!”
  
      黑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打了个嗝:“嗝……开始。”
  
      好容易听到一人一熊那边说到启战了,秦若谷本来应该开怀一二,然而实际上,他现在已经是心如死灰。
  
      之前尴尬的站在场上半晌不动的举动,几乎令到在场所有人都生出想法:你秦若谷来这是干啥的?!
  
      现在连秦若谷自己都在怀疑:我是来干啥的?我是谁?我在哪?
  
      真正是太尴尬了!
  
      好容易想到了,我是来决战的啊!
  
      这是天运旗竞旗之战排位战的关键第三战,我们若是再输一场,就要正式排名掉落,掉落到下品天运旗下阶行列之中了!
  
      天哪!
  
      可是看着旁边一人一熊大吃大喝,自己仍旧不敢上前干涉。
  
      这个结果,这个现状让秦若谷感到了难以言喻的耻辱!
  
      终于要结束了……
  
      他们要开始打了……
  
      但秦若谷对此却唯有更加的沮丧,他再不抱任何希望。
  
      身为御兽宗掌门,他与这头镇山神兽黑熊相处了许多时光,自问太过熟悉这头黑熊的脾气秉性。
  
      ……
  
      黑熊一路蹒跚着远离云扬,大约走到了十几丈之外,突然一声咆哮,整个身子迅速放大,瞬间就又恢复成了原本几十丈高的庞然大物。
  
      云扬在他本体对面,就像是一棵小豆芽,也许都不用动用熊掌,吹口气都能吹飞云扬。
  
      偏云扬竟连拔刀都没有,仍旧赤手空拳。
  
      “熊兄!”云扬拱手:“请赐教!”
  
      黑熊大咧咧的摆手:“你来吧。”
  
      云扬一跃而起,在半空中紫衣轩动,衣袂飘飘,雷霆一掌砰的一声打在了黑熊胸膛上。
  
      那黑熊受云扬一掌,魁梧如同大山一般的身子就此离地飞起,整个飞出去不下五六十丈空间,轰的一声落在地上,将大地砸的一阵晃悠。
  
      某熊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突然一阵抽搐,喝道:“好厉害的掌法,我竟然被打晕了!”
  
      话音未落,在再抽搐一下之后,整个儿不动了。
  
      鸦雀无声!
  
      秦若谷站在一边,直接傻在那了,虽然已有预想,但……这做得也太过了吧?!
  
      其实又何止是秦若谷,在场所有人,包括霍云峰等圣殿执事,全都傻了。
  
      我了个大草!
  
      居然还有这等操作!
  
      所有人,甚至包括始作俑者云扬在内,全都是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也太假了些!
  
      您就不能再多用点心……居然直接说出‘我竟然被打晕了’这种话?
  
      难道你不说这句话,你倒下就不算被打晕了?
  
      这是生怕别人听不出来你在作假吗?!
  
      不对,重点分明不是这个!
  
      霍云峰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眼珠子都已经挂在眼眶之外了。
  
      卧槽,这也行?!
  
      这是什么鬼,还是我撞了鬼,怎么会有这种事?!
  
      养了几千年的玄兽,被人一顿酒喝得倒戈相向,而且还是临阵倒戈;甚至还主动帮着敌人演戏……劳资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等事!
  
      真真是大开眼界了。
  
      御兽宗果然是名不虚传,端的训得一手好兽啊!
  
      你们输了也就降个级……但劳资输了,却又是两百极品灵玉出去了!
  
      那可是整整两百块的极品灵玉啊,老子现在身家大幅度缩水,现在有百上加斤,还让不让老子活了?!!
  
      霍云峰悲愤至极,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连续三次掉进了同一个坑里了。
  
      罢了,我以后一定要学乖,只要九尊府和人家战斗,哪怕是明面上差着十万八千里,我也一定要押九尊府!
  
      至此,九尊府的终身拥趸悄然诞生!
  
      “九尊府胜!”
  
      霍云峰板着脸宣布。
  
      秦若谷的表情竟自转为淡定,不复之前的失魂落魄。
  
      输了?多正常!
  
      这种情况,特么的要是赢了才会不正常……
  
      我脑残了才带着这黑熊来战斗……早该知道的……
  
      秦若谷终究是一派掌门,消得审时度势,权衡轻重,一言不发的缓步来到黑熊身边,径自拿出那古朴的手镯……
  
      “我自己回去!”
  
      黑熊居然抗拒了:“我不进去了!吼!”
  
      秦若谷黑着脸:“可是……”
  
      “没什么可是。”黑熊很恼怒:“你要在我朋友面前,将我装进这个手镯里……你他么的到底是何居心?存心要本王丢个大人么?你丫的不要妄想了!”
  
      秦若谷:“……”
  
      “这个破烂手镯早就装不下我了,知道么?!”黑熊抽着鼻子:“要不是在那里面睡觉还算舒服,还有给你们老祖宗面子,遵守那份陈年承诺,我早就挣碎了这破手镯。”
  
      秦若谷:……
  
      “反正我就是不进去,你动动我试试!”
  
      “……”
  
      秦若谷黑着脸,开始念咒语,显然是做出了决断。
  
      黑熊王乃是御兽宗的最大底牌,战略性武器,即便不以之出面战斗,威慑力仍在,但若是被挖了墙角,御兽宗综合实力锐减两个层次以上,连立足天运旗派门行列的资格都将失去,秦若谷立下决定,行走极端!
  
      他坚信自己手中的禁止镯子可以制服黑熊王,更确信自己此刻的决定是对的!
  
      黑熊两手抱着胸膛,老神在在地看着秦若谷:“你念,你再念一遍……再念一百遍,我都不进去!”
  
      秦若谷念了几遍,黑熊仍旧抱着膀子,咧嘴冷笑。
  
      那咒语,居然一点效果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