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这是什么力量?
    这一刀,全然没有任何痕迹轨迹可言,恍如无中生有一般的越空而至。
  
      吴豫脸色陡变,一直垂在身前的左手乍然动作,却是斜斜轰出,这一掌非为克敌制胜,而是籍此生出一股巨大的反作之力,整个人好似一支利箭一般的倒退十八丈,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刀绝杀,浑身上下仍自惊出来一身冷汗;对方的刀法之超妙,赫然远远的超出常规极限,其精妙之处,几乎难以想象。
  
      刚才一瞬,正是自己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空隙之处,若非自己早有提防,刚才那一瞬自己都未必能发现对方破绽的话,已经被对方乘隙得手了!
  
      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刀法!
  
      空中呼啸声仍自未息,这次的刀风却是从自己脑后而来,须臾而至、
  
      血河倒悬,刀下轮回!
  
      云扬所展现的刀法越来越见精妙,更有甚者,无形刀网再度在空中形成;空气越发粘稠,大甚之前。
  
      十成力!
  
      吴豫心下微生惊惧之意,情知不能再拖,天知道对方还有多少精妙招法未出,若是任由对方这般肆意施为,自己难保不阴沟翻船,蓦然间一声暴喝,手中刀乍现七点星芒,径自飞溅而出;就像是永耀北天的北斗七星,在这一刻陨世而现,将临人间。
  
      与此同时,他的左掌再度出击,一伸一缩之间,砰砰砰的九掌连串轰出。
  
      狂猛至极的玄气,惊涛骇浪一般的轰了出去。
  
      在吴豫看来,虚空借力非比脚踏大地,总有极限,我可不信你的玄气在我这般狂轰乱炸之下,尤能支撑你在空中盘旋战斗!
  
      左手接连九掌轰出之后,又是连续几十掌接连出击,配合着势大力沉的沛然刀招,宛如开山裂石般的飚出去。
  
      吴豫的判断没有错,云扬这会的确是有些力有未逮的,天意刀法面对同阶对手,几乎可以说是无往而不利,哪怕处在同阶初级巅峰之间的差异,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将对方逼至手忙脚乱,进而占据上风,乃至取胜。
  
      可是在面对高出一个阶位的对手……而且如现在这个吴豫,几乎要比他高出来整整两个阶位;超妙精微的招法,在对方的强横力量的应对之下,再不复以往战事的得心应手,从容应付。
  
      云扬正式晋升二品初级,而吴豫则是三品巅峰,实力相差悬殊!
  
      圣王阶位之间的差距,可不是尊者级别的二品三品之间的差距;几乎就是差共天地一般的巨大差距!
  
      事实上,云扬能够坚持到现在,吴豫已经非常意外,更不要说刚才还曾将吴豫险险一刀枭首,堪称难能可贵。
  
      但现在,吴豫火力全开,将一身浑厚修为,以最极端,近乎不讲理的方式发挥施展出来,却是实实在在的以力压人,将一力降十会之说在此刻诠释得淋漓尽致!
  
      为了应对吴豫的厉行反扑,云扬的玄气底蕴几乎在瞬间便被抽空;总算他即时将身子弹飞上高空,暂避对方锋芒;这一次的纵越,竟然直接飞起来四五十丈高下。
  
      虽然未能一举得手,可吴豫的脸上却露出来胜券在握的表情。
  
      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力竭了!
  
      他分明感觉到,对方最后一丝玄气,被抽取而出的那种虚弱。
  
      刚才连续几百掌的局限空间压迫,足以将对方最后一份力量也都挤压出来,自己虽然在那一轮猛攻之余消耗巨大,付出起码是对方的十倍以上,但彼此玄气储备根基相差巨大的差别在此刻尽显无遗,自己这般消耗,消耗得起,对方消耗虽少,却仍是力有未逮,即便不是油尽灯枯,也得气空力尽!
  
      亦是唯有这等法门,才能对付对方妙绝巅峰的刀招!
  
      任你招法超妙,我自悍然应对,修者决战的根本着眼点,始终是玄气修为!
  
      现在,只等云扬落下,战斗就该划下休止符了!
  
      说时迟,那时快,云扬因巨大冲击而直上高空,去势终止,转而坠落下来,有如流星陨落一般的落将下来了!
  
      吴豫见状大笑一声,悍然刀芒再闪,径自迎了上去。
  
      他不想再给云扬任何机会,就让这最后一次碰撞,结束这场巅峰之战吧。
  
      但是,下一刻,超出吴豫意料之外的变化……来了!
  
      双刀接触之瞬,自云扬刀上传来了前所未有的沉雄力道,还有一股诡谲的回旋异力,吴豫一刀接上,嚓的一声轻响之余,整个身体几乎被这股力道带偏,吴豫强催玄气,勉力稳住身形,却又愕然发现,仍旧是那种充满粘稠氛围的威能,三度涌现,而且还要更强盛于之前,如斯丕变,登时让吴豫的整颗心都变得颤抖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刚才不是已经力竭了吗?
  
      现在的这股特异力量又是从哪里来?
  
      吴豫身为高深修行者,在玄气修炼方面可谓浸淫了一辈子一世人,自然不会分辨不出来,云扬当前所御使的这股力量,根本就不是玄气!
  
      但若是不是玄气……又是什么力量呢?
  
      玄气,作为玄黄界修者的硬通货,早已深植所有修者之心,现在突然多出来一种超出甚至是颠覆自我认知的物事,岂能不震撼莫名?!
  
      云扬这一刀下来,却是动用了生生不息神功,一句建功,非但成功将吴豫的刀带偏引离,更兼撼动吴豫的心神,令到双方优劣之势,即时逆转,更在这微妙时刻,风起天外,白骨盈山,齐齐汇流而临!
  
      天意刀法的两记猛招,强势而临,沛然而降!
  
      在吴豫的感应中,自己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山,一座全然以白骨骷髅堆积而成的巍峨山峦。而构建山体的每一颗骷髅眼眶里,都闪烁着幽幽的光影!
  
      每一点光影,都是一道刀光!
  
      轰!
  
      吴豫于猛招临头前夕,勉力稳定心神,鼓尽毕生玄气,倾尽全数气力,竭力招架,终究因为变生肘腋,难以全力发挥,被两刀浩威直接轰飞了出去,身上一下子多出了十七八道横七竖八的刀痕!
  
      但他的修为果然深湛,远在云扬之上,遍体刀痕虽然一身衣服切割得支离破碎,一条条的挂在身上,却仍旧未能当真划破其肉身,端的了得。
  
      亦是在此时,吴豫将一口逆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