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这是妖气!
    再过数息,空中翻翻滚滚的云扬终于落回到地面上来,就只是在地上踉跄了几步,旋即站定。
  
      场中,就只有他一个人。
  
      这场虽然不是完胜,却仍是全胜,大获全胜!
  
      无论胜得如何侥幸也好,终究是胜了!
  
      “难怪金鼎门会有自行敢挑战中品……单只是这个巅峰之战,曲啸风对上吴豫的话……胜算当在九成以上。”
  
      云扬心中如是思量道。
  
      而此刻,整个七星门,自掌门之下的所有人等都恨不得将眼珠子直接瞪出了眼眶。
  
      输了!
  
      怎么可能输呢?
  
      大长老分明就一开始就占据上风,且始终处于优势啊,怎么就输了呢,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第一战,巅峰战,九尊府胜!”朴德双说这句话的时候,整颗心都在抽搐,都在滴血。
  
      谁能想到这个九尊府居然如此妖孽?
  
      足足相差两个阶位的悬殊实力差距,居然还能翻盘取胜,这上哪说理去?!
  
      而这一战的胜利,基本等同是胜了两战:除了巅峰之战还有掌门之战。
  
      相信七星门掌门段天冲是绝对不敢再提出掌门战的了——提了就是主动找虐!
  
      当真进行掌门战,输赢都还在其次,以云扬对他的观感,绝对会在对战中玩死他,干死他,断断不会有丝毫的留手留情!
  
      场中人影闪动。
  
      吴豫死而复生,恢复元身,却仍自站在场中,看着对面的云扬,脸色复杂到了极点。
  
      “我知道,我输了。但我想知道,你运转的是什么功体,怎么有如斯威能”吴豫沉声问道。
  
      整个第三境在场之人,听闻吴豫之言,登时哗然,你吴豫乃是七星门的大长老,巅峰战力之人,怎能问出这等外行话,个人修行功体乃是修行者的最大私密,一旦为人所知,便等于是将自身的优缺点和盘托出,人家若是回答了你才是傻子!
  
      果不其然——
  
      “我运转之功法乃我个人隐秘,大家份属敌对,大长老怎地有此一问?”云扬一脸茫然诧异:“我有必要回答你么?”
  
      吴豫凝目沉沉道:“你刚才所施展的那股威能范畴……不属于玄气领域。”
  
      云扬茫然说道:“不属于玄气领域?这……吴前辈,我这被您问得蒙住了,你说我之功体不属玄气领域,那还能属于哪个领域?您到底想说什么??我怎地完全听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
  
      吴豫冷然道:“你不愿意说,也由得你。”他眼中露出锋锐的光芒,一字字道:“但是我怀疑……你刚才所施展的功体,根基乃是妖气!”
  
      云扬冷笑一声:“妖气?大长老扣得好大帽子,敢问大长老知道妖气的表征么?又或者有任何证据佐证我之功体属妖修范畴,又或者说,你有见过妖气?”
  
      吴豫阴森森道:“我确实没见过妖气,也没有任何证据佐证,但是你分明有气空力尽,却转眼间就完全恢复,这却是在场所有明眼人都见到的真相,除了你另行修有妖气功体之外,岂有有第二种可能。”
  
      云扬哈哈一笑:“我还到大长老有什么高明见解,原来不过臆测之言,你认为不可能,就污蔑我有妖气?是妖族?凭什么?就凭你一张嘴?”
  
      吴豫冷冷道:“事实如此,就是很有可能!”
  
      高台上,霍云峰的冷笑声音遥遥传来:“吴豫,你与妖族战斗过吗?你知道妖气是什么样子吗?不知道就闭上你的臭嘴!圣王三品巅峰层次之人,却没有当真与妖族战斗过,还要在哪里大放厥词,给人扣帽子的本事不小,你这搬弄是非,混淆视听的本事也真不小!”
  
      朴德双暴怒的声音传来:“输了就是输了,哪里来这么多屁话?什么妖气功体?你真知道妖气是个什么样子吗?我看你吴豫才是妖怪!还不赶紧滚回去!”
  
      两位圣心殿执事,那是肯定与妖族战斗过的;自然很知道妖气是个什么样子。云扬在战斗中所运转的功体,尽显正气凛然,恢弘大气,哪里可能是妖气!
  
      以至于看到吴豫打输了居然还在大放厥词,信口雌黄,自然气得要命,当然一门心思的笃定吴豫不过是要以胡搅蛮缠的方式,扭转局面。
  
      此刻最生气的还不是霍云峰,而是朴德双!
  
      你特么的,打输了,你这一打输了……可就是等于将老子的极品灵玉赌注输出去三分之一了,老子现在心情本来就已经很不没号了,偏你还要在那里耍无耻,若是叫嚷的有理也行,偏偏还是一戳就破的瞎话,那还叫什么叫?赶紧滚回去是正经,再叫信不信老子当场打死你!
  
      吴豫脸红脖子粗的退了回去。
  
      四周全是一片异样的眼神。连段天冲脸上也是一片火辣辣的。
  
      这把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自己门派的第一高手,居然没有与妖族交过手,这……
  
      咦,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应该考虑胜负的问题么?
  
      一想到胜负问题,段天冲的脸,却是一下子白了!
  
      败了一阵!
  
      已经败了一阵!
  
      志在必得的一阵输了?!
  
      这……接下来要怎么办?
  
      被动了!
  
      “第二战,中坚之战!”高台上,朴德双一脸黑烟,两眼凶狠的看着七星门这边;喝道:“七星门谁出场?快些!”
  
      而这边,云扬已经归队。
  
      他一路走回去,随手一抖,早有一件紫袍重新罩回身上,仍旧是从容雍容,高华潇洒。
  
      不待云扬回归完毕,九尊府这边,洛大江已经扛着大刀,大踏步走了出去。
  
      雄壮的身影,似乎踩得整个场地都为之摇晃。
  
      哪怕是相隔着数千丈,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也能感觉到那雄壮的气息,扑面而来!
  
      凤鸣门。
  
      那位昨天才战斗过的齐师兄眼见此景脸色陡然一变,眼眸中两道寒光一闪而过,咬牙道:“那是……那不是天残十秀的……那磨刀石洛大江?”
  
      甘天颜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位齐师兄想了想,突然转身行礼:“师叔,江师妹回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