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九尊阵之出击!
    之前七星门虽然排名最末,但其坐拥的七星聚战阵却是不容小觑,堪称阵战无敌,即便是排名较高的中品派门弟子行道江湖,遭遇七星聚战阵,往往也会吃些小亏。
  
      但眼前看来,这九尊府的云扬,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当真窥破了这七星聚阵法的关窍所在:这七星聚阵法说得好听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实则竟是不能主动进攻的!
  
      又或者说……一旦采取主动进攻的话,威力将会减弱许多!
  
      之后大可以交代门下弟子,以后遇到七星聚,如是照搬就好……
  
      嘿嘿!
  
      七星门掌门段天冲的一张脸此刻早已涨成了猪肝色!
  
      这可恶的九尊府,可恶的云扬,竟然直接将本门阵法的最大弱点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他却是不知道,云扬此次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幸运,因为…九尊大阵的土行阵法,过于追求极限的防御守护,以至于完全不能主动进攻,只能以守代攻,先防守才能谈到反击!
  
      厚土诚然可以承载万物,包容万物,却又从来不会主动碾压侵袭万物。
  
      以此特性应用于阵道之中,所构建的被动防守阵法,主旨就是将一切攻击尽都被这广袤浩土消逝殆尽!
  
      再过拍呢看,四周的笑声越来越响,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段天冲冷冷喝道:“七星弟子,出击!”
  
      他这会可是再也忍不住,喝令弟子全面出击。
  
      当然,他之所以会发出这道命令,更多的念想还是在于……目测眼前的这些个九尊府弟子,几乎每一个都是乳臭未干,胎毛未净的小孩子,实力能有几何,七星聚阵法虽然长攻于守,却也非是全无功伐之能,便是主动出击,又能如何?
  
      七星聚弟子闻言同时一声呼喝,脚下踩着精准的方位,如同七星连珠一般,一跃而起,向着九尊府这边冲了过来。
  
      九尊府这边九大弟子仍旧泰然不动,只是每个人手中的长剑剑尖都微微的扬起。
  
      下一刻,七星门一干弟子齐齐飞临上空,长剑交错,如同漫天雪花一般挥洒落下。
  
      而九尊府这边,在中心主持的孙明秀一声喝令出口:“退一步千山万水!”
  
      九尊府九弟子闻言齐齐后退,不过弹指之间,已是整齐地后撤十丈。
  
      对方七星聚七个人的攻势尽数落在了九尊阵原本所在的位置,未能造成任何伤损。
  
      七星门七星聚七名弟子能够得享盛名,决胜阵战许多,自然并无任何一人是泛泛之辈,虽然一击落空,阵型却是丝毫未乱,二度冲锋而来,这次冲锋距离更短,断不容九尊府众弟子再度避战。
  
      “进一步天高海阔!”
  
      孙明秀的声音再度响起。
  
      就在对方前脚刚刚落地,即将再度飞身而起,攻势将蓄未足的那一瞬间,九尊府这边一干人等齐刷刷地九口长剑联袂而出!
  
      轰隆一声巨响,两座战阵毫无花假的硬碰一击。
  
      段天冲心中猛的一凛,脸色顿转煞白。
  
      段天冲身为七星门掌门,七星聚为七星门镇门至宝,他自然深谙此阵的虚实奥妙,刚才九尊府的出击时间点选择得实在太好了,正是七星聚主动出击之际,最虚弱的一瞬间,端的直中要害,是故这一下对撞,令到实力明明占据极大优势的七星聚七个弟子,集体被击退十丈空间,一个个尽都眼神惊慌,脸色发白,不知所措。
  
      但这还不是让段天冲最震慑的,真正让他感到恐慌的是,对面明显实力浅薄的九尊府九个弟子,却是一动不动,连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变一变!
  
      这一切都显示,这一次硬碰,没有对九尊府弟子造成半点伤害!
  
      这是怎么回事?
  
      己方七星聚七个弟子乃是七星门七个核心弟子;每个人的修为,都已经臻至圣者级数,为首者,更是圣者一品巅峰!
  
      就算对方窥破七星聚阵法关窍所在,选择了最佳的出击时间,命中了最得益的攻击落点,逼退了七星门弟子,但其本身仍旧要承受一定程度的冲击余波,这是不可避免的!
  
      可是对方的一干弟子却半步未退,毫发未伤,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九尊府的一干弟子,亦有相当程度的修为,或者高于七星门一众弟子,或者与之相当,最不济也不会相差很多!
  
      但这个认知无疑极端骇人听闻的!
  
      九尊府一个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年时间的派门,怎么可能拥有这样修为的后辈弟子?
  
      更何况九个都是如此!?
  
      不,还有一种可能……
  
      段天冲一个更惊悚的念头涌上心头,难道九尊府九人阵法,竟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精妙阵法,其防御力浑厚之极,足以抗衡七星聚之冲击?!
  
      那要怎么办?!
  
      毕竟现实已在眼前,对上九尊府的防御,七星聚赫然毫无用武之地!
  
      在场中的七星门弟子同样察觉了这个情况,立即后撤,重新摆好了阵势。
  
      这一次,再不敢主动进攻了。
  
      刚才的那波反震之力,已然让七个弟子尽皆心有余悸;他们作为直接当事人,切身感受最为实在,又非段天冲这个局外人可比,在他们的感知中,那股反震之力,分明有相当一大部分是异常熟悉的力量威能,根本就是源自自身而出!
  
      也就是说,九尊府的大阵,精妙得难以想象,除了将九个弟子的力量集中汇流在一处,更能将之提升数倍,更离谱的是,这九尊府的大阵,赫然是将九尊府诸弟子的力量威能全数转化成了最纯粹的护御之力,而这样的结果就演变成了,当敌方的攻击力强攻未果,则会被自身之力反伤的结果!
  
      这大抵就跟鼓足全力冲击一座高山,高山未崩,己身要承受相当程度的反向冲击力一般!
  
      更有甚者,九尊府的阵法可非是以自身强横的护御之力,硬抗对方的大力攻击,而是将来袭之力,点滴偏移,从第一人偏移到第九人,每个人都受力不多,全都在其承受范围以内,当然可以做到半步不移,毫发无伤!
  
      至少以七星门七星聚阵法所发动的攻击力而言,对九尊土行大阵,算不得考验!
  
      “按兵不动!”这位七星门的大弟子声音急促的提示道:“抓紧时间恢复修为!”
  
      他清晰地认识到,在刚才的一次撞击之中,包括自己在内,所有出战的师兄弟,都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损!
  
      那可是自己七个人汇合了战阵力量,战力最为集中的一击!
  
      结果却是自己七个人反而承受了这股力量的绝大部分,尤其还是处于立足未稳,后续无从泄力的微妙关头,伤势虽然不至致命,却影响战力!
  
      “是,大师兄。”
  
      七星门这边的人又不动了,可是九尊府的人却动了!
  
      顺着孙明秀的又一声号令,但见九尊府大阵骤生变幻,三个人飞身半空联袂而进,在三人首先飞起之后,又有三人飞起,在前三人脚下,并肩挺进。最后三人也没闲着,选择了直接从地面发动冲锋!
  
      九尊府的九个人,呈现出一种三级台阶样式,强势来袭。
  
      不过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七星聚战阵之前。
  
      三级台阶之中最高且居中的位置,正是那个人见人爱,如同明珠美玉一般的小姑娘,只见她白衣凌风,俏脸冷冰,当先一剑,剑气猛然间吐出剑身十丈,横空而斩!
  
      同时口中一声大喝:“三花齐开!”
  
      中阶的白夜行,还有下面的胡小凡,亦是同时出剑,纵向开杀!
  
      三道剑芒,浩势冲击七星聚战阵!
  
      此际虽然只得三人出击,其他六人并不出剑,但现在的九个人实则却还是一个整体,最上面三人,踩着下面三人的肩膀,左右两人,都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中间的云秀心身上。
  
      下面依然是如此,只不过是核心之人换成了白夜行还有胡小凡。
  
      九个人,三层阶梯,但举手投足,连神色眼神,都如同一人。从低到高,压顶而来!
  
      “落!”
  
      …………
  
    lt;今天上午,亲戚朋友都来,聚了一下。没喝。晚上,自己家,老爷子说咱爷俩喝点吧。我说那你少喝点,你感觉醉了就别喝了。
  
      老爷子说好。
  
      结果两杯半之后,老爷子没醉,我却喝晕了。丢死人,居然喝不过快七十的老头……哎。
  
      今天也是紫诺大美妞的生日,刚才跟我说:我和你爸一个生日,你该叫我啥?
  
      当场一怒:我叫你二货!
  
      二货,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