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丧心病狂!
    当天晚上,雷动天再次大摆宴席。
  
      举凡是雷氏一族青年才俊,无一例外,尽皆济济一堂,连待上一辈的长辈,也有很多到场莅临,更上一辈的长老,赫然也有四人到了宴席,与云扬喝了几杯酒,客套几句话。
  
      很明显,这些全都是看在雷动天的面子上。
  
      雷动天,至少现阶段于雷家而言,还是相当有面子的,就是这面子是因为他本身,因为他的家主老头子,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雷动天高据首座,顾盼自傲,睥睨他人如无物,指指点点,给云扬介绍,这是是谁,那个是谁……
  
      很有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云扬看着这幅局势,顿时生出一份明悟,雷动天的家主老头子在雷家的权势,已经是到了顶峰,以至于连带他这个少主,也是水涨船高,这一层,从许多人不顾身份的巴结家主的儿子就已经可见一斑。
  
      要知道这些人之中,很多人的职位,辈分,都要比雷动天更高,甚至是高得多。
  
      但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雷家整个家族已经彻底腐朽,哪里还有一个曾经几乎触及天运旗派门的气相!
  
      酒醉饭饱,时轮已经去到了半夜时分。
  
      云扬按着自己探问收集来的情报,悄然从住宿房间飘了出去,径自飘向雷家后院祠堂。
  
      一路上,畅行无阻的云扬反而有些迷茫。
  
      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要覆灭雷家绝不为难,即便雷家得了圣心殿长老的青眼,也不会被云扬放在心头,云扬烦心的反而是该当如何帮自己的六哥出这口恶气?了却这刻骨深仇!
  
      为了给兄弟报仇,得罪了这位大长老,又能如何?
  
      云扬在所不惜!
  
      但云扬迷惘的,却是怎么做。
  
      “你们雷家,已经烂了。早早就不再在乎你们父子你们一脉所做出的贡献;他们都早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荣耀……他们现在,为了生命为了利益为了保住自己地位,他们可以放弃一切的一切,无论是尊严还是其他……指望他们为你们父子讨个公道,不过痴人说梦……”
  
      “此时此刻此地,立足在这个家族之中,我看不到半点作为武者的坚持……看不到半点作为修者的风骨与志气……”
  
      “这里很污秽,哪哪都是污秽,这样的雷家,真的还有存在,还有清洗重整的必要么……”
  
      云扬心中不断自语,为六哥不值,为六哥的父母不值,为六哥这一脉的所有人不值。
  
      这样的雷家,殇之何伤?
  
      雷家大院连绵房舍在他脚下急速掠过,纵使云扬没有施展风云化相神通,仍旧没有人能够发现云扬此刻的行踪,一点点的痕迹都察觉不了,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差距体现!
  
      而下面房子里间,众人的说话声音却是不断地传入云扬的耳朵里。
  
      “那个云扬……据说是雷动天的朋友……而且还要是亲如兄弟的那种……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事足够我笑一年……”
  
      “一年怎么能够,起码得笑到那个云扬死去吧?你猜这个云扬最终会是个什么死法?”
  
      “具体死法谁能猜到,现在雷动天那小子玩弄目标人的手段越来越丧心病狂了,想想上一个被害者,真叫一个触目惊心啊!”
  
      “对了,雷动天上一次反噬是什么来着?怒意之情?不过那次时间短啊,前后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那女的就被折磨致死……”
  
      “那你猜猜,雷动天这次需要多长时间解决掉反噬?”
  
      “不一定,或许很快,几天功夫,但也许很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个云扬……估计是走不了了……”
  
      “那也不一定,他们现在一副肝胆相照的样子……雷动天犯傻起来,在这段时间,可是真能义薄云天的……”
  
      “现在的关键点已经不在雷动天那小子,而是在家主,他肯定是不会放云扬离开啊……这个人在这里,什么时候雷动天若是杀了他,就证明七情大法的反噬已经全部消除了……若是放他离开,怎么会有参照?”
  
      “说的也是。没有参照,若是就让雷动天推进功法的话,太容易走火入魔了……”
  
      “就是说啊,更别说那小子可是知道了太多他不该知道的秘密,就雷动天现在对他的样子,什么都会向他透露,无话不谈都是轻的,所以嘛……”
  
      身在空中的云扬直接听愣了,木然停留了半晌,这也就是云扬现在修为颇为了得,至少已经大大超乎雷家所拥有的武力上限许多,否则早被人发现狙击了!
  
      整个雷家大院,谈论雷动天什么时候杀自己的人,怎地会这么多,还这么的肆无忌惮?!
  
      这种感觉,貌似真的很奇妙……
  
      云扬注意力更为集中的另一处所在,大抵就雷家是家主的住所。
  
      一个阴沉的声音正在说话:“……决计不能让他跑了,看住他,知晓太多不该知道秘密的人,何能久活。”
  
      “另外,搜集这人的情报,此子非是玄黄界本土出身之人,乃是下界飞升之士,若无相当手段,何能修炼短短时日,便得飞升!”
  
      “我总感觉,这人不是什么善类……尤其他还自承是雷沐风那个死鬼的朋友,哼哼哼……究竟为何而来,值得思量的很。”
  
      “还有就是,雷沐风那家伙当真死了么,不能他说人死了,就是死了……地牢那边没什么异常吧?”
  
      “我早已传令加倍警戒地牢。”
  
      “嗯,那边不得有失;若有异常,可直接斩杀,决不能让他们活着出来,我要不存任何隐患。”
  
      “是……”
  
      “还是有些不放心……去地牢看看。”
  
      平心而论,他们说话的音量非常的小,若是不在左近,即便静心聆听也未必能闻。但云扬此时此刻的修为何能深湛,纵使他们的声音再小一倍,或者是直接传音说话,也断断瞒不过他的探查!
  
      是故两人对话的一句一字都是清清楚楚,丝毫无漏。
  
      “地牢?”
  
      云扬听到了这两个关键字的瞬间,即时感觉目光一亮。
  
      当前正愁没有突破口,一时不知该当如何动作,那地牢岂不正是对方关切之处,更有甚者,若是那地牢中关押的乃是六哥的亲人,自己顺手救了出来,岂不是一桩天大的美事?
  
      二话不说,径自掉头而去。
  
      阴森的地牢中,阴暗潮湿,蛇虫老鼠簌簌爬行,让人一进入这里,就是毛骨悚然。
  
      有几间牢房都是空的;而守卫地牢的人,足足一半集中在地面的入口,另一半则是集中在地牢最里面,守卫堪称森严。
  
      但这些守卫却不在云扬眼内,径自化身清风,长驱直入,目标直指地牢内中最深处,尤其潮湿阴暗的那几间牢房。
  
      云扬来到地牢尽头,凝神看去,触目所及之瞬,竟忍不住有些佩服这位雷家家主的狠毒起来。
  
      这家伙或者没有雄才大略,但轮到心狠心毒却是令人发指,更兼叹为观止。
  
      但见那几间牢房内中的人犯尽皆奄奄一息,每人的脖颈处都被一根锁链吊起来,至于脚指头勉强着地;双肩琵琶骨也被洞穿了,耷拉着吊在左右两边,如此肩伤即便回复自由,短时间内手臂力度至多只有正常状态的两成,腰上还有一根细细的链子,却是是直接穿过皮肉,在腰椎骨位置生生地绕了一圈,这还不止,每个人的天灵盖上,赫然连接着一根细细的链子拴着,竟是穿破了天灵盖绕了一圈,又绑到了牢房上方的一根横梁之上。
  
      你跑?
  
      跑吧!
  
      一挣扎你的头盖骨就掉下来了;一跑你的腰椎骨就断了!一跑你的颈椎骨就断了……
  
      而最让人发指的是,施刑者并没有锁住这些人的玄气修为;而是任由这些人自主呼吸吐纳,时刻回复自身状态,但无论怎么调养回复,身上有这么多桎梏,任你修为通天,也是万万挣脱不了的!
  
      而这些被禁锢之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竭尽所能的修行吐纳,最大限度的修复肉身……
  
      你以为这就是终点?极致的痛苦了?
  
      显然不是!
  
      他让这些人拥有运转玄气,回复肉身的余地,目的固然是为了让这些人活下去,更是为了……让这些人以更痛苦的方式活下去,因为在牢房里面,豢养着数头白白胖胖的虫子,每一头都是肥肥大大,看起来很是笨拙,似乎并不具备多大的杀伤力。
  
      但云扬却是知道这种虫子的。
  
      吸灵虫。
  
      这种虫子,号称是世间所有修者的死敌与天敌,原因只有一个,这种虫子能够吸取修行者的玄气;造成修行者本身修为的永久性损失,极难修复。
  
      而当前,基本每过一段时间,那几头吸灵虫就会趴到这些个犯人的丹田位置,将目标人物在这段时间里辛辛苦苦聚集起来的玄气吸取干净……
  
      纵使吸灵虫的吸取量相对有限,不至于将众犯人的修炼所得的玄气全部吸取,却也足以令众犯人百上加斤,应付为艰。
  
      而有吸自然有吐,雷家家主加施吸灵虫的这一手,自有他的深层目的,吸灵虫吸走足够量的玄气之后,会排泄出一种特异的玄晶;这种玄晶属性特异,拥有让人直接吸取,迅速将之转转化为沛然玄气充斥进入己身经脉,成为自己修为的神奇功效。
  
      比什么极品灵玉都要方便:灵玉的灵气你要先吸取,然后运功消化,才能变成自己的玄气,中间存在着巨大的损耗差异。
  
      但这种吸灵虫所产生的玄晶却全然没有损耗,大抵因为那本就是修炼好的玄气!
  
      换言之,吸灵虫乃是这种模式的修为转移媒介!
  
      可是用这种方法吸取玄气,损人利己,不为任何修者所乐见,端的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更不要说……这位雷家家主吸取的,还是曾经是血脉兄弟亲人的玄气!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猪狗不如!
  
      云扬眼中有的怒火空前蓬勃的。
  
      “我……我真是冤枉的……我不是,不是和雷军平一伙的……”一个被吊着的人声音虚弱到了极点的喃喃自语:“放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我真不是雷军平的人啊……我只是一个江湖人,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湖人,那天就只是与雷军平偶然相遇,这一辈子一共就只见了这一面啊……”
  
      这人喃喃的自语哀告。
  
      那人甚至不敢大声,一旦大声的话,些微的震动之余,都会导致身上刑具的联动,自己就会疼,全身经脉都会遭受粉身碎骨也似的剧痛,痛不欲生!
  
      但他仍旧都在求告,不断的哀告。
  
      过一会儿撑不住了,就运转一会儿功法,只待恢复一点点力气,又再开始哀求,周而复始……
  
      而四周的守卫,全程都只是冷漠的无视,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云扬仔细看去,这样的牢房一共有三间,在最里面并排,每一间,有两个人;而牢房与牢房之间,竟是相通的。
  
      就只有两根栅栏作为间隔,但栅栏之间的缝隙,却足足能走过一头牛!
  
      这样的布置,分明是打算其他牢房的人,能够清晰地看到这间牢房中人的种种惨状。
  
      当然,另一边的人也能看到那边。
  
      对方正在承受的,真是自己已经承受过的或者即将要承受的或者一直在承受的……
  
      无疑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能想出这种折磨人主意的人,简直就是毫无人性的人群里面最出类拔萃的天才!”
  
      云扬咬咬牙。
  
      他完全能看出来,这牢房里六个人,不管是哪一个,身体负荷极限都早已经超出太多,一旦松下最后一口气,就是一命呜呼,瞬赴黄泉。
  
      而支撑他们活下去的,最后一口气始终不散的,反而就是这残酷的折磨,为了撑过这样的折磨,他们就只有一门心思的努力练功,一点一滴的延长自己寿命,延续这种苟延残喘的生存状态……
  
      然而事实却是,他们每个人都已经没了当真活下去的可能。
  
      这些人的身上,已经没有一丝的肌肉,只剩下一层皱巴巴惨白色的肉皮,端的教科书一般的皮包着骨头……
  
      而许多处裸露在外的骨头,呈现的乃是灰白色;那是骨头已经腐朽到了相当地步才会出现的色泽。或者该这样说:若是现在,这些绑着他们吊着他们的铁链突然消失的话,他们扑在地上的瞬间,全身上下,至少要有七成以上的骨头都会在那一瞬间成为齑粉。
  
      确认了这种状况,云扬只感觉全身上下尽是冰凉,一股寒意从尾椎陡然直升上来。
  
      这是何等残忍的歹毒手法。居然将人折磨到现在还不死!
  
      所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多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众多囚者中的,是一个看起来原本身架应该是很魁梧的大汉,但此刻,却比其他人看起来还要落魄凄惨许多,整个身躯,就只剩下一张皱巴巴的肉皮包裹着骷髅也似的身体,脑袋耷拉着,不知道是死是活,而整个牢房之中,就只有他始终一语不出,也不止是本意如此,还是因为伤重昏迷而有口难言。
  
      云扬正要上前详查究竟,看看是否尚有可抢救的对象,却听到外面有一阵掠空声音传来;随即一个声音威严说道:“可有异常情况。”
  
      “禀报家主,没有任何异常。”
  
      “嗯,你们几个在外面等着。”
  
      …………
  
    lt;本想把这个情节写曲折一点,但是实力相差太大,干脆直接通杀过去吧……差距太大,故意制造曲折的话,反而是讽刺大家智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