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无缺,妖族
云扬沉默了一下:“何以见得。”
  
  “沐风从来不会叫我三叔公,他只会叫我三爷爷。”
  
  三叔公脸上露出来一个苦涩的微笑:“还有那四人,你分明一个也不认识……若是沐风,只会有更亲近的举动,你对待我等,虽然善意诚意不存花假,但始终欠了一份至亲之人的感觉。”
  
  他无神的眼睛看着云扬:“你是善意,这点我等能感受,但是……我们也能感受亲疏。你说是么?”
  
  云扬不由无奈的笑了起来。
  
  他的刻意假扮,初衷不过就是为了瞒过雷军明等人,给他们一种血债血偿报应不爽的感觉;并没有指望能瞒得过三叔公这些人,之后没有主动说明,也不过是怕刺激到他们,反而加速他们几人的死期。
  
  仪容乔装,哪怕装扮的再像,也绝对不会瞒得过至亲之人。
  
  这一直是江湖上的至理名言。
  
  “我相信没有全无由来的善意,所以你纵然不是沐风,想必也跟沐风有相当的关系吧……那么,沐风呢?还有,你是谁?”三叔公充满希望的眼睛看着云扬。
  
  云扬眼神黯淡了一下:“我是雷沐风的结拜兄弟,我们一众兄弟排行之中,他位列老六,我则是老九。”
  
  看着老人充满希冀渴盼的眼神,云扬嘴唇蠕动了两下,还是说了出来:“六哥……已经去世多年了……”
  
  三叔公眼中的惊喜如同最后的火焰余烬一样熄灭了。
  
  去世多年了!
  
  这句话,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想要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来,只是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刹那间,只感觉万念俱灰。
  
  云扬也是叹了口气。
  
  他不想说,但是却必须要说。
  
  因为自己毕竟不是六哥!
  
  若是顶替这个身份,获得所有雷家的物资,云扬不会觉得过分,实际上以他现在的身家,也看不上雷家的东西……但是在三叔公等人眼中心中,却始终是……落入了外人之手。
  
  所以这一点,必须要说明白。
  
  “三叔公,眼前的雷家余孽,你们想要怎么办?”
  
  云扬轻轻的问道。
  
  这句话给出一个信息:我只是一个帮忙的,雷家的事,还是你们说了算,我不会插手。
  
  云扬并不是想得太多,而是……从一切细微处,杜绝任何不愉快。
  
  云扬第一次殚精竭虑的去考虑,比自己弱小的太多的人的心理感受。我在乎你们的心情,在乎你们的一切决定,因为,你们是我六哥的亲人。
  
  我想要为我六哥屠尽一切,但是,我毕竟不是他的血脉至亲。我代表不了全部!
  
  云扬清晰的感应,他刚才输入的生灵之气,已经在迅速溃散之中,这几个人的功体根基,早已经全盘崩坏,只待最后一点生灵之气耗尽,便要彻底的回天无力。
  
  也就是说,若是这段时间里不交代清楚后事,就真的没机会了。
  
  尤其是……他们在心神完全放松了以后,身体只会以更快的速度衰败下去。
  
  三叔公闭着眼睛,喃喃道:“雷印……在祖宗祠堂,祖宗的石碑下面……”
  
  “至于雷家余孽……”三叔公轻轻的声音已经渺不可闻:“全都杀个干净吧……我看到这样的雷家……只有恶心……这样的血脉,不该再存……”
  
  他闭着眼睛,喃喃地道:“谢谢……你……是沐风,最好的兄弟……老夫……相信……”
  
  云扬蓦然感觉一阵欣慰涌上心头。
  
  “所以,我此刻,完全可以代表雷沐风。”
  
  云扬深刻的说道:“我相信,我的一切决定,雷沐风,都不会反对。”
  
  三叔公欣慰的笑了笑:“老夫,信你。”
  
  他翻了翻眼皮,似乎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量,喃喃道:“沐风……将雷家……灭绝!斩草除根……不要再留在……这个世界上……”
  
  他浑浊的眼睛看着云扬,蓦然在这个时间点,眼神变得格外的清明锐利,突然挺起身子,大声呼道:“污浊家族,不配姓雷!”
  
  声音响亮,震荡当空。
  
  然后戛然而止。
  
  三叔公的最后一语,犹自回荡,生息却已全面停止,魂走九泉,一命归阴。
  
  而另外四个人,尽都躺在柔软的床上,竟是还要更早三叔公一步,没有了呼吸,在他们最渴望的休息安眠之中,笑赴幽冥。
  
  但云扬能看到,在三叔公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这四个人还都睁着眼睛倾听着,一直到……听到三叔公最后的一句话之后,才终于瞑目。
  
  污浊家族,不配姓雷。
  
  这就是你们想要看到的么?
  
  但是你们……给我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啊。
  
  云扬站起身,一脸的沉重。
  
  全杀个干干净净?
  
  能么?
  
  云扬自认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是,面对这样的请求,依然是犹豫不决。
  
  能够与我战斗的人,我自然不会留情,但是,那些完全没有武力的人,却让我如何下手?
  
  扫视一圈的幸存不多的雷家人,个中修为能达到至尊的都已经没有了。一个个尽都簌簌发抖,满脸惨白,几无人色。
  
  云扬叹了一口气。
  
  随手一巴掌,将雷军明带去密室的四个人之中的三个都拍成了肉酱,只剩下了雷动天一个。
  
  ……
  
  及至雷动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才确认,自己的两条腿果然没了,之前种种非是噩梦,而是真实
  
  一时间,却仍如同做梦一般,好半天,眸子才恢复了清明。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你是谁?!!”
  
  雷动天嘶吼起来。
  
  一袭紫衣在他的眼帘中出现,正是云扬:“雷兄,你醒了?”声音冷漠。
  
  “云兄弟,是你救了我?”雷动天一脸狰狞突然消除,满眼尽是感激亲厚之色。
  
  云扬楞了一下,然后仔细地察探一番精神力,终于确定:这货,居然半点都不怀疑自己?
  
  这地界貌似就自己一个外人,为什么就不怀疑一点自己呢?!
  
  云扬对雷动天的心态表示了极端的不理解!
  
  难道这七情反噬,居然霸道一至如斯?
  
  “是啊,只可惜我迟来一步……来不及救下其他人了……”云扬心下腹诽,脸上却是一派悲伤,随之叹息。
  
  雷动天满脸尽是感动,感叹一声道:“我早就知道,能够从雷沐风那厮手里救人的,也就只有你了。整个雷家,就只有你和雷沐风能说得上话……当日面对四季楼四尊施压如是,今日面对雷沐风亦是如是,云兄弟一而再的救我性命,实是我的大恩人,大救星……”
  
  “惭愧。”云扬叹口气:“我也就只救下雷兄一人而已,雷家,算不得仍在了。”
  
  雷动天没有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狠毒之意:“其他人……如何了?”
  
  “除了妇孺与幼童……雷家所有壮年修士武者……一个也没有留下来……”云扬悲天悯人的叹息一声:“满目尽是尸山血海,断肢残骸……”
  
  “我也想多救下几人,但任我再如何的求恳,雷大哥就只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再不肯多纵一人。”云扬惨然道。
  
  雷动天咬牙:“雷沐风呢?”
  
  “他走了。”云扬道:“他好像去找医者,救治那几个垂危之人了,看得出,他对那几个人很熟悉也很关切……”
  
  雷动天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短了一截的残腿,脸上肌肉抽搐,剧烈的疼痛不断袭来,让他有一种歇斯底里的冲动。
  
  “雷兄,你的腿,可还有办法医治么?”云扬忧心忡忡,道:“若是不早早设法救治……可就可能从此残疾了。”
  
  雷动天狰狞着脸说道:“云兄弟放心,我自然有办法处置这伤势,此事还需要你出力帮忙才好。”
  
  云扬道:“有办法就好,有办法就好,你直说就是。我必然拼尽全力为你做到。”
  
  雷动天呼呼喘气,道:“或者冥冥中自有注定,我之处置方法,正是与我此生第一次生死大难相关!”
  
  云扬心念一动,诧异道:“雷兄所说的可是当日与四季楼大战之事?”
  
  雷动天点头道:“正是,兄弟当真睿智,听之即明!”
  
  云扬脸上诧异之色丝毫未减,又道:“可是以雷兄今时今日之修为实力层次,那四季楼还有何事物能入得雷兄之眼,济得了事”
  
  雷动天强忍剧痛,嘿嘿一笑:“云兄弟你可还记得,当年我曾跟你提过的神骨之事?”
  
  云扬恍然道:“如何不记得,当日雷兄曾明言,四季楼四大尊者正是拥有那什么天神之骨,才有超人一等之实力!”
  
  雷动天喘着气:“不错不错,就是天神之骨,我所说的处置之法,就是天神之骨。”
  
  他一把抓住了云扬的手:“云兄弟,你一定要帮我,现在只有你才能帮到我,只有天神之骨才能让我重新站起来!”
  
  云扬连连点头:“你放心,放一万个心,此事我一定帮你就是,只待你伤势稍愈,再无性命危险,我就背负你出去,去寻找那天神之骨。哪怕是千山万水,也一定要找到!”
  
  雷动天感动地说道:“兄弟有心了,不过此事不须这么麻烦,我当前之伤势,正是契合神骨植入之时机。”
  
  他阴森森的微微一笑:“相信雷沐风做梦也不会想到,咱们雷家在我父亲掌权的这段时间里,掌握了天神墓地的入口位置,只要我得到天神之骨重续断肢,我非但即刻就能恢复行走能力,而且……还能籍天神之骨的助力提升我的根骨。”
  
  “啊?还有这种处置方法么……我助雷兄取得天神之骨自然可行,但雷兄之前提及,无论是七情大法还是植入神骨之法,都是借助外力的偏门邪道,雷兄当真要如此吗?”云扬一脸为你着想的说道:“会不会影响你以后的修为进途?”
  
  雷动天满脸尽是欣慰之色,沉声道:“今时不容往日,老祖宗所传功法固然神妙,却无断肢再续之能,而且我现在迫切需要提升实力,神骨加身之法虽非正途,却是当前最契合我状态的法门,我……别无选择了……”
  
  “不能再修炼老祖宗所传的功法,固然遗憾,但那天神之骨多数都自带特异属性以及独门功法,他山之石未必不可攻玉……”
  
  雷动天咬着牙:“现在取到天神之骨乃是必为之事,雷沐风,我三年之后,就会让你后悔不及!”
  
  云扬道:“雷兄,你真的决定了……这样真的好么?”
  
  “我决定了,就这么办。”雷动天恶狠狠地说道:“其实我决定移植神骨,还有另一重考量,当年家族曾经尝试为我植入天神之骨,当初的我因为受不了那个痛苦,这才改修七情大法,致令修为难臻上乘……”
  
  “而这一次,雷沐风将我双腿辣手斩掉,已经是断绝了我其他的所有后路,就只能在这一条路上往前走……我不走这条路,都对不住这桩血海深仇!”
  
  云扬道:“我明白了,但是在动作之前,咱们还是先休息一下,至少得把你的伤势调养一二,这么贸贸然的开始行动,我实在放心不下。”
  
  “还休息什么!”雷动天哼了一声:“我是动不了了,但性命无碍,无须你在旁关照。我这就告诉你神墓入口位置,你看情况尽速动作,我是一刻也多等不了了。”
  
  云扬点头;“嗯,那好吧!我尽力而为。”
  
  说着,他欲言又止,道:“雷兄,雷沐风……也是我的知交好友……彼时还是希望你……若是有力报仇的话……还希望,手下留情。”
  
  雷动天眼中阴狠之色一闪而过,道:“那是当然,无论如何,云兄弟的面子,我总是要给的!”
  
  “那神之墓地的地点……”
  
  “目的位置就在雷家后山坟场右侧……”雷动天道:“到那只需要用鲜血牵引,然后砸用玄气猛攻右侧山壁,待得一道黑色裂缝出现,即时扔进去一只活物,无论是牛羊什么都可以,当然,以玄兽做引为最好。在进去的时候,活物或当场死亡,身上血液,在瞬间全部喷发……就会出现一条窄窄的通道……”
  
  “而这条通道,就只能存在不超过一刻钟的时间,而每一次开启的通道,就只允许一个人进入。这个人进入之后,通道会即时隐匿,恍如不存;等这个人出来之后,就又要再等上半个月的时候,才能再一次开启……”
  
  “这神墓之秘,于我雷家乃是绝密之事,个中详情我也是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内中只怕凶险难免。云兄弟此去千万小心。”
  
  雷动天淳淳嘱托,连道珍重。
  
  “放心,我全都记下了。”
  
  云扬眼中目光闪了闪。
  
  便在此刻,雷动天的脸色越来越是苍白;他终究是失血过多,两条腿断掉之后,足足超过半个时辰没有止血,又强打精神告知云扬神墓之秘,现在当真就只剩下一口气。
  
  好容易说完这番话,精神再也支撑不住,喃喃道:“我的药……在……”
  
  说到这里,他的精神乍然一阵阵的恍惚,两眼眸子亦随之转为了黑色,一片黑色雾气蒙蒙的从他眸子里冒了出来。
  
  然后,他再看云扬眼神的时候,一种古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是一种恍然……还带着一些讥嘲,还带着一些……其他的意思。
  
  但他委实是气空力尽,再也支撑不住了,脑袋一歪,就此晕了过去。
  
  云扬何等敏感,雷动天最后的奇怪眼神,让他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警兆。
  
  这眼神……什么意思?
  
  先前他在叮嘱自己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这货被七情大法反噬的情况,还没有结束,还是真心真意的……但是,到了最后,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眼神?
  
  这代表什么,又有什么影响?!
  
  雷家后山。
  
  云扬按照雷动天所描述的方法,很顺利地开启了雷家藏匿偌久的神之墓地。
  
  云扬大秀演技,演绎兄弟情深,真实目的自然不会当真是为了雷动天着想,他的真实目的乃是了却一段因果,一段自天玄大陆起,绵延至今的因果!
  
  期许今日之行,再续天玄生机,不成百年终局!
  
  一条通道乍然出现,云扬手中提着一个包裹,这里面尽是雷家人这些年来从墓地之中取出来的许多神骨。
  
  不知是否当真是冥冥中自有注定,雷家因为认祖归宗而改换了功法,再不稀罕神骨加身的加成威能,将以往取得得神骨尽皆被取出统一安置,这个状况对于云扬来说,可是减少了太多太多的麻烦。
  
  而云扬这一次踏足天神墓地与上一次截然不同的更更在于
  
  云扬这边刚刚进入,就已经听到一个声音悠悠传来:“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云扬微微一笑道:“玄黄界疆域之辽阔,修行程度之高深,大大出乎我之预估,准备时间比预期之中多了许多,隔得时间未免长久,前辈们不怪罪便好。”
  
  他自然是听得出来了,这个声音与上一次自己进入的时候那个声音一模一样,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人之口。
  
  果然,随着说话声,一道淡淡虚影出现在半空。
  
  与上一次更加不同的是,这一次不仅仅只出现一道虚影,而是在出现那一道虚影之后,又有无数的模糊身影,随之而现!
  
  “感谢恩人!”
  
  空中的无数残魂同时躬身行礼。
  
  云扬不敢怠慢,放下神骨,郑重还礼。
  
  “云扬搜罗前辈等人遗骨不过顺势而为举手之劳,当不得前辈们如此重礼,不敢当不敢担。”
  
  “这是你该得的谢意。”空中的老者虚影轻轻摇头:“许多岁月以降,我们渴望的拯救者,就只有你一人而已,而这份谢意,乃是我们能够给予的唯一一点回礼。”
  
  “或许现在的人类,并不知道珍惜;但是我们,却必须要珍惜。”老者的虚影充满了唏嘘之意:“等人类什么时候知道珍惜这种人,珍惜这种情操的时候,或者一切都已经晚了,迟了。”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这种人,在这个人世间,还有很多。只不过,前辈们只是遇到了我一个,不过机缘如此。”
  
  老者呵呵一笑:“也许吧。”
  
  云扬更无废话,径自将包裹内的神骨一块一块的取出来,一一放置在地上,霎时间,神骨绚烂光芒大盛,也不知是否是因为重归故地,重返本躯的缘故。
  
  “多谢你了年轻人,从这片区域散离出去的神骨,大抵就只有这些,别无遗漏。”老者看了一眼,并不见其动作,却见一阵微风乍起,神骨随之悠悠浮空,悄然散落四方。
  
  许多被挖掘开的坟墓,在神骨归入之余,即时合拢,隐隐有光华流溢。再过片刻,有神骨归入,且重新合拢的坟墓之中,渐渐有几条虚影出现空中,明明是虚幻不实的身影,但其目光注视云扬,尽是感激之意,宛如实质。
  
  “我这一趟出去,打算即刻将这条通道毁灭。免得再有后来人,误打误撞的惊扰到前辈们的清净。不知前辈们可有什么方法可以教我?”
  
  云扬恭声问道。
  
  老者轻声道:“只需依照你上次所为一般就好,以神兵割裂空间,只要出现空间裂缝即可。”
  
  “好,晚辈明白了。”
  
  “前辈们曾言在这玄黄界,还有另外几处这样的出口,不知到底还有几处,所在地又在哪里?”云扬问道。
  
  “还有……三处。”老者很快回答:“不过,由于某种禁制,我却不能告诉你……那三处都在什么地方,只能拜托你自行寻找。”
  
  云扬道:“没事没事,晚辈必当尽力而为,尽早解去前辈们的桎梏。”
  
  顿了一顿,云扬抱拳拱手道:“今日一行已然功德圆满,晚辈就不再耽搁,就此告辞了!”
  
  老者和煦的看着他,道:“进出通道的时间限制,对你无效。既然来了,何妨多留一会?”
  
  云扬道:“呵……晚辈初来玄黄,实力虽然多有精进,可是在实力进步的同时,却是越发知晓,本身修为还是太低了;玄黄界强手如云,危机重重,必须要抓紧时间提升,才能应付未来一切……”
  
  老者缓缓点头:“说的也是,你的修为,在人类之中虽然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强者,却仅止适用于寻常人,寻常实力,在这世上,还有太多太多人足以威胁到你的性命安全。”
  
  他有些惭愧的道:“只可惜,我们不能给予你任何帮助。”
  
  云扬哈哈大笑:“前辈说得哪里话来,武者江湖路,向来只得一人行,万事皆要靠自己。若是靠别人,心中有了惦念,注定不能走得太远。”
  
  说着,他挥挥手:“前辈,我们,下次再见。”
  
  话音才落,径自转身潇洒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吗目送云扬的身影消失在入口,虚影中一人疑惑的出声问道:“星君,此子心性如斯,正气凛然,为何不告诉他在他的身上早已经有了神恩眷顾?”
  
  “有了神恩眷顾,便是等于多了不死之身,这也是我们对他的回报,星君为何不说明呢?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对恩人的一些补偿啊……”
  
  “神恩眷顾?不过就是我们的些许谢意,或者对其他人而言,乃是莫大的裨益,对他来说,却不重要。”
  
  老者摇摇头,道:“他帮助我们,从一开始就未存任何求报之心,就只是想要单纯的帮助我们而已;这样仁者仁心,这样的心境,才是最为难能可贵的无缺无漏之心。”
  
  “亦是因为他的内心圆满,无缺无漏,所以他才能将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进行到底,不为利益,不问艰辛!”
  
  “若是我们告诉他,其实因为帮助我们,早已经有了神恩眷顾在身……那么,我们反而是破坏了他的无缺心境。”
  
  “他做这件事情,全无私心可言,只为及危扶困,本心行事,岂是贪图我等的回报?!”
  
  “我希望他一直以这种‘无缺无漏,问心无愧’的心态,去闯荡江湖,去做一切的事情。”
  
  老者微笑道:“这才是我们唯一能够为他做的,希望你们莫要破坏掉。”
  
  所有虚影一起点头。
  
  每个人都认真地思考着为首老者所说的话,所谓道理人人会说,但知道明白是一回事,而说到正确运用的,绝对不多,少之又少!
  
  ……
  
  云扬两手空空的出了神墓,回手一刀,千百道刀气纵横肆虐,一片片真空裂缝不断出现,交错纵横之余,显现出一个黑洞。
  
  云扬仍不放心,又再尝试着运用之前的方法开启神之墓地,却发现,果然打不开了。
  
  “希望你们能够在里面安静地安息,百年之内,我一定会将其余的神骨尽数完璧归还,诸神末日,一定不会成真。”云扬心中默默祷念一句。
  
  随即,紫衣身影悠悠而过,仍旧是不带走一片云彩。
  
  空旷的雷家大院中,只剩下一部分老弱病残和妇孺幼童。人人都是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这个身影……
  
  云扬明明只是从这里单纯的走过,但所有人的身体却都忍不住发起抖来。
  
  因为他们心底有一个攻势,眼前人奶是一个恶魔,一个自家无法抗衡的恶魔!
  
  就在昨天,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屠杀了我们雷家三千多人!
  
  ……
  
  云扬悄然回到了雷动天的小院之中。
  
  雷动天这会并没有休息,虽然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但脸上尽是阴翳,显然是在盘算什么事情。
  
  云扬缓步而入,雷动天也只是动了动眼珠,扫视一眼。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云扬却敏锐的感觉到……雷动天这会的眼神,与之之前……迥然了!
  
  此刻眼神,再无如兄如弟的深厚情谊,唯有刻骨烙心的至极仇恨!
  
  之前的友善眼神,点滴不存!
  
  云扬皱了皱眉头,心下反而放松了一分。
  
  “雷兄。”云扬走了进去:“你醒了?”
  
  雷动天哼了一声,随即转过头注目云扬,满脸尽是欢欣鼓舞惊喜之色:“云兄弟,你回来了?那神骨……可拿到手了么?”
  
  这一声惊喜,充满了虚伪的意味。
  
  云扬定定的看了雷动天片刻,突然笑了笑,淡淡道:“雷兄,你的反噬……解除了?这么快?”
  
  雷动天的脸色,猛然间慌张了起来,瞪眼道:“什么反噬?”
  
  云扬淡淡笑了笑:“雷兄,聪明人面前,不要说假话,那样很没意思,难不成你还以为可以骗得了我?让我为你出力?”
  
  雷动天沉默。
  
  云扬惋惜的道:“只可惜雷兄你的心境回复得实在不是时候,因为你之前对我表达出来的善意,源自真心,我很难对你痛下杀手,最少最少,你可以得到一个全无痛苦的死去方式,可是如你现在这般,怨恨冲天,怒愤填胸却又能济什么事?不过就是带着这样的负面情绪去另一个世界罢了,何必呢?”
  
  雷动天咬牙切齿:“云扬,我一直将你当作朋友,兄弟……”
  
  云扬呵呵一笑:“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啊,哪怕你在天玄大陆那会的刻意做作,以我为炉鼎,又或者是之前的功法反噬,对我掏心掏肺,全都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与人何尤?!”
  
  雷动天骇然抬头:“你……”
  
  “在你第一天选择我当做炉鼎的时候,我就知道个中玄虚,不过就是虚与委蛇罢了。”
  
  云扬悠悠的说道:“当初是我力有不及,只能与你周旋,现在情况反过来了,轮到你命悬我手……不过我好奇的反而是另一件事……你因为废除七情大法而造成的反噬。更再见到我之后,反噬陡然爆发,但这才短短的几天光景,尽全数消除了,想来非是无因,那
  
  么,究竟是为什么?”
  
  雷动天阴沉着一张脸,两眼如同两个如同黑洞一般直勾勾地盯着云扬:“姓云的,你……你其实是和雷沐风那厮一起来的吧?”
  
  他不等云扬回答,就直接道:“雷家现在所发生的所有变故,全都是因为你们两个勾结在一起,觊机而作……先是由你露面吸引注意力,确认状况,了结雷家当前的真实战力水准,确认之后,再由雷沐风出手针对,屠灭雷家满门!”
  
  “你们两个人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处心积虑,丧心病狂,你们就不是人!!”
  
  雷动天恨得咬牙切齿,睚眦欲裂。
  
  云扬淡淡笑了笑:“雷兄抬举了,我们这点手段又算得了什么,令尊当年勾结玩人,残害本家家主,乃至杀害雷沐风父母兄弟姐妹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心积虑,丧心病狂吗!?是谁更加不是人一点呢?!”
  
  雷动天愤恨的看着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我瞎了眼!竟然认识了你!”
  
  云扬叹口气:“你的确是瞎了眼,你若不是瞎了眼,怎么一见面都就选中了我做你的炉鼎呢,若非有这段因缘,谁知道,谁认识你是谁。”
  
  他若有所思,道:“你已经恢复清醒,却不思逃走,仍旧留在这里……应该是因为流血过多……玄气丧失殆尽,想逃都没力气逃了吧……”
  
  “至于反噬……有修为,才能有反噬,而你现在这等情况,基本废了……反噬,难道也没有了?”
  
  他一把抓住了雷动天的手腕,查看了一番,果不其然,雷动天现在的实力全然无存,甚至单纯的肉体力气也是孱弱至极;基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人了。
  
  “原来如此。”
  
  “应该是修为滑到了低谷,玄气灵力什么玩意儿都没了……反噬也就随之不存了,倒是我想得多了,想的复杂了……”
  
  云扬叹了口气,满脸尽是悲悯的说道:“雷动天,运道之说果然是半点不由人……你要是一直保持那份义气,我纵然出手杀了你,也会感觉本心失衡,对不住你的一片真心,现在却没有这份失衡……你现在醒过来了,注定连个好死都落不下了。”
  
  “我为了真兄弟,杀一个假兄弟,我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你说呢?”
  
  雷动天狠狠的看着他,发出狼嚎一般的咆哮:“动手啊,你怎么还不动手杀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与死了还有什么区别?”
  
  “怎么会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呢,你不是还有神之墓地么。”云扬循循善诱道。
  
  雷动天眼中突然闪出来一丝希望:“你拿到了神骨?”
  
  “我确实找到了神之墓地,却没有拿回任何一块神骨,神骨是你所需,我怎么会当真的成全你。”
  
  云扬惋惜地说道:“之前我听你提及可以凭借神骨恢复,甚至实力大增的时候……我怎会不作出因应,将这隐患彻底消除?所以我按照你说的方法,找到了神之墓地,然后……永久性的毁掉了入口。”
  
  他惋惜地说道:“可惜了,那么好的地方,以后谁也进不去了……”
  
  雷动天瞪眼看着他,两眼直直的。
  
  “空间裂缝直接将入口消弭了……哎……”云扬叹口气:“我也不想的。你肯定很失望,但是我无法安慰你。”
  
  “噗!”
  
  雷动天猛地喷出来一口鲜血,悲愤欲绝的看着云扬,手指头都在颤抖。
  
  绝望之中得到希望,旋即希望又再度消失,彻底陷入再无任何希望的极端绝望氛围之中,这大抵就是雷动天当前的写照!
  
  “别悲愤了。”
  
  云扬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咔的一声,脑浆迸裂:“你现在的悲愤,已经只能给我提升快感了;但是我还不想被你奉承的得意忘形啊。”
  
  “万一被你的悲愤搞得我飘飘然了……对于我行走江湖可是大大不利,人,可以自尊,自信,甚至自傲,却绝不能自满自负,自视过高。”
  
  雷动天只是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
  
  “本来真没想过这么早就杀你。但是你们一家人,做出的这些事情,让我实在没有办法忍住将你们斩草除根的冲动……”
  
  一股空前浓烈的因果之气,在某人生息尽去的一瞬,陡然涌入神识空间。
  
  绿绿惊喜的叫了起来:“啊呀呀……”
  
  只要再有一半,就足够升级了!
  
  云扬抽搐了一下嘴角;草,这么大的一票收获居然才只是一半,这一级升的可真是慢啊。
  
  “不过解决了你,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彼时见到了灵犀,合该向她汇报这个好消息!”
  
  ……
  
  雷家祠堂。
  
  香烟缭绕。
  
  雷动天父子等人,自然统统没有资格再入此间;当中为首的牌位,正是被雷军明早已经扔掉的雷军平灵位,在他旁边,依次是雷沐雨,雷沐云,雷沐风……
  
  还有三叔公等人的灵位,也都安置在较为醒目的位置。
  
  云扬虔诚的点燃线香:“祝愿六哥一家团圆,若感此愿,当慰衷肠,小九帮你们了结这段仇怨了……希望来生,我们还能做兄弟,我等你!”
  
  雷家墓地,雷沐风家人的墓碑也都重新树立了起来。
  
  “希望你们雷家……以后能够好好地去过你们的日子,走正道,莫要再走什么歪门邪道了……”
  
  看着雷家剩下的人,云扬低声的说了一句。
  
  他并没有劝诫什么,对于眼前的这些雷家妇孺而言,劝诫无用,更无意义。
  
  彼此之间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云扬纵然有万千金玉良言,雷家上下也只会阴奉阳违!
  
  一句话说到底,雷家的未来,尽都掌握在他们手里。
  
  而云扬,并不会在意雷家的所有决定。
  
  将来雷家走正途,云扬会派人助一臂之力;但若是走歪路,或者非要找自己报复,那么云样也绝不会有任何心慈手软。
  
  今日放你们一条生路,因为你们是六哥族人。
  
  来日你们与我寻仇,那么,我当贯彻雷家人最后对我的嘱托:杀干净你们!
  
  一切,就看自己。
  
  云扬固然没有按照三叔公的吩咐,直接将雷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尽数灭杀掉。这里毕竟是六哥出身的家族,当真灭杀干净了,就是彻底断去了六哥出身家族的血脉!
  
  以雷家现如今仅剩下的这些个妇孺孩子,想要重新崛起,只怕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以后的路,就只有靠你们自家选择,自行努力,自行上路了。”
  
  就在云扬走出雷家大门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三个人。
  
  两男一女。
  
  其中为首的乃是一个女的,风姿绰约,花容月貌,不是身居在那雷家梅园之中的白姑娘又是何人。
  
  而在白姑娘左右两边,正自缓缓靠近的两名男子,云扬并不认识,该当是白姑娘的同路之人。
  
  “云掌门,你当真是好狠辣的手段。”
  
  白姑娘一身白衣,眼睛冷冷的看着云扬,凤目中尽是难以掩饰的森然杀机。
  
  “想不到,雷动天视之为亲兄弟的一介纨绔,竟是咱们玄黄界近来名声鹊起的后起之秀,新晋的中品天运旗掌门之人,端的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啊!”
  
  云扬淡淡道:“既然知道是大人物,那就少说废话,我的时间宝贵得很,可是要近距离的膜拜一番么,念在相识一场,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
  
  他看着这位白姑娘,从一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感觉这位白姑娘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息。
  
  而这种气息,云扬并不喜欢。
  
  但却并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气息。
  
  这位白姑娘俏脸愈发冰寒,冷笑一声道:“云掌门少年成名,九尊府于天运旗行列更是一日三迁,直升中品,前途万分光明,可谓是玄黄界的传奇新编,但若是今日不幸陨落在这里,真不知道该说是幸,还是不幸!”
  
  云扬闻言丝毫不以为忤,朗笑一声:“你们几个若是拥有令到我陨灭的本事,岂会等到现在才出现?何必自抬身价,贻笑大方。”
  
  这句话一出来,三个人的脸上尽皆不好看起来。
  
  说实在话,他们谁也不想出现得这么晚,也不是实力不足,胆气不够,实在就是因为阴差阳错,歪打正着了。
  
  一开始不知道云扬身份,虽然有所警觉,却又没有太把云扬当回事,不想因小失大,令己方计划出现偏颇;事实上,他们已经第一时间就去探听云扬的消息,否则也不会仅仅时隔一天,就得知了云扬的具体情报,更不会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查看究竟!
  
  怪只怪云扬下手实在太快了,及至白姑娘等人赶过来的时候,整个雷家已经化作了一片血海!
  
  雷家所有的中坚人物,尽皆死的干干净净!
  
  而唯一幸存的雷动天,赫然也断了腿,成了残废!
  
  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大手笔……
  
  以常理而论,以雷动天对云扬的态度而言,就算是这位云公子有什么要做的,怎么也要在雷家探听一下消息确认一下状况,过个几天,准备准备,才会采取具体行动,这是人之常情,事之常态。
  
  可谁能想得到这位云掌门居然这么性急!
  
  白天才跟着雷动天照面,一道称兄道弟,一道去见了雷动天的心上人,可才到了当前夜里,二话不说,直接开干!而且举起屠刀就没有任何犹豫;一路杀得干干净净了……
  
  自己等人还在等候上面信息,信息还没到来呢,这边已经被宰得一干二净了。
  
  你说这事儿找谁说理去?
  
  前一个消息:有一位叫云扬的年轻人与雷动天交好,来到雷家;请彻查云扬此人底细,是否需要将之拿下,避免既定计划偏颇。
  
  嗯,消息查回来了,回复如下:云扬,新晋中品天运旗门派九尊府掌门;既然来到雷家又与雷动天交好,且不必管他。
  
  嗯,这条消息,不必管他。
  
  接到消息之后,自然是不管了啊。知道了身份也不管,交朋友么……谁能说的准?
  
  然后突然半夜听见惨叫,然后惊疑不定,随即派人查看,然后就是凌晨发现雷家居然被屠。而且都不是不想阻止,而是根本来不及阻止……
  
  事情不但已经发生了,而且还已经完结了!
  
  但上方的回复消息可是清楚明白:不必管他!
  
  你说这事咋办?
  
  白姑娘等人自然再发询问:云扬痛下杀手,将雷家满门屠戮,只剩下雷动天断腿存活。请示后续。
  
  是否依然不必管他?
  
  然后这次,那边迟迟没有发回消息。
  
  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才终于等来消息:竖子坏我大事!干掉云扬,带雷动天回来。
  
  得到确切指示,大家这才出动。
  
  可是来了一看,断腿的雷动天也死了……
  
  还是那句,你说这事要咋办?
  
  雷家满门上下,就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妇孺儿童;最大的孩子,不过八九岁……而且还是资质奇差的那种,全然没有栽培的意义。
  
  白姑娘等人好一通仔细巡查,早已经是怒不可遏!
  
  太过分了!
  
  虽然不知道上峰究竟要拿这个雷家做什么,但上面在知道了雷家被灭之后的那份震怒,却是无以复加,不可掩饰,否则岂会直言干掉正在风头上的九尊府掌门人云扬。
  
  几个人匆匆而来,唯恐再被云扬抢先一步,遁走无踪,却又怕大战甫起,连累到雷家剩下之人,更大限度的破坏了上方的大计;所以才选择了守在门口,等待云扬出来。
  
  要知道雷家剩下的人可是一个个都太弱了;一旦大战起,即便只是些微余波也足以全部灭杀。
  
  却不知道剩下的人对于上面的那人来说,已经全无用处……
  
  “云扬,你为何如此做?将事情做得这么尽!”白姑娘眼神中发出极端愤恨之色。
  
  她能预想到,这一次任务失利,自己回去之后,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她真的很不甘心,明明之前一切都很顺利,超过两年的顺风顺水时间,令得自己懈怠了么?!
  
  “为什么?白姑娘你留在那雷动天的身边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日,岂会不知道雷家上下是一家子什么人,他们又岂会没有仇家,之前没有人找上雷家,不是他们的仇人不想,而是力有未逮,而我跟其他仇家不同,我有能力寻仇,既然是寻仇,岂能不将这份恩怨了断彻底?!”云扬温柔的笑了笑:“你们这般大张旗鼓而来,志在必得之意昭然!看来,是一定要为雷动天报仇了?我原以为白姑娘对雷动天不过逢场作戏,原来尽是这般的情深意重,是我小人之心了。”
  
  白姑娘差点呕吐一声。
  
  对雷动天情深意重?怎么可能!那个家伙苍蝇也似的货色,若不是为了任务,自己恐怕早就一巴掌拍死了他。
  
  “你动辄灭人满门,这般丧心病狂的行径,端的是玄黄界公敌!”
  
  白姑娘怒容满面,道:“如此恶毒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杀了他!”
  
  一挥手,身边两人应声齐齐纵身而上。
  
  两人一出手,各自环抱胸前猛然推出,赫然有两道天地囚笼之力,同时罩下,目标直指云扬,其中一人右手一挥,一条九节白骨鞭带着风雷之声强势来袭,另一人则是挥动一口奇形怪剑,走势直如蛇行一般,尽显波谲云诡之势,尽袭云扬上半身各处要害。
  
  云扬冷哼一声,随手一抓之间,早已将那两道天地囚笼之力尽数粉碎,随着轰的一声轻响,自身气息更是节节暴升,威势空前;下一刻,云扬一把抓住来袭的那条九节白骨鞭鞭梢;一个反向用力,直接将那个壮汉扯了过来,转向迎向那诡谲的蛇行剑招。
  
  手掌奇形怪剑的男子急疾撤招后退,不意云扬竟如鬼魅一般,先一步出现在他的身侧,淡淡道:“这把剑不错,拿来我玩玩!”
  
  那人只感觉手腕一麻,手中怪剑已然脱手飞出;骇然后退之余,一眼瞄到自己的随身宝剑已经到了云扬手中,顺手一挥,当头劈落,竟然将一口软剑抡圆了当做大刀来用。
  
  虽然是剑行刀招,虽然属性不合,可是在云扬强横玄气灌注之下,怪剑威能更增数倍,噗的一声,早已经将那使用九节白骨鞭大汉的一颗大好头颅斩落下来。
  
  云扬一剑得手之瞬,骤觉一股莫名的气息弥漫而起,汗毛为之倒竖,心神激荡莫名。
  
  云扬尽散神识,遍查方圆百丈之内的一场,震骇的发现,那被砍下头的大汉,合该死的不能再死的,生息竟然未绝!
  
  脖颈端口处也没有鲜血冒出来,就只有一股邪异的雾气不断弥漫,再过数息,噗的一声,居然又冒出来一个脑袋;眼睛里面凶光四射!
  
  而这颗新冒出来的脑袋,赫然是一颗猫头!
  
  而新生猫头冒出来之后,只得左转右转的功夫,猫头又再变成了人的脑袋,不是那大汉的样子又是那般!?
  
  而一股难言的诡异气息,由此扩散开来。
  
  白姑娘与被云扬夺剑的男子脸色,尽都变得无比难看。
  
  云扬震惊的往后退了三步,脸色凝重:“猫头……妖气!你们……竟然是妖族所化!”
  
  他看着白姑娘的眼神,突然间变得空前危险:“妖族,你们潜入玄黄,来到雷家,究竟是有何企图?!”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在无意之中,破坏了妖族的一个重大筹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