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定有原因
白姑娘脸色铁青,怒喝道:“胡说八道,云扬,分明你才是妖族,你来到雷家灭绝了一个家族,将妖族的凶残个性展露无遗!今日,我等便要替天行道,诛灭凶獠!”
  
  随着她的一声呼啸骤起,周遭突然间有七八条人影纷纷纵身而来,不由分说便即齐齐出手,尽是针对云扬而来。与此同时,白姑娘再发出一声大叫,手掌位置赫然出现了一片碧绿的藤枝,上面还有七八片绿的异常的叶子,亦是对着云扬这边扔了过来。
  
  那白姑娘赫然非是寻常妖族,乃是较之金雕王更为罕见的植妖之属!
  
  那白姑娘一下手就是绝杀之招,藤枝甫一去了半空,陡然刷的一下子,化作了满天绿荫一般的落了下来,遍及方圆百丈地域,竟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势。
  
  云扬心下虽然惊诧,手下却是丝毫不缓,手中天意之刀一扬,刀不容情,道不留情一招两式应手而出,绵密刀芒过去,无数残藤断枝,纷纷从空中落下;而他的身体,亦在急速的后退,显然是意在脱出对方的攻击范畴。
  
  云扬久经大敌,未思胜先虑败,在不了解对方底细之前,一切都要以小心为上,力保不失,对方甫一出手就是这样的范围攻击,多半别有蹊跷,还是先一看究竟,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云扬更在应招的刹那之间,脑海中掠过了几千个念头。
  
  妖族?
  
  玄黄界人族领域范畴之内怎么会有妖族出没?
  
  尤其还不是一只两只,眼前所见的这些围攻之人,有一个算一个,竟然全都是妖族之属,且战力皆非泛泛,想想就要为之惊惧!
  
  所谓见微知著,这么一大票的妖族潜伏在这里,以那白姑娘的修为实力,不惜大费周章的花费数年时间布局,这么处心积虑的结交引诱雷动天;若说其中没有重大图谋,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的!
  
  更有甚者,白姑娘的实力虽然在现身的众多妖族之中称冠,但她既然是亲身来到这里,以身为饵,那么基本可以断言其必然不会是什么主导人物;也就是说,至少在白姑娘背后,还有至少一层的主使者。
  
  那么,更高层主使者的身份又会有多高,实力又会有多强!?
  
  他们图谋的,到底是什么?
  
  云扬长刀翻飞,一人一刀抵御住多达八名的妖族围攻,小心力保不失的同时,思想翻涌不息。
  
  “雷家在三年前认祖归宗,从原本的三流世家摇身一变变成了得到圣心殿大长老雷千里青眼以及传承的本家后人……”
  
  “根据雷动天所言,这位白姑娘也大抵是两年多不到三年之前来到的左近,而其真正身份乃是妖族,从其言行不难判断出她对雷动天,乃至雷家所图非小。且其本人之后分明另有上峰,她不过是听命行事的台前之人……”
  
  “圣心殿大长老、白姑娘、妖族,这三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如果算上圣心殿主战无非的秘密任务,圣心殿有内奸,还有妖族最近的频频动作……”
  
  “这一切会否另有玄机,虽然诸事繁杂,有如乱麻,却也未必就梳理不清”
  
  “这其中……”
  
  云扬心中紧锣密鼓的缜密思索,将手头上的所有情报尽数汇总,剥丝抽茧的理出关键所在。
  
  “我该不该痛下杀手,将这些个妖族全部灭杀了呢……不妥!”
  
  云扬心中瞬间有了定计。
  
  以他今时今日的的修为而论,白姑娘等八名妖族人的战力虽非泛泛,却不在云扬眼中,当真全力以赴,百息时间足以将之尽数灭杀。但若是真那么做了,恐怕所有的线索,就会从此断绝,后事难继。
  
  “我必须……想个办法……”
  
  八个妖族步步紧逼,杀招连连,恨不得一下子将云扬击杀,云扬节节退后,看似险象环生,时刻游走于生死一发之间,实则却是游刃有余,似险实安。
  
  斗到分际之刻,白姑娘的玉手好似穿花蝴蝶一般的急疾飞舞袭来,轰的一声与云扬对了一掌;轰然一掌之余,云扬一声闷哼,嘴角出现一丝血迹,身子踉跄后退,立足不稳之间几乎被众妖乱刃分尸。
  
  白姑娘见状心中登时一阵安定,旋身再出,喝道:“再上,干掉他的有重赏!”
  
  通过刚才那一下的交手,她清晰的判断出,这位云掌门修为虽然不低,已经臻至圣王三品中阶的地步,大非庸手,但比起自己的三品巅峰水准,还差了一筹有余!
  
  从跟他对了一掌的战果而论,自己非但是游刃有余,更是令对方身负创伤,战力再也不全。
  
  随着白姑娘一声令下,另外七个人齐声呼啸,刀剑份落,满目尽是森然杀机!
  
  群妖杀招齐临,云扬似乎是状况愈危,纵使拼命挣扎拼命闪避,负隅顽抗。但一道道血迹不断飞起,终究再不能如之前一般的完全避过。
  
  轰轰轰……
  
  又接连十几下硬拼之余,云扬一声惨嚎,整具身子有如断线风筝一般的飞了出去,然而那位白姑娘却已抢先一步去到了云扬被震飞的彼端。
  
  轰的一声,又是一记硬拼;云扬危急间勉力抵挡,却闻咔嚓一声,似乎是整条手臂折断了。
  
  但他随即便在半空中一个挺身,身子诡异的转往了一个方向,向着空阔处亡命逃走!
  
  不过一闪之间,便已经出去了四五十丈,似乎是催谷生命潜力之类的秘法,意欲一搏。
  
  白姑娘自然不甘心被云扬逃逸,但她亦被云扬的濒死反震到另一边,难以即时动作,径自喝道:“此獠已经身受重伤,逃不出多远,给我追,绝不许他逃出生天!”
  
  七妖应令而动,刹那间化作了道道残影,风驰电掣一般的追了上去。
  
  云扬急疾而奔,尽显身法超妙多变,神出鬼没之绝诣;纵使身后一直八道身影坠着;但凭他滑溜至极的身法,总能在最不可能十死无生的绝境,生生闯一线生机,点滴空隙,逃出生天。
  
  这一点气的身后几个人几乎吐血!
  
  眼看着就要抓住,结果一个拐弯又跑了。眼看着就能打死,结果一个滑溜又没影了……
  
  你特么属泥鳅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