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万里传音有窃听!
    白姑娘等八个人一路追击,眼见着云扬所受的创伤越来越重,却越来越见拼命,就是不肯放弃;纵使不断地喷出鲜血,仍旧能兼程遁逃;这追追逃逃,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才随着云扬嗖的一下子蹿入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而告一段落。
  
      众妖就只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刷的一声一路远去,随即便再也不闻半点声息。
  
      众妖自然不会就此放弃,齐齐联袂出手,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己方无数刀光剑影掌劲爪风瞬时笼罩了半个密林,将攻击范围内的无数树木尽都化作了粉碎;只可惜树林中除了一些慌忙逃命的小动物飞鸟之外……居然,再也没有其他的气息。
  
      云扬似乎是在钻进了这片树林之中的瞬间,就已经化作了空气消失不见了。
  
      “搜!”
  
      白姑娘脸色铁青,俏脸生寒,目光中更是凶焰闪闪:“云扬已然重伤濒死,虽得喘息时机,仍旧逃不远!一定还在这一片林子里的某处,今天哪怕是要掘地三尺,也要将他挖出来!”
  
      “是!”
  
      ……
  
      接下来的整整两个时辰,合共八位妖族高手,将整片林子尽都打得粉碎,地下每一寸,也都翻了最少十几丈的空间,却偏偏就是找不到云扬的半点影子。
  
      甚至连半点血迹都没有发现。
  
      白姑娘凝目扫视这一片遭遇天翻地覆,早已不能称之为树林的残境,精致的脸上甚至流溢出佩服之色:“怪不得能逃得过金雕王的万里追杀……这份逃命的手段,当真是不同凡响!”
  
      “只不过……既然知道你就在这一片区域,那么,哪怕你化作了尘埃……终究还是要难逃一死!”
  
      当天晚上,白姑娘等人就在这里直接住下;分做了八个方向继续搜寻,端的是一点一寸的搜寻,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这期间,哪怕是一声猫叫,也立即会引起一番干戈大动,显然就是立意要断绝云扬的一切生机。
  
      然而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云扬仍旧踪迹全无,好似此人已然不存于此世之间!
  
      白姑娘等八个人每个人都累得直吐舌头,看着面前这一片密林……不,这里早已经算不得是密林,这里被连番大力摧残之下,早已经被粉碎成了荒漠,甚至还扩大出去将近一倍的范围区域,十足的不毛之地!
  
      然而这些人人人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在这样的搜查中活下去甚至还隐藏得这么好的?
  
      这藏匿手段简直了……简直了……
  
      “之前……他是受了重伤吧?”
  
      “是……被我们打成重伤了吧……?”
  
      “应该……是吧……”
  
      几个人的口气,尽都充满了不确定的意味,
  
      面对当前令人费解的现实,他们尽都开始怀疑自己起来:是不是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打到他?
  
      是不是他根本没受伤啊?或者他还隐藏了什么神妙遁速秘法,早早逃逸出这片地界!
  
      否则,当前状况未免太奇怪了吧。
  
      白姑娘的脸色愈发阴沉。
  
      作为跟云扬有过最直接战斗接触之人,她可以百分之一万的确定,云扬之前绝对是受了重伤的,这点绝无花假;但,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古怪之处,就在这里。”
  
      一天一夜里;已经接到了两次责问。
  
      上峰那边可谓是怒火连天,接连问责。
  
      “雷家灭门凶手击杀了没有?”
  
      “……正在追杀。”
  
      ……
  
      “击杀了没有?”
  
      “……正在努力追杀……还没有确认……”
  
      被骂的天昏地暗!
  
      “白冰璇!你他么的是不是想死?!非要逼得老子说粗口,不想活了直接说!”
  
      白姑娘自然是一点也不想死的,所以她更加想要抓住云扬,让云扬死。
  
      但是,现在的现实是,云扬的一点点影子她都看不见。
  
      一直折腾到凌晨,白姑娘白冰璇带着她的七个属下,身心疲惫的聚集在了帐篷里,群策群力,集思广益,商量后续。
  
      “这个云扬,到底躲去了哪里?”
  
      八个人都是想不通了。
  
      明明一副奄奄一息油尽灯枯的样子,还能躲到那里去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事?
  
      费解至极,匪夷所思,不可思议,难以理解!
  
      ……
  
      在她们想不通的时候……就在他们所临时扎起来的帐篷里面,一丝淡淡的云气,早已隐藏在那里。
  
      云扬有刻意回避众妖的搜索么?
  
      绝对没有!
  
      云扬在潜入密林的第一时间就化身云相,更在众妖搜索自己的时候,一路跟在这位白姑娘身后,包括那两次问责,全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
  
      他可是清楚的看到,那白冰璇拿出一块黑色的奇异梭形玄晶;在持续输入好一阵时间的玄气后,梭尖渐渐发出亮光;然后白冰璇就开始对着这个梭汇报当前状况。
  
      汇报完毕之后放下,等这个梭再次毫无征兆的闪烁亮光的时候,再输入玄气,就传出来那边愠怒的训斥的声音:“现在找到了没?”
  
      “杀了那小子没?”
  
      “一群废物!”
  
      “你说你们还能干点啥!”
  
      而白冰璇全程都在对着这个梭脸色灰败的恭声肃立,接受批评;批评完毕后,再放下,冷却后再输入玄气,发出亮光,然后或者辩解,或者汇报新的情况……
  
      “这玩意貌似是好东西啊……”云扬看得目射奇光:“居然能够万里传音,还不是一次性消耗道具……”
  
      ……
  
      然而这般窃听了一天一夜之后,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至少那梭形传音器另一边传来的声音,并不是雷大长老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阴沉的,有些嘶哑的声音。
  
      这个声音每次在传出来的时候,都会有一股淡淡妖气,点滴弥漫,尽显对方乃属妖族这一事实。
  
      白冰璇八个人再度扩大了搜索范围,将地域扩展到方圆两千里的范围,接连五昼夜不眠不休的搜捕之后,不得不一筹莫展的承认。
  
      己方又一次的徒劳无功,彻底的抓不到了!
  
      云扬,九成九是早已经离开了……
  
      白冰璇实在不敢寄望云扬因为伤重而死,因为那种情况机会太微,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就算可以死得无声无息,总要有尸体,有血迹,有蛛丝马迹才对啊!
  
      但再如何的沮丧也没用,还是要向上峰汇报自己这边的最新消息。
  
      “确定无法追捕云扬……对方或许已经逃出去,也有可能是已经死在了某一个找不到的地方。”
  
      这一次,对面传来的训斥,乃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废物!!”
  
      “你除了卖弄风骚,也没有别的用处了!”
  
      “云扬可能已经死了?你这是糊弄我,还是糊弄你自己呢?!”
  
      “你们八个人联手,综合实力比对方高出那么多,甚至都已经把人重伤了……居然还能把人追丢了……你们真是开创了妖皇一族几十万年的先河!白冰璇,你虽然是母的,但是你特么的挺有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