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贴身狂少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葬主证道地
禁地中,所有半妖仰面朝天,装作没看到的样子,搞的莫帅更尴尬了,脸都黑成了锅底,这可真是皇上他爸揍皇上,贻笑天下的局面!
  
  最终,还是黑心老头迈步而出,掏出枚碧绿色的玉牌,在莫帅满脸惊讶,下意识摸了摸口袋之时,带着孤傲道:“无殇令,异国见此令者,下场只有一个,刀出必死,绝不留殇,你们总该认得吧?”
  
  “刀出必死,绝不留殇,这是无殇的令牌,我们当然认得!”
  
  “这……你从哪弄来的?”
  
  “前辈,你去见过无殇?”
  
  六怪瞬间瞪眼,就是盗天鼠也一脸懵比,怎么都想不到,黑心老头居然跟莫无殇有牵连,难道说……莫帅此行,也是无殇暗许的?
  
  果然,黑心老头咧嘴,直接将一脸错愕的莫帅扒拉到身后,继而大刺刺道:“我说什么都没用是吧,那我若告诉你们,这件事是那个莫无殇的意思呢?”
  
  六怪:“……”
  
  几人面面相觑,皆神色古怪,最终由袖里刀皱眉开口道:“前辈,这事若真是无殇的意思,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对,虽然他比较年轻,按理也叫我们一声老哥,但不管以前,还是现在,甚至未来,莫无殇,都是六怪的领军者,自然言听计从!”鬼医仙也表态,看得出,莫无殇三个字,在六怪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无可取代!
  
  见状,黑心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莫帅则捂着脸扭过头去!
  
  那他妈哪里是莫无殇的意思啊!
  
  就连令牌,也是自己闯入帝殒沼泽时老爸交给自己保命用的,只不过一直没用罢了,却没想到被黑心老头察觉,并偷摸着拿了出来,义正言辞的将罪责推给了莫无殇,也真是够了!
  
  用句通俗点的话来讲,这个操作,绝对够骚,得给一百分才行!
  
  但无论如何,六怪没再追责了,反而将注意力盯在了黑心老头身上,一个劲询问莫无殇的消息,也总算给了莫帅喘息的机会!
  
  他步入禁地深处,踏上最里面的太古魔岳,驻足在葬主神殿前方!
  
  圣莲,逆鳞草,便是被莫帅藏在了这里,因为据东帝所言,这座太古魔岳,绝对是比圣地还要安全的地方,就算教廷之主等人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打进来,更取不走这俩样圣药!
  
  当然,莫帅可不信这一套,不过放在禁地里最安全却是真的。
  
  毕竟有中帝,东帝,乃至数十万半妖活跃的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走进来的,这一点从上千天苗踏入,却近乎全军覆没就能看出来!
  
  “嗡!”
  
  不久后,神殿前方的其中一座石像下,莫帅满脸笑容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自己的石像,又看着身前三个银白色的盒子,最终哧溜一声跑进了大殿内部!
  
  按照黑心老头的说法,这整座大殿就是一个天然的炼药炉,当年葬主踏足最巅峰时,就是在此证道的,所以熬炼引魂花,逆鳞草以及圣莲这种逆天神物的话,在这大殿里最合适不过!
  
  夜间,六怪总算安静了下来,黑心老头也借着给莫帅炼药之名,同样踏上了太古魔岳!
  
  清冷的晚风吹过,山巅格外幽静!
  
  大殿内,没有外人,这是葬天禁地的信仰所在,就连履行与魔帝的约定时,中帝它们也是在山下进行的,就更别提一般的半妖,或者窥心眼等人想上来了,根本不可能,也不允许!
  
  “前辈,我琢磨了一天,也没看出这大殿有何奇妙之处啊,即是炼药,火焰何在?”
  
  莫帅开口,一脸懵比的看着黑心老头,着实搞不懂这里怎么就成了天然的炼药炉!
  
  闻言,黑心老头咧嘴,继而收敛情绪,少有的庄重起来,慢慢渡步向大殿上方的座椅,直到距离座椅十米远时,才一本正经的跪伏下去!
  
  紧跟着,黑心老头开口,语气也正经了起来,严肃道:“莫帅,历代传人觐见葬主时,都要行跪拜礼以示尊敬,切不可忘了规矩,跪!”
  
  “跪?”莫帅瞪眼,随后摇头道:“不跪,我莫帅不跪天,不跪地,只跪自己的父母师傅,而且我是被逼的,压根就没想过做什么葬主传人,咱还是聊聊弑天教吧!”
  
  “跪!”
  
  黑心老头再次开口,且语气中带上了怒火,似乎生气了!
  
  见状,莫帅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很干脆道:“小子莫帅,拜见葬主大人!”
  
  “哼!”黑心老头这才冷哼一声,随后站起身来,缓慢的走向座椅,幽幽道:“俩代传人共处一世,最开始,我觉得只是谣言,因为根本不可能!”
  
  “后来,当接触到了金身篇第六层,我觉得看透了,以为是指的我自己,分化次身,便能做到俩代传人共处一世的壮举!”
  
  “只可惜,当厄难来临,记忆丢失之刻,我才幡然醒悟,这句话并非指的是我自己,而是另有他人,甚至根本就不在我这个年代里发生!”
  
  说到这,他突然转身盯着莫帅,眸子里神采变幻,带着难掩的激动,失声道:“可我万万没想到,你来了,那被历代传人都当做谣言的葬天传说,也真的应验了!”
  
  “嗯?”
  
  莫帅挑眉,满脸狐疑之色,感觉这老头似乎话里有话!
  
  果然,不等他询问,黑心老头就神经质的对着座椅深深一鞠躬,庄严中带着尊崇道:“葬主英明,功高盖世,其布局之法通天彻地,竟料到了千年之后的局面,这才是算无遗漏,这才是福泽天下!”
  
  “什,什么玩意?”莫帅更加懵比了,差点被黑心老头搞迷糊,琢磨了半天,才继续道:“那啥,前辈,要不你休息一会,我看你状态不太对,神志不清也是一种病啊!”
  
  “你特么才神志不清,你们全家都神志不清!”黑心老头突然大骂,一扫刚才庄严的样子,让莫帅很是无语!
  
  好在,这老头身处大殿时还算收敛,仅片刻而已,就恢复了肃穆,看着莫帅一本正经道:“来吧,开始炼药,将引魂花,圣莲,逆鳞草,全都放在这大殿最中间!”
  
  “可……炉子呢,而且真的不需要火?”
  
  莫帅再次询问,因为从未见过这么离奇的炼药之法,最起码,炉子和火要有吧?而且怎么滴也要用内气加持一下什么的吧?
  
  然而,黑心老头满脸自信,再次开口道:“放在大殿中间,然后你一边看着就行了,哪来这么多话?”
  
  莫帅:“……”
  
  他犹豫了片刻,随后像是赌气一般,将三个银白药盒按照黑心老头的说法,放在了大殿最中间部位,自己则走开,抱着双臂,一副鄙夷的样子看向黑心老头!
  
  对方竟也不在意,就这么笑眯眯的指挥莫帅站到足够远的地方,随后猛的鼓动丹田,一身内气疯狂灌输进身后的座椅内,顿时令此地大变样!
  
  “轰!”
  
  先是巨响惊空,将整座神殿都震的一颤,随后,滔天火焰从大殿顶部降落,竟呈现金黄色,神圣中带着霸烈,似要焚毁一切,才刚出现,就逼的莫帅不得不启动金身,且御出内气来抵抗!
  
  然而,下一刻,黑心老头瞪眼,低斥道:“别用内气去抗,这是离火,贸然抵抗只会越烧越旺,你用肉身慢慢适应,向最中间走去,待圣药化为液体,饮下便是!”
  
  “这么草率?”
  
  莫帅眨巴眼睛,从震惊中走出,不止是在怀疑黑心老头的炼药之法,更是在怀疑这老家伙的用心!
  
  离火啊,神话传说中的离火可焚烧三十三重天,就算与现实不符,但这火焰刚出现就给莫帅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现在黑心老头却要他走进去,还不能用内气去抗?
  
  烤乳人吗?
  
  “砰!”
  
  只可惜,他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一股莫名力量出现,竟源自那把座椅,将莫帅缓缓推向前方!
  
  隐约间,莫帅似乎看到了一个魔神般的背影,通天彻地,手中持着一根巨大的柱子,上顶天,下撑地,犹如通天支柱,伟岸无比,更带着一种慑人的凶威,弥漫在天地之间!
  
  “葬主!”
  
  他惊叫,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因为座椅上有雕像,也是如此,只不过更小,更生动,乃是一只猿猴,手持棍棒,似在睥睨众生!
  
  当然,这个时候,莫帅可没空管那么多,因为他要被烤熟了,就是金身,也难以抵御离火灼烧,最倒霉的是,黑心老头所言无误,他一旦用内气抵抗,就会引来更多的离火,当真是苦不堪言!
  
  “啊!”
  
  才过了十分钟,莫帅就撑不住了,他已经被奇异的力量向前推行了五米远。
  
  但就是这么点距离,火焰的温度却呈几何倍增加,现在已经到达了五六百度,若非莫帅血脉之力非凡,在关键时刻动用的话,估计当场就要魂飞魄散了!
  
  可饶是如此,他也无法忍受,发出痛苦的哀嚎,差点就要骂娘了!
  
  “轰!”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恰恰相反,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一团炽盛的火光袭来,是黑心老头有意为之。
  
  他在操控座椅,令离火汹涌,一个劲的将莫帅身上烧,同时还大喊道:“坚持住,我都是为了你好,这些离火对与金身的修炼大有裨益,只可惜每一世只能动用一次,且时间有限,万万不能浪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