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神王 > 第七百六十章 要人
    秦问天此言一出,诸人尽是心头微颤。
  
      云?大地的圣地姜氏一脉来人,城主府设宴款待,如今,此青年竟敢当众威胁城主府,他们活腻了吗?
  
      在场的诸位,包括姜氏一脉的强者,都认真的打量着秦问天,手握仙兵,践踏仙梭,双眸深邃,气势非凡,被威胁的城主府之人,包括步烟雨以及邪狮,都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在观察秦问天。
  
      仙域能人太多,即便你实力比对方强大很多,但也不也要看清楚对方有没有背景,是不是你能够动的,否则一念之差,就可能遭来杀生之祸,甚至是灭族之灾,这绝非是妄言,譬如无忧城城主府敢在城中抓人,无疑是因为他们的强大,但是他们抓人也要看人抓,有大势力背景的人不动。
  
      秦青,是秦家的一个女子,没有大背景,他们才敢直接抓过来。
  
      在仙域,有些猖狂却又不长眼的人,常常自以为是欺负一些弱者,而遭到灭顶之灾,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包括姜氏一脉的老祖宗姜潮,在开创姜氏一脉的时候是何等的强大,仙帝都有求于他,但最后还不是陨灭当场,虽然临死前的反扑也将对方杀死,让姜氏一脉免去了灭族的祸端,但从此以后,姜氏一脉却连续遭遇打击,一落千丈,从此大不如前。
  
      赵语嫣、邪羽、寒洛都望着秦问天,心中生出不同念头,他们都在猜想,当初这在摘仙居夺取天魔甲骨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物?
  
      至于秦青,她的美眸一直望着秦问天,眼睛微红,娇弱的身躯轻微的颤动着,心中喊道:“秦大哥。”
  
      秦青断然没有想到秦大哥竟然这么厉害,而且为了直接杀来了城主府,狂言威胁诸强者。
  
      步烟雨盯着秦问天,开口问道:“你是哪个势力之人,竟敢如此不敬。”
  
      步烟雨毕竟是一方城主,被一名弱者威胁,自然当有身为城主的气势,然而她却也不敢直接对秦问天下手,没有摸清楚秦问天的底细,她还是有些忌惮的,一名天象二重境界的人拥有两件仙兵,这本身就已经印证了一些事情,如若说秦问天背后没有仙台境的强者,谁会相信?
  
      秦问天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步烟雨,随即他的目光落在秦青身上,道:“秦青,谁抓你来的?”
  
      秦青目光微凝,低声道:“秦大哥。”
  
      “谁。”秦问天又问。
  
      秦青目光在人群中搜索,随即她的眼睛看向后方的一位城主府的强者,指着那人道:“是他。”
  
      秦问天目光豁然间转过,望向那当日前去秦家击伤秦木,带走秦青的人。
  
      “嘭!”星光爆发,只是一刹那间,秦问天身上爆发出骇人威势,轰隆一声巨响声传出,他的身体直接朝着那人直奔而去,只见秦问天掌中符光滔天,恐怖至极,一只骇人的大掌印爆发而出,只手遮天,瞬间降临那人面前。
  
      那强者乃是天象五重人物,在秦问天暴起的刹那,他的身体就直接往后退去,那大掌印的速度太快了,带着骇人的镇压力量,辗压而下,蕴藏滔天威能,镇天仙魔决,修行到强大地步镇杀仙魔,仙魔炼体之术,肉身如仙魔,两者同时爆发,镇压之力何等恐怖。
  
      轰隆一声巨响,那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镇得口吐鲜血,他的脸色大变,却见一道飞梭瞬间飞过,噗呲一声轻响,鲜血流出,直接他的头颅以及身体直接分离,当场惨死,被秦问天强势诛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更是让诸人目露锋芒,好狂妄的家伙,竟在这样的场合当众杀人。
  
      无忧城城主步烟雨以及她的丈夫邪狮都是仙台境的强者,完全有能力阻止秦问天,但是他们没有,似乎就是为了观察清楚此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们从秦问天身上看到了骇人的攻伐手段,那绝对是仙阶攻伐神通手段。
  
      “这身上流转的符光,隐隐让肉身都释放着凌厉威压,恐怕是极为强横的炼体手段,他的手掌也充满了符光,无坚不摧,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