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神王 > 第1363章 谁比谁强势
    裴清的师弟名为惊云鹤,天赋杰出,乃是天骄仙王人物,沉浸在仙王境界已经九十余年的他早已境界稳固,战斗力强横无比。天 籁小说
  
      而秦问天,初入仙王,大概境界都没稳,凝聚了单一属性的规则领域吧,这样的战斗,惊云鹤认为是毫无悬念的战斗,裴清让他来对付秦问天,他认为是高看秦问天了,当然,裴清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将对方击败而已。
  
      之前,他就收到了裴清的传音,可下辣手,诛之。
  
      裴清想要追求北冥幽皇,谁都知道,这昔日的历史第一年轻仙帝,若能够得到北冥仙朝第一美女,如今的第一年轻仙帝,必然声望更胜往昔,而且裴清向来认为,只有北冥幽皇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的天资。
  
      北冥幽皇,本就是上天赐予他的妻子,是他禁脔,如今,秦问天的言语竟然颇有暧昧之意,裴清怎么容得下他,只有诛灭。
  
      他裴清看上的女人,岂容他人染指,何况还是一个曾被他蔑视的蝼蚁般人物,在规则仙山中侥幸踏入了仙王层次而已。
  
      惊云鹤脚步踏出,眉头一挑,透着几分漠视的姿态,轻蔑的眼神落在秦问天的身上,道:“滚出来吧。”
  
      秦问天看着惊云鹤那骄傲的神色,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北冥幽皇依旧安静的看着,仿佛此事完全和她无关。
  
      北冥弄月倒是有些期待,裴清和北冥幽皇对秦问天的了解显然没有她深,这家伙面对她姐都敢调戏,面对裴清也敢羞辱,胆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大,至于他的天赋北冥弄月早就不去怀疑,只是初入仙王境界的他,有多强的战斗力,恐怕这次就能够看到吧。
  
      北冥弄月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这里是皇宫,战斗波及范围不要太大了。”北冥幽皇开口说了声,仙王级别强者的大战,若是毫无保留的任意爆,波及范围可是非常恐怖的,足以摧毁一座小型城池。
  
      “不会有很大动静的,他没有这资格。”惊云鹤淡淡的说了声,带着极强的自信,旗鼓相当的惨烈大战才无法控制引大波动,而他自信能够轻易灭了秦问天,完全能够控制住局面,不会波及太广。
  
      “为了避免公主府遭到破坏,我会笼罩战场的。”裴清淡淡的说了声,北冥幽皇没有说什么,若是裴清愿意出手,自然可以阻挡战斗余波。
  
      秦问天和惊云鹤身影腾空,裴清手掌挥动,刹那间天穹之上似有光辉洒落而下,笼罩公主府邸,刹那间星辰之光璀璨无比,引得皇宫中不少强者身体腾空朝着这边往来,直接引星辰光辉,星辰同辉之能,是仙帝手段,幽皇公主府邸生了什么?
  
      许多强者仙念纷纷扑来,随后看到了这边的战场,被星辰光辉笼罩的两大强者,秦问天和惊云鹤。
  
      “防止公主府遭到破坏?”秦问天冷笑,怕也是防止他避战逃跑或者其他人插手战斗,好方便惊云鹤诛杀他吧。
  
      裴清的手段,又如何瞒得过秦问天的眼睛,只是他不在乎,因为,他不会败。
  
      “我比你先踏入仙王,不想占你便宜,你出手吧。”惊云鹤大气的说道,一副我强我让你先出手的姿态。
  
      “不必客气,你出手吧。”秦问天谦虚道。
  
      “不用,我若出手,你就没有机会了。”惊云鹤又道,之前争锋相对,此刻战斗即将爆,两人倒互相谦虚了起来……
  
      “哦,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从命了。”秦问天笑着点头,两人距离很近,这么近的距离,以仙王强者的可怕之能,刹那间就能攻击到。
  
      秦问天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诡异的弧度,那笑容看得惊云鹤皱眉,这眼神,让他感觉有些邪,仿佛是在玩弄他般。
  
      “真是不知死活。”惊云鹤心中冷笑,身上的气息爆,规则领域释放,刹那间有烈焰撩天,环绕身周,期中,竟有一尊尊可怕的岩浆火王虚影若隐若现,可怕至极。
  
      不先出手,不代表不防御,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惊云鹤还是谨慎了下。
  
      “轰。”秦问天身体迈步而出,只一刹那,他浑身有神华绽放,流转不休,脚步往前踏出,天地仿佛为之一颤,那可怕的身躯,流动着恐怖的魔道毁灭之意,他的身体,就这么直接朝着对方的规则领域核心之地迈步走了进去,步入烈焰,步入那岩浆火王身影之中。
  
      仙王成就规则仙体,铸就规则领域,领域最强的地方就是身体,越靠近身体,规则领域越强大,这就是仙王难被杀死的原因,即便你比对方强大,但攻击越是靠近对方,对手的防御越强,攻击越强,打不赢也能逃,除非差距很大。
  
      很少有仙王在战斗的时候直接以规则仙体靠近对方,冲入对方的绝对领域范围内战斗,这是一种冒险,若是陷入里面,那就得将命留下了。
  
      但秦问天这么做了,他的做法在裴清看来简直是可笑。
  
      “蠢货,果然是刚迈入仙王的蝼蚁,连仙王的忌讳都不懂,恐怕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纯属是找死。”裴清想着看来自己的防范是多余的了,这秦问天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惊云鹤看到秦问天的动作也露出了一抹强烈的讽刺之意,他的规则领域释放到最强,随即手掌朝着前方伸了出去,刹那间整片规则领域暴动,一尊尊岩浆火王朝着秦问天轰了过去,直接要将秦问天的身躯彻底的淹没诛杀掉来。
  
      “轰。”就在这一刹那,秦问天的规则领域释放了,他走到对方的规则领域里面来爆释放自己的规则领域,这种做法简直狂妄至极。
  
      然而当他的规则领域释放的刹那,刹那间周围的一切全部被碾压毁灭掉来,那股恐怖至极的魔道毁灭力量瞬间笼罩着惊云鹤的身体,使得他浑身冰寒,打了个冷颤,随即露出惊骇的神色,脸色苍白。
  
      “他的规则领域,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惊云鹤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念头,秦问天当然不是找死,规则仙体所在是规则领域最强的点,因此,以身躯走入对方的规则领域核心之地除了没有战斗经验的找死之外还有另一种可能,绝对的自信,能够在规则领域上碾压对手。
  
      秦问天显然属于后者,刹那间,惊云鹤只感觉自己的规则领域崩灭,他深陷毁灭的魔道力量之中,一直黑暗的大掌印将他的身躯笼罩在里面,仿佛只有这毁灭黑暗大掌印一合,等待他的命运就是死亡。
  
      惊云鹤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何必来为他替罪呢。”秦问天淡漠说道,随即一道道毁灭大掌印轰落而下,只听轰鸣之声不断震荡,毁灭的掌印不停的烙印在惊云鹤的身体之上,刹那间他面如死灰,不断吐出鲜血。
  
      “够了。”
  
      一道爆喝声遽然间传出,是裴清的声音,他神色难看至极,惊云鹤,竟然被秦问天秒败,不堪一击,简直是耻辱。
  
      “轰。”又是重重一击轰杀而出,秦问天脚踩踏在惊云鹤的身上,就那么在虚空,将对方的身体踢向了裴清。
  
      完胜,秦问天却没有杀惊云鹤,他知道对方对他有杀心,但却没有杀死对方。
  
      他的目光只是盯着裴清,道:“这样,爽了吗?现在,你可以道歉,然后滚了。”
  
      裴清就那么盯着秦问天,冰冷说道:“做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他对秦问天道歉?
  
      秦问天诧异的看着裴清,有些无语的道:“虽然知道你无耻,但依旧没想到你能够无耻到这等程度,这也是我之前懒得和他战斗的原因,杀了他,你要动手,你的师门要报复,你所谓的承诺保证,都不过是放屁而已,因为你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不可能会输,而事实似乎也证明了我的话,如今,他败了,我没杀他,让你道歉然后滚,你当着我和幽皇的面不想认,还在这里威胁我,历史第一年轻仙帝?还能更不要脸吗?”
  
      “裴清,姐姐可都看在眼里,你答应的事情,反悔的可真够快的。”北冥弄月感觉很是爽快,也开口讽刺说道,秦问天今日可是替她出了一口恶气。
  
      裴清身上弥漫着可怕的寒意,双眸冰冷的凝视着秦问天。
  
      “你认为站在北冥仙朝内,我杀不了,然而我真要你命,你认为你活得了?你能一直躲在北冥仙朝不出?”裴清冷漠道:“再一次问你,确定要我道歉?”
  
      “真是笑话。”秦问天毫不示弱的和裴清对视:“难道,你之前对我没有杀意,没有让你师弟杀我?你一次次侮辱于我,先是比修行度,不行再比战斗,到头来,还是用身份来压,可笑之至。”
  
      “裴清,我也告诫你一声,我树敌不少,想杀我的仙帝也不少,多你一个不多,我不杀你师弟,不是不敢,只是不想再惹上你的师门而已,不是在乎你,你要杀我,最好还是先知道我是谁,杀我的代价,你裴清能否承担得起。”
  
      秦问天衣衫飘动,声音强势而冷漠,一改姿态的气势,冰冷道:“现在我境界弱,不想杀你师弟招惹你师门树敌太多,当有一天我入帝境不再顾及之时,便意味着不仅是你,你的师门,我都不在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