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魄星辰 > 第六百二十章:小子背后有人罩

  
      cpa300_4();    声音刚落,脚步声轰乱一片,瞬间热闹的场面再次变回冰冷的寒场,有一些纷落的雪花从天空上开始飘落了下来。
  
      紫红的同学们和胖子,则架着瘸拐的他,慢慢的行入了赤红的大门之内。
  
      看着那被自己打的拐瘸小家伙,刀老双眼中释放出复杂的光泽。虽然沉郁多日来的大气,终于被他宣泄了出来,但是看着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这么去欺负一个小辈,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这小家伙着实不错,竟然逼的我用上了双环,和六阶魄技,真的不简单,日后必将能成大器。”刀老急转话题,想打破当前的尴尬气氛。
  
      擎天示意六位老师离开,此时只剩下他们三人。
  
      “当然不错,因为当初考核他们时,就因为我和烈火出手重了一些,招致那小子老子的报复,被打成重伤,差点我们就给他废了。”烈火,声音微颤地说道。
  
      嘴角一抽,刀老老眼一明,不敢相信的着二人说道:“怎么可能,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将你们八人联合起来打成那幅德性?”
  
      “这是个秘密,我可以告诉你,但也不怕人泄露出去,因为后果你会知道。”擎天眼中深遂一明,说道:“就是站在帝神身前的人啊。”
  
      “你是说‘传奇’大人的后人?”刀老整张老脸骤然僵硬如木,眼睛完全呆滞起来,口中的问语都在恐惧的抖擞着。
  
      “至于是哪一位帝神大使大人,我们也无法确认。”擎天老眸深潭般的幽古说道:“不过那第强的战力,明明是站在魄军巅峰之上,除了他们二位又会有谁?”
  
      说到此处,刀老己经感到后背上己经湿黏了一片,背心与肉紧紧相连,被股猛风刮进,顿时感到背上痛疼不己,心中感到了极大的恐惧。
  
      做为帝国的有名强者,他当然知道那两位大使是谁。他们是帝神的权力和武力地代言人,始终站在他的身边左右,也是他老人家的护法,都是以面罩脸,从未以真面目示人过,但是其中之一就是大名鼎鼎的传奇。
  
      别一位大使,除了帝神恐怕不会有人会知道他的真实背景,两人恐怖的实力凌架于整个魄军层的强者,在诸多不便于帝国出面的重大事情,皆由两人出手摆平,足以看到他们在帝神心目中有着怎样地信任。
  
      两人一向神出鬼没,一旦出手往往是血流飘杵,天地胆寒。经历过真正的魄军强者战斗过的两位院长,以他们的实在经验说话,当然不会有假。
  
      因此,被称会谁都不怕的老顽童刀老,他真正的害怕了起来。
  
      如果,那叫紫红的小子,后台真的是两位大使其中之一的话,凭他怎敢招惹?人家只需一动手指,就能让他整个家族覆灭,也绝会是空谈。
  
      噗通!一声巨呼,刀老豪无征兆地向着两人跪了下来,大呼起救命。“你们为帝神做了那么多的贡献,竟然因为入院要救严了一点,就被打成那个德性,那我还有好吗?”
  
      两人微愣,敢紧伸手将面前下跪的老者强行扶起,擎天看着他说道:“你话说贡献过了,我们只是做了些为师改做的事情。说实话,今日之事你做的太过莽撞了。”
  
      “那是,我要是知道那小子,不那小家伙有如此硬的后台,借我八个胆也敢与他打呀?”刀老脸上满汗惊悚地说。
  
      “怎么没有后台,就能欺负人家。原来你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烈火在旁嘲讽地道。
  
      “就不要在挖苦我这老头了,事以致此,你们就帮我想个办法才好啊!”刀老语气加重了许多,颇显极不可耐。
  
      擎天盯着面前的这对苍惶不安的老眸,叹声说道:“看在我们老朋友一场的份上,我就给你指一招,能否行通,还要看你是否有诚意了。”
  
      用力把硬石般的胸膛拍的绑绑响,刀老信誓累累说道:“只要能抹去我的罪过,我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让你们看到看我的诚意。”
  
      “让我们看没用,你得让万紫红原谅你才行。”擎天认真地说道:“不过,这小子我己经观察了很长时间,他不骄不燥,极不诚腑,而且道义皆通,不是那种不讲情理的少年,你只要真心悔过,我想此事不难。小的原谅了,那后面的老的,还有何话可说。”
  
      “不过你可提醒你,你最好不要当着他的面提护他的强者,老的好像不想让人家知道这个。”烈火关健时又补充道。
  
      “这个你就瞧好吧,只要能救命,我什么都明白。”说话间,一股狂风吹起一卷翻尘,扑了擎天和烈火一脸,那令人可憎可恶的老头,己经人去无踪了。
  
      两人无语摇头,揖袖负后的转身走上台阶,向着朱赤的大门里行去。
  
      “你说紫红背后的强者,到底是他什么人?”烈火问道。
  
      步入石阶,擎天率先走在光洁的石道之上,回说:“我真的不敢肯定,可以肯定的是关系一定不一般。其实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来历不凡。”
  
      烈火紧跟在后面,点头同意道:“我猜想他的后台没有跟在身边,要是跟着不会做事不管,就像当初我们被揍的那样,这老家伙更不可能完好无损。”
  
      擎天挠了挠头,想起当初的事情,他就感觉不是滋味,因为多少年了,还没有出现过能让他领导下的震八天全军覆没过,就连当初的四大家族的族长也没有把他们打成那幅德性,因此不快的衬意,让他的脸色拉的很是灰暗。
  
      “我的目的,只是想好好地教训那个不懂事的老家伙,此人一向头大脑不多,就算这样说他也猜不出门道,对我们学院自然有利。”
  
      听着擎天的话,烈火明然,微微一笑:“院长真的高明。想来万紫红那小子,真是运气极好,正好赶上我们有事情急返,不然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样的祸事?”
  
      妙到巅豪时的马屁上地一记拍打,令擎天顿感舒服。他是院长,他是震八天的首脑,更也是人。是人都愿意别人奉承溜须,谁也不能跳出这个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