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湾区之王 > 1299 全场围堵
对对手最大的尊敬,就是在赛场上全力以赴地击败对手,以实力决胜负。不需要怜悯,不需要心软,不需要同情,真正的尊重就是惺惺相惜,这是奥林匹克精神,同时也是体育精神。
  
  本场比赛,陆恪和瓦特就是如此。在自己当前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们都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尽管终场比分非常难看,但双方的对决过程却绝对不丑陋,反而还称得上是精彩绝伦!
  
  进攻与防守的对决就如同针尖对麦芒一般,陆恪和瓦特的球场位置就注定了他们的每一次交锋都必然火花四射。
  
  注视着眼前的陆恪,回想今天的比赛,瓦特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敬佩,“我现在终于明白那些防守组球员为什么对你咬牙切齿了。”
  
  训练和比赛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虽然过去两个赛季的休赛期里,瓦特和陆恪的训练都在同一片场地进行,双方算得上是知根知底;但真正进入比赛之后,气氛和状态都是不同的,影响比赛走向的因素更是无法确定,双方也见识到了彼此的完全形态。
  
  在今天两位好友的对决中,瓦特使尽浑身解数,却依旧没有能够完全遏制住陆恪,撇开队友因素不说,陆恪也还是略胜一筹。
  
  “谢谢称赞。”陆恪笑容满面地颌首回答到,“我会继续努力让每一位防守球员恨得牙痒痒的,你也好好加油哦!”
  
  看着陆恪那得意的小表情,瓦特无语地抬头看向了天空,郁闷地嘟囔着,“离开这片球场,我们就假装不认识彼此吧,友情今天到此为止。”而后低下头,瓦特强忍住笑容,故意摆出了一副冰山脸的模样,将手中的头盔塞到了陆恪的怀抱里。
  
  “最后的纪念?”陆恪扬起了声音,接住了瓦特的头盔,而后也将自己的头盔递了过去。
  
  听到陆恪的调侃,瓦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就笑了起来,接过了陆恪的头盔,只留下一句,“下次交锋就没有如此容易了。请务必做好准备!我将向你展示一下金刚到底是如何完成擒杀的。”而后,瓦特就转身大步大步地离开了。
  
  不仅仅是瓦特,休斯顿德州人其他不少球员都专程过来和陆恪打招呼,赛场之外,他们都是朋友。今天是陆恪伤愈归来的第一场比赛,大家都亲自过来问候一声,这也使得陆恪的周围熙熙攘攘地热闹不已。
  
  外接手安德烈-约翰逊就直接用拳头捶了捶陆恪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看来我们今年的运气不太好,正好撞在枪口了,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推迟到这周回归的?就是专门在烛台球场等待我们送上门?”
  
  陆恪笑容满面跟着开起了玩笑,“有些事情还是继续当做秘密吧,否则说出来之后,朋友就没得做了。”
  
  安德烈摊开双手,朝着旁边的洛根扬声说道,“你们平时训练到底是如何忍受这家伙的?笑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笑。”
  
  然后周围的球员们集体哄笑起来。
  
  尽管输掉了比赛,而且还是惨败,但赛后气氛比想象中积极了许多,休斯顿德州人上上下下还没有彻底丢掉精气神,这也是困境之中的唯一希望了。
  
  和对方球员们一一打完招呼之后,陆恪并没有立刻离开球场,而是绕着球场走了一圈,亲自来到看台附近,对着到场球迷鼓掌示意。今天这场比赛,从登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全场七万球迷陪伴着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一句感谢,这是他应该做的。
  
  “斑比,欢迎回来!战斗不息!”
  
  这是球迷们欢呼最多的一句话,不是“胜利”,不是“卫冕”,而是“战斗不息”,全场那片璀璨而绚烂的金色海洋再次沸腾了起来。
  
  当乔纳森-鲍德温出现在视线之内的时候,陆恪不由就停住了脚步。
  
  乔纳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断挥舞着手中的红色旗帜,那张面带微笑的脸庞重新找到了希望的光芒;然后,一个身影从后方观众席挤了出来,来到了看台的最前方,站在了乔纳森的身边,笑容满面地注视着陆恪。
  
  凯特-维金斯。
  
  眼前的凯特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部模样,却似乎有些不太一样,隐隐有些陌生。随后陆恪就察觉到了不同:
  
  之前她和瑞恩同时出现的时候,她身穿的是自己的便装,在全场红色海洋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今天,她却穿着一件十四号的红色球衣,右手手腕之上带着一只金色护腕,成为了全场金色海洋的一部分。
  
  凯特朝着陆恪用力地挥舞起了双手,笑容绽放出来,“战斗不息!”她如此喊到,一声,又接着一声,那抹红色和金色交织的光芒,倒映在眼睛深处,绽放出了美妙动人的光芒。
  
  陆恪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紧握成拳,低声说道,“战斗不息!”
  
  ……
  
  当陆恪的身影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那已经是四十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吉姆-哈勃早就已经结束了自己的采访,索菲-布鲁克正在应付记者们,但在记者们咄咄逼人的气势之下,索菲几乎就要招架不住了。
  
  “嘿,抱歉,抱歉!”陆恪扬声呼唤到,将全场记者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打断了记者们对索菲的围剿,而后不动声色地来到了采访台的前方,占据了全场所有镁光灯的焦点,以轻松的语气调侃了一句,“十分抱歉,希望我没有迟到太久,腿脚现在还是有些不太方便,请大家见谅。”
  
  索菲抬起头来看向了眼前的背影。
  
  连续面对全场记者猛烈火力的集中围剿,这让索菲的额头微微渗出了汗水,碎发都黏贴在了脸颊周围,有些狼狈;但现在,陆恪却悄悄地挤占了半个身躯,隐隐地将她保护在了身后,把所有闪光灯和视线全部都阻挡在了身前,疾风骤雨到一段落,索菲终于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看着陆恪保护自己的宽厚肩膀和高大身影,索菲的眼底光芒有些错杂,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准确形容,站立在原地,微微呆愣了数秒,而后才反应过来,狼狈不堪地转身离开了舞台,站在旁边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表情掩饰起来。
  
  正面面对全场记者惊涛骇浪凶猛袭击的陆恪,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情况,因为眼前的记者们格外凶残
  
  严格来说,这是常规赛揭幕战之前的官方媒体日以来,陆恪的第一次正式媒体采访,对阵绿湾包装工的比赛之后,陆恪就因为伤病而彻底与媒体隔绝,莱赫联手球队切断了所有一切外界的干扰和影响。转眼之间,前前后后就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记者们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全场熙熙攘攘的提问声简直停不下来,甚至没有给陆恪回答的喘息空间。
  
  陆恪也没有着急,就这样微笑地注视着眼前的记者们,静静等待着第一波狂潮稍稍平复,寻找到了间隙,这才开口说道,“好久不见,如此气氛真的久违了,我也没有预料到,我居然有些想念这样的时刻,想必,我不是唯一一个。”
  
  陆恪依旧是陆恪,谈笑风生的镇定和从容掌控住了全场,“不过,提问着实太多了,我记不住所有问题,你们看,到底是我在这里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呢?还是你们一个一个来?”
  
  简单的话语里却带着浅浅笑意,似乎正在调侃记者们的“迫不及待”,仿佛把记者们和狂热球迷们等同起来一般,眼底深处那微微闪烁的戏谑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然后,全场记者瞬间又冲动了。此起彼伏的提问声争前恐后地爆发出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完全交叠在一起,不要说识别问题了,就连音节都无法分辨清楚,如同成千上万只蜜蜂同时聚集在耳朵边上鸣叫一般,彻底沦为纯粹的噪音,只剩下“嗡嗡嗡”的声响在涌动着。
  
  记者们注视着陆恪那一脸稳坐钓鱼台的微笑,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激动,声音重新慢慢地平复了下来,现场才真正地恢复了秩序。
  
  此前索菲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能够控制住的局面,却在陆恪现身三十秒之后得到了有效控制。站在旁边的索菲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内心腹诽不已,却又偏偏无可奈何,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扫视了全场一片井然有序的记者们,陆恪这才点名提问。
  
  当第一个提问者确定之后,现场就集体发出了一阵懊恼的抱怨声,向陆恪表达抗议,但陆恪却不为所动,笑容满面地说道,“这是我的选择,怎么,有人不满吗?记住,第二个、第三个选择权也依旧是我的。”
  
  现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满脸憋屈。
  
  被点名的杰伊-福克斯强忍着自己爆笑的冲动,盯着锅盖迎向全场箭头的威胁,扬声询问到,“斑比,你可以向我们详细解释说明一下你的伤病情况以及恢复情况吗?还有,本场比赛伤愈复出,经过了全场激烈比赛的对抗,目前感受如何?”
  
  中规中矩,没有新意,但确确实实是全场记者以及其他三十一支球队最为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