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俗世地仙 > 827章 反噬无处不在
    温朔笑着摊了摊手,道:“妈,您别生气,也别担心,我承认,是去找那个姓迟的了,那家伙是个无赖,而且看样子在市场混得不错,起码有些人手,所以,我也没和对方争吵。”温朔扶住了母亲的胳膊,往店里走去,一边说道:“这里毕竟是京城,不好打架斗殴惹事,你儿子如今大小也有点儿名声,更要注意形象了,唉。”
  
      “你知道这些就好,那,那后来呢?”李琴放下了一半的心,却又忍不住问道——其实她心里,又何尝不想,狠狠地打击报复那个姓迟的骗子,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呢?!
  
      “以后再说吧,总不能轻饶了他。”温朔神色轻松地笑着,小声道:“找些朋友帮忙,想办法让他在京城的生意做不成。”
  
      “那,那可不能干犯法的事啊。”李琴忧心忡忡地说道。
  
      “干嘛非得犯法啊?”温朔笑着揽住了亲妈的肩膀,凑到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像他那种人,无论到什么时候,做什么生意,都不会正经地好好做,所以想治他,我私下找几个在一些相关单位的朋友,随便找他点儿毛病,就能狠狠地收拾他了。”
  
      李琴面露犹疑:“真的?”
  
      “执法部门,打击他的违法行为,这总行吧?”温朔笑道:“放心吧,无非是多请人吃几顿饭,欠下点儿人情罢了,小事一桩!”
  
      “那就好,那就好。”李琴咬牙切齿道:“这种人,不能轻饶了他!”
  
      “您放心吧!”温朔信誓旦旦地说道:“我现在就向您保证,不出两个月,您再去龙泉粮油批发市场,一准儿见不到迟宝忠这个人了!以后,也绝对看不到他了。”
  
      “为啥?”李琴骇了一跳。
  
      “他在京城混不下去,灰溜溜滚蛋了呗!”
  
      “哦……”
  
      ……
  
      晚饭后,黄芩芷开车送温朔去往学校上课的路途中,语气平和地问他:“今天去找那个姓迟的骗子了?”
  
      “嗯。”温朔对黄芩芷不会隐瞒什么。
  
      “你打算,怎么报复他?”
  
      “他会生不如死的。”温朔笑了笑,道:“而且,我今天很坦率地告诉了他,也没得商量……唔,你也别劝我。”
  
      黄芩芷轻轻叹了口气,她了解胖子,昨晚也听胖子讲述了当年的事情,知道那个骗子的行为,或许从法律意义上来讲,构不成多大的罪恶,但对温朔和其母亲,却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这种仇恨,很难解。
  
      也已然在温朔的心里形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一个魔障。
  
      所以黄芩芷没有劝胖子,只是略显关切地说道:“你今天,气色不大好,而且越来越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事儿。”温朔摆摆手,道:“只是在京城中枢之地,起坛作法后必然会遭受到的天地反噬,这里是京城啊,气象浩大,容不得我等草莽宵小之辈胡作非为。”
  
      “这么严重?”黄芩芷愈发担忧。
  
      “受了点儿内伤而已,慢慢就能调理好了。”温朔笑道。
  
      “哦。”
  
      黄芩芷没有再多问。
  
      最近每天放学、下班之后,他和温朔就会到学校的朔远餐厅吃饭,晚饭后,再开车把温朔送到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黄芩芷自己则是到培训学校相邻的公司新办公楼,锻炼身体。
  
      新办公楼里有她自己专门装修出的健身房。
  
      等温朔下课之后,她也健身结束,再开车接上温朔,两人一起返回小区的家里。
  
      生活极有规律,好似平淡,却很充实,淡淡地幸福着。
  
      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在感情上,非得刻意追求什么浪漫、刺激的人,而且都是理智到令绝大多数同龄人都难以理解的人,所以,两人之间会有分歧,却不会有争吵。
  
      似乎会渐感无趣,但两人却分外享受。
  
      晚上八点多钟。
  
      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一间办公室里,温朔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聆听着显示器中,那位老师的讲课。
  
      从一开始学校网络软件编程,温朔就是按照正规的流程,报名、交费,然后按部就班地每节课都到教室里听讲,不接受丝毫的特殊待遇——虽然他在花钱这方面向来抠门儿,能省则省,可不该省的钱,他绝对不会去抠门儿——比如到自己的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上培训班,交费也没多少钱,但如果他不花这笔钱,就坏了规矩!
  
      因为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是股份制的。
  
      或许所有的股东都不会在意,也不敢在意最大股东、创始人温朔在学校学习的这点儿学费,可温朔却很清楚,先例不能开啊!
  
      先例一开,再想收回来,可就难咯。
  
      到时候这个的亲戚想来学校培训……别收费了,或者打个折吧?
  
      又该怎么办?
  
      所以,身为董事长的他,先行做出了这样的表率,就会给所有的股东和学校的教职工们,一个明确的,却又不会得罪他们的警示,一个范例——董事长上课都一分不少地交钱,谁有什么亲戚朋友托关系来这儿上学的话,趁早别提什么优惠要求。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到时候就彻底乱了套。
  
      更何况,温朔向来讲究凡事未雨绸缪,规矩不严,早晚在其它各方面都会出问题。
  
      当然在报名时,温朔就已经考虑到,自己这位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创始人、董事长,京城十大青年企业家,知名人物,在班级中上课的话,难免会对课堂纪律和秩序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诸多学生会注意他,甚至要签名、找他聊天,或者会出现一些负面新闻,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董事长创始人温朔,竟然不懂网络技术,还要从最初级开始学习,学校的培训水平可想而知等等。
  
      这些其实温朔并不担心,同班级的学生习惯了就好。
  
      至于负面新闻类的报到,也无妨——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凡事都有两面性,谁规定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开办者,就必须得动的网络技术?全国各地开办私立学校的大老板们,有多少是专业的教师,很多甚至都是连初中学历,甚至小学学历都没有的人,在风起云涌的年代敢打敢拼,凭着一腔热血和勤苦努力打拼出了财富后,转而在各方面做投资挣钱罢了。再者说了,创始人、董事长温朔都在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和普通的培训学员一起在同样的班级中上课,这,岂不是也证明了,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的教学水平确实高嘛。
  
      另一个好处便是,正因为经历过各种新闻的报到,再有这次的提前考虑,温朔才开始正视、认识到公司公关部门的重要性。
  
      以前黄芩芷和彦云提及组建公关和法务部门时,他可是毫不犹豫直接否定的。如今,这两个部门已经成立,并且由彦云直接负责,招聘了专业的人员,专门针对各种与公司相关的新闻,进行及时有效的应对,还要随时为公司策划制定相关方面的宣传、公关工作。
  
      然而随着温朔上课的时间越来越久,其课程和技术培训越来越高,学校迁入新校区之后,规模也在扩大,温朔再在正常的班级里上课,就不大合适了。
  
      因为总是会引来诸多学生的注意,围观,索要签名,甚至上前主动搭茬攀谈、死缠烂打的都有。
  
      而温朔,也不好直接拒绝,因为那样对他的形象不利。
  
      于是,学校高层经过讨论,和温朔商议之后,决定让他独自在办公室里,用电脑接受班级中的同步授课。
  
      此刻,正在专心致志上课他,时而皱眉,时而大口地长出气、吸气。
  
      其脸色也有些不健康的蜡黄。
  
      在京城,近中枢之地悍然作法,所遭受到的天地浩荡之地的反噬,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
  
      而且不止是他作法时的瞬间反噬、威压。
  
      更严重的,是随后持续不断的打击,时刻让他处在与周边环境似乎格格不入,世间难以容他的状态中。
  
      他现在已经将己身气机完全收敛,纯粹以本元和个人强横的身心状态硬扛着——他试着以气机相抗,但没有好的效果,反而还引来了更强大、更猛烈的反噬攻击。
  
      这他妈,难道就没完没了了?
  
      温朔终于扛不住,撑着身子走到沙发旁坐下,仰靠在沙发背上,阖目暗骂了一声老天爷!
  
      老子只是在作法收拾人渣啊!
  
      又不是祸害好人?
  
      感情老天对恶人恶行,是持变相纵容保护的态度?!
  
      “青儿,出来玩儿会吧。”温朔轻声唤道,脖颈间的玉佩上,一道青白色的流光闪现,小青如以往那般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小辫子,翩然落在了温朔的面前。
  
      她好奇地打量着双眉紧皱,脸色很差的父亲,忍不住上前抬起小手轻轻摸了摸父亲的脸颊。
  
      “唔。”温朔睁开眼睛,有些惊喜地看着自己的乖女儿。
  
      “爸爸,你好像不舒服呀。”小青抿着嘴关切地问道。
  
      正在思忖着刚才女儿轻轻摸了下自己的脸颊,被天地自然反噬的那种痛苦,便减轻了许多,此刻听得女儿在他的意识中关切地问询,温朔被感动之余,愈发感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