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下血本坑人?
崇祯皇帝顿时怒了,也顾不得其他的什么事情了,召集了朱聿键等人就要扬帆起航,打算去把老三抓回来抽一顿好的东西没学到多少,净跟他两个哥哥一样学的不着调!
  
  当然,顺便还得去寻找自己家的那棵大白菜,海外风浪这么大,养一棵水灵灵的大白菜小棉袄,朕容易么!
  
  崇祯皇帝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败。
  
  作为一个皇帝来说,自己无疑是成功的,就算是面对着历史上诸多留下了自己大名的皇帝们,比如秦始皇,比如刘野猪,比如杨二和李二,比如朱重八和朱老四,自己都能够算得上成功。
  
  最起码,自己在位期间面对着无数的天灾,不仅没有造成大的动荡,反倒是收复了大量的失地,顺道还扩土无数。
  
  就冲着这一点,在以后的历史上面就绝对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哪怕是混不到一个圣祖的名号,混个武帝一类的名号也是轻松简单加愉快。
  
  然而作为一个父亲来讲,自己无疑是失败的,比之饿死沙丘的赵雍和儿子造反的李二来说,自己也是强的有限。
  
  自己这几个儿子虽然不至于像赵何、李承乾那样儿明火执仗的来跟自己作对,但是这些儿子女儿们都被养偏了,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想想吧,老大十几岁的时候就敢甩开贴身小太监,一个人往缅甸跑,老二好歹比老大强一些,知道拉上老大当个垫背的。
  
  现在老大老二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些,自己最心疼的那棵大白菜还有老三又一起跑路了,当真是头疼之极!
  
  朱聿键看了看阴沉着脸的崇祯皇帝,小心翼翼的道:“陛下,长公子和三殿下既然往阿萨姆那边去了,想必是去寻大皇子和二皇子了,陛下倒也不用太过于担心。”
  
  崇祯皇帝冷哼一声道:“王叔祖不用劝朕了,这三个混账东西没一个是让人省心的,加上雪儿一起到了阿萨姆,还不知道他们会搞出些什么事情来。
  
  这一次,朕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三个混账东西,否则的话,他们的胆子就会越来越大,最终闹的一发不可收拾!”
  
  朱存机却道:“陛下,臣有一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崇祯皇帝道:“秦王兄有话尽管直说,咱们一家人之间,哪儿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心中嘿了一声之后,朱存机便开口道:“启奏陛下,以微臣之见,不论陛下属意哪位殿下为太子,三位殿下的表现都已经证明了自己,以后会是合格的太子。”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斜着眼睛道:“此话怎讲?”
  
  朱存机道:“无论三位殿下和长公子在莫卧儿闹出了多大的乱子,最起码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孝心,也证明了他们的本事。
  
  倘若几位殿下都长于深宫,不识战阵之事,亦不知民间之疾苦,如何会有往阿萨姆一行之事?
  
  不管几位殿下是去体察民情,还是去那边征战莫卧儿,总归是一件好事,陛下还是应该宽心一些才是。”
  
  崇祯皇帝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开口说话理是这么个理,问题在于谁的儿女谁心疼!
  
  他们三个熊孩子加上一棵大白菜跑到阿萨姆去会干出些什么事儿来,崇祯皇帝用脚后跟想都能想出来,说什么体察民情,那完全就是扯蛋,他们不是跑去找莫卧儿的麻烦才是怪事。
  
  谁家养的孩子谁家自己清楚,那三个熊孩子胆大包天,倘若单单只是老大老二还好,现在又加上一个老三和向来被宠坏了的长公主,这几个孩子搞不好真会兴兵攻打莫卧儿!
  
  别以为这几个孩子没有兵马,如果换成崇祯皇帝登基之前,大明的藩王们手里确实没有兵马,纵然有也不过是三百亲卫而已。
  
  但是当崇祯皇帝登基之后,为了让这些被圈养起来的渣渣们向着开国时的九大野猪塞王进化,崇祯皇帝可是亲手撕开了一个口子遵照太祖高皇帝旧制,许诸藩以三个营。
  
  营这个编制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
  
  按照戚继光督阵蓟辽时的编制,一营的兵力为九百七十二人,后来则两千七百人,而镇戍兵的营制则是三千人或者两千二百五十人为一营。
  
  而三千营最开始时确实是三千骑兵,后来则是扩充到了七万余骑,改名为神枢营,而五军营更是达到了十六万人……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藩王只要有胆子有实力,随时都可以拉起一支一万余人的部队来充当自己的亲卫营。
  
  至于崇祯皇帝自己的亲儿子,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比如老大朱慈燝,人家确实是没有带着什么兵马,更没有带着自己的亲卫过来,但是按照定制,这家伙随时可以从辽东拉一批人马过来搞事情。
  
  别忘了,这家伙的姥爷是完颜宏,舅舅是锡伯部下一任的族长,整个锡伯部都算是婉妃完颜玉卓的嫁妆,他们就算不鸟以后的太子也会绝对听从于老大朱慈燝的命令。
  
  因为对于这些锡伯部的骑兵们来说,朱慈燝才是他们实际上的小主人,是他们效忠的第二对象第一对象肯定是连想都不用想,必须是崇祯皇帝才行。
  
  像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崇祯皇帝没有明确的下旨表示反对,朱慈燝想要从辽东找完颜宏要一些骑兵过来充当自己的护卫营,然后带着这些骑兵去搞事情,很难么?
  
  至于老二朱慈烺就更坑了。
  
  老二的母亲是大明的国母周皇后,虽然周皇后的娘家不像完颜家那样儿有着一整个部族做为陪嫁,但是人家身份占优势啊。
  
  理论上来说,万一崇祯皇帝哪天突然挂掉了,老二朱慈烺就是理所当然的继承人,除非崇祯皇帝临挂掉之前确定了其他皇子为太子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朝堂上有的是人反对。
  
  退一步讲,哪怕是崇祯皇帝立了其他皇子为太子,也顺利的将其扶上了皇位,只要朱慈烺不作大死,任何人都必须顾忌到影响,哪怕他犯了天大的罪过也不过是罚酒三杯或者背地里弄死他才行。
  
  而老三朱慈熠的身份同样没低到哪儿去母亲是宜贵妃,理所当然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老二和老三这两个混账东西只要随便寻个名头,就能各自拉起来一万余人的兵马,再加上老大从辽东调兵过来,这三个家伙在莫卧儿可供支配的兵力将达到三万余人。
  
  三万余人的兵力放在大明自然算不得什么,光一个五军营就能将之压得死死的,连喘息之机都不会给他们。
  
  然而这三万人放在莫卧儿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老二和老三的身份在这里摆着,尤其是长公主也在,张世泽那头猪肯定也会跟着跑过去,到时候身为五军都督府大头子的张之极就算是再不愿意,估计会也捏着鼻子认下,然后给他们调拨军火粮草一类的东西。
  
  而朱存机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说出来了几个孩子的孝心还有忠敬之心这种屁话来安慰崇祯皇帝。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直接告诉崇祯皇帝说你要凉了,你儿子比你还不靠谱,估计他们就是跑到莫卧儿来搞事情,你丫还是想想怎么替他们擦屁股的好?
  
  哪怕朱存机心里就是这么个意思,也不能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否则崇祯皇帝的狗脾气一旦发作起来,谁知道他会怎么样?
  
  而崇祯皇帝想的则是另外的事情。
  
  三万余人的兵力放在大明根本就不算什么,放在莫卧儿也差不多。
  
  虽然三万多人的兵力在莫卧儿已经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如果运用得当,甚至于能够跟奥则朗布掰就掰腕子,但是人家莫卧儿毕竟还不是后世那个左手右手那啥那啥的三哥,还是有一定本钱的。
  
  再者说了,这三个熊孩子以前经历过战阵没有?
  
  答案是肯定的。
  
  这三个熊孩子都玩过军棋推演,该怎么行军打仗的理论知识都掌握了。
  
  但是理论知识始终是理论知识,这三个混账东西谁也没有真上过战场,老大老二在蓬莱岛的那一场远征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在这咱情况下,崇祯皇帝怎么可能不担心?
  
  然而再担心也没有什么鸟用孩子都跑了,崇祯皇帝除了自己一路上走海路往阿萨姆那边赶,顺便让张世泽走陆路赶往阿萨姆之外,剩下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朕担心的除了这几个孩子的危险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现在莫卧儿内乱刚刚平定下来,其国军伍也算是久经战阵,纵然实力不济,然则其作战意志还有作战手段,这几个孩子却不一定能够应付得了。”
  
  朱聿键突然开口道:“陛下,微臣也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陛下。”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王叔祖请讲?”
  
  朱聿键道:“微臣敢问陛下,为何想着亲征英格兰?”
  
  崇祯皇帝却突然被问住了。
  
  是啊,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远征英格兰呢?因为那些条约?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琢磨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算是回过味来。
  
  跟那些条约自然是有关系,跟圆明园也有关系,但是更多的还是跟自己的性子有关系。
  
  自己就不是个老老实实的性子,没事儿尚且想着搞出些事情来,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去英格兰搞事情,自己怎么可能放弃?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有样学样,能有搞事情的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
  
  沉吟了一番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那英格兰蛮夷不识天数,妄自扣押我大明百姓在先,是可忍,孰不可忍?
  
  朕便是想着一定要御驾亲征,替我大明百姓讨回一个公道,顺便宣示诸蛮夷,敢犯我大明百姓者,有如英格兰蛮夷之先例!”
  
  朱聿键笑道:“陛下爱民如此,乃天下万民之福也。”
  
  崇祯皇帝静静的听着朱聿键拍马屁,别管这家伙是如何的胡说八道,总之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朕确实是爱民如子,没毛病啊!
  
  关键是,这个马屁拍的到位,拍的舒服,有前途!
  
  朱聿键又接着道:“三位殿下如今效仿陛下,一则是为陛下分忧,二则也是为我大明百姓考虑,同样为万民之福,陛下应当高兴才是。”
  
  不对劲啊,朱聿键这个渣渣是在拐着弯骂朕呢,是不是?这家伙在骂朕上梁不正下梁歪!
  
  心中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崇祯皇帝顿时就不开心了。
  
  朕自黑可以,但是你不能骂原本坑你还有点儿内疚,现在这点儿内疚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
  
  笑着点了点头之后,崇祯皇帝开口道:“对了,朕还一直没有问过王叔祖呢。王叔祖前往新明岛之时只有一个世子,不知如今王府之中,可又添了几位小王爷?”
  
  朱聿键心中顿时暗叫一声不好!
  
  这位爷向来不太关心藩王们生多少孩子这个问题推恩令之下,藩王们生的多了还是自己头疼,现在他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肯定是憋着什么坏呢!
  
  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爷,无可奈何的朱聿键只得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现在膝下又多了两子两女,两子现在分别是七岁和五岁,两女则是五岁和三岁。”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那便将世子和两位小王爷送进京来吧,让他们入宫随着几位皇子读书也是好的。另外,朕还有一个打算,想要征求一下王叔祖的意见?”
  
  朱聿键躬身道:“请陛下明示?”
  
  崇祯皇帝道:“王叔祖亦知推恩令,然则百十年后,唐国封地便会一小再小,不知最终小到什么样子,所以朕打算另封世子为安王,封地就在英格兰那里寻一块土地,如何?”
  
  朱聿键顿时蛋疼了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爷,能让这位爷下这么大的血本来整自己?
  
  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安王这个封号,他不太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