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七章:承诺
    帝国上千万平方公里的疆域内,各种政治集团和派系众多,但真正庞大到让人感觉到绝望的,说起来只有两个半。
  
      最强大的自然当属西南派系,一家独大,荣耀辉煌到极致。
  
      其次便是王系!
  
      而后的半个,是南方派系。
  
      三大派系在帝国最高的权利领域内相互争斗了二十多年,但总体来说,最弱的南方派系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着中立态度,而西南和王系则是真正的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分毫不让!
  
      吴越省本就是王系最根深蒂固的政治后花园之一,基本是铁桶一块,而孙哲也,毫无疑问是西南派系打算插进吴越的一根钉子,可这边刚刚动手,王系直接抡起了巴掌狠狠砸在了西南派系的脸上,手段如此激烈,这无疑是给了外界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争斗了多年却始终隐隐被西南派系压制的王系,即将开始全面反攻!
  
      但这个时候开始反攻,就算在王系内部,应该也有存在着一定的分歧,肯定会有人认为早了点,但同样有些人却认为时机恰到好处。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大派系的意见统一,一个邹常委怕是不够,但在加上那位陈总出面做工作的话,却完全可以。
  
      林怀宇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轻声道:“应该有陈总的影子,她的强势,还是一如既往啊。”
  
      神州帝国地域庞大,人口众多,但政治层面上,所有的争斗基本都是集中在六部二委一会以及各个地方行省的范畴内。
  
      主管考核提拔官员的吏部。
  
      彰显国力,保护国家安全的军部。
  
      还有主管教育,宣传,文化,接待的礼部。
  
      主管刑法,囚徒,缉捕,审判的刑部。
  
      统计全国人口,财政支出的户部。
  
      以及主管建设,农业,水利的工部。
  
      六部之外,是权力大的吓人的发展委和相对独立,专管帝国官员风纪的监察委。
  
      剩余的一会,是专管选举,制法,以及有一定监督权力的国民代表大会。
  
      六部二委一会形成了帝国的中枢结构,中枢之上,便是帝国最高决策局,中枢之下,是像林从政这样被派往各个省份的封疆大吏。
  
      六部二委一会的最高领导人都会进入帝国最高决策局,大部分担任委员,少部分则是真正领导决策局决策方向的常委巨头,站在帝国最高的权力舞台上,由上而下,或者由下而上的在进行政治博弈。
  
      国内的官场,无论到了什么位置,都不会缺少对手。
  
      只有寥寥几个从帝国最基层开始就不断跟人争斗,见过了最多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甚至是刀光剑影却始终不倒下,最终进入最高决策局成为常委的几个真正的强者,才能带领着这个国家在风雨中不断的前行和崛起。
  
      国内这个复杂的甚至分不清颜色的官场中,他们是最强壮的狮子之一,而不是唯一。
  
      所以才会有争斗,有妥协,有平衡。
  
      但这一次争斗的起因极为突然,突然到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神舟帝国甲午年正月初二凌晨两点钟,帝国决策局委员,吏部部长曹正宗脑溢血突发,经医院抢救后虽然生命无碍,但神智却已经不太清醒,帝国最高决策局召开紧急会议,决策局全体成员认为,曹正宗部长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吏部部长职务。
  
      会议中,帝国最高元首,同时也是西南派系旗帜的林元首认为,曹正宗同志的工作,应该由吏部的常务副部长崔建国担任,随后,决策局常委,帝国高副元首以及另外两名常委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但决策局常委,代表着王系的陈副首相却表示出了不同意见,推荐了一名王系的干将。
  
      国民代表大会邹常委和纪检委郭书记旗帜鲜明的支持。
  
      而向来都保持中立的南方派系代表人物也一反常态的支持陈副首相所推荐的人员名单。
  
      四比四的支持率。
  
      会议开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是西南派系和王系在这次博弈中的第一次交锋。
  
      两个半小时的时候,在决策局常委中向来都低调温和但同样是王系巨头之一的叶副元首笑着表态,没有支持最高元首,也不曾支持自己所在的王系,而是推荐了另外一个人——吴越省总督林从政。
  
      准确来说,林从政并不算王系的人物,但以他的位置,说是自成一系也不够资格,因为在吴越任职,他勉强能被人看成是稍微靠近王系而已,在加上三年前林从政担任正职总督是刚刚成为决策局常委的陈总,也就是陈副首相帮忙说的话,所以在很多人眼中,林从政算是一个站在王系门槛上的人物。
  
      可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王系力量。
  
      那一次的会议,最高首长和陈副首相同时沉默,最终散会。
  
      随后,隐约是帝国第一家族的西南林家家主林风雪直接给林从政打了电话,要求联姻,毕竟林总督不是王系的人,只是稍微靠近而已,如果可以拉拢过来的话,最高元首完全可以同意由资历尚浅的林从政执掌吏部,这个提名由决策局的叶总亲自提出,在这个叶总时刻都要注意培养自己权威的关键时刻,王系就算暂时放弃吏部,也要保证叶总的安全,很有可能会妥协,并且将事态平衡下去。
  
      可出乎意料西南派系预料的是,因为两个林家往年的一些复杂恩怨,林从政和林怀宇对这次的联姻似乎并不热心,于是西南和王系的博弈开始升级,吴越孙哲也的事件就是迄今为止王系最激烈的一次手段,同时给外界释放了一个极为清晰的信号。
  
      “这不止是一个信号这么简单,应该是王系放出来的胜负手,陈总这是要提前两年翻盘啊,这个女人...啧啧,手腕真硬。”
  
      林怀宇感慨道,端起桌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林从政眼睛眯了眯,点点头,轻声道:“西南那边不会答应的,最高元首统筹全局,但很多时候,工作侧重是党务方面,而叶总如今是党校校长,主持中心院士局的工作,跟最高元首工作性质相近,在干部任用方面,也有很大的话语权。这个时候,吏部部长这个职位,最高元首说什么都要抓在手里,如果给了王系的话,吏部加上叶总,对最高元首威胁很大,对他的声望更是致命打击,今后在想让西南隐隐压住王系半头,就很困难了。”
  
      “同样的,如果你答应这次跟西南的联姻,入西南派系的话,一旦接管吏部,对叶总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今年要争军部的位置,彻底奠定接班人地位,如果这个时候遇到这个打击的话,他也会很被动。这些年来他始终低调温和,淡化派系痕迹,王系的许多事情,都是陈总在用强硬手腕处理,嘿,实际上陈总才是性格温和的那位,只不过她的地位稳固,所以才显得很强势,这也是王系内部对叶总的一个保护,这个时候,如果你入西南,等于是往死里得罪王系,不划算啊。”
  
      林怀宇紧紧皱着眉头说道。
  
      “我入王系,不同样得罪死西南?一样的道理,我现在就是很奇怪,叶总为什么会推荐我,他难道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和西南联姻?”
  
      林从政苦笑一声,声音却突然止住。
  
      下一刻,父子俩的眼神同时望向了林小草,这位叶老的弟子。
  
      孙哲也的落选是在昨天。
  
      昨天那个时候,林小草同样在开往九州城的火车上。
  
      这中间会有某种关系么?
  
      难道他的到来,真的是叶家表现出的某种态度?
  
      父子两人惊疑不定,但他们就算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如果九州城林家真的决定和西南林家联姻的话,今天晚上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命运。
  
      在命运的路口,向左向右,生与死,辉煌与落寞,往往都是一念之差。
  
      林小草默默吃着第四碗饭,低头夹菜,犹如一个哑巴,但半锅米饭已经进了他的肚子。
  
      林水墨偶尔夹一口菜,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即将吃完第四碗饭的林小草,心里已经给他取了一个林半锅的外号。
  
      “我来吧,你先坐。”
  
      在林小草吃完第四碗饭刚要站起来继续盛饭的时候,林水墨猛地起身,自然而然的拿走了他手中的碗,走向一边。
  
      林小草愣了一下,看着林水墨自然摆动着的窈窕背影,淡淡说了声谢谢。
  
      他转过头,眼神直视林从政和林怀宇。
  
      不知道他具体在看谁,但那一瞬间,林家父子俩同时有种被对面的年轻人给盯住的感觉。
  
      “你很怕西南林家?怕林风雪?”
  
      林小草笑道,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在灯光的照耀下,似乎反射着寒光:“就算有王系的支持,你也怕他?我记得两年后帝国就要大换届了吧?到时从西南出来的最高首长是不是要退?你们说的那个叶总,能接班吧?能吧?林总督,你就算这时候不进一步,但现在表了态,到时王系能亏待你?当然,你要一定跟着走下坡路的西南,我也不说什么,把水墨嫁过去,管她幸福不幸福的,反正你现在能进一步了,西南也不会动你,至于那个叶总接班后能不能容忍吏部部长跟他不是一条心,谁知道呢?就这么决定吧?我也没留下的必要了,吃饱了我就离开,今天你们给我的报酬,我在还给你们就是了。”
  
      一只嫩白的手腕端着一大碗饭递了过来。
  
      林小草接过饭碗,又说了声谢谢,低下头继续吃饭,但眼神中,杀机却开始逐渐弥漫。
  
      林怀宇眼神中的恼怒一闪而逝,深深看了一眼林小草,眯起眼睛。
  
      林小草这话说的突兀,但要说过分,却也不算过分,但字里行间的讥讽,却让他格外的不舒服,他深呼吸一口,淡淡开口道:“从政,明天你去拜访一下叶总吧,让小草跟你一起去。”
  
      说到最后,林怀宇眼神中精光猛地一闪。
  
      他还是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定,所以依然决定要林从政带着林小草明天去一趟叶家,试探一下叶总见到林小草的反应在做最后决定。
  
      如果试探的结果是乐观的,自然最好。
  
      如果不乐观的话,他不免又要重新考虑,京城西南两个林家确实有恩怨,可对方手中已经明确的举起了萝卜和大棒,家族的生死存亡面前,些许的恩怨,也不值一提了。
  
      圆桌前,林小草放下吃了一半的米饭,擦了擦嘴,站起身,眯着眼笑道:“我不去。”
  
      这似乎是他进入天公府三号之后,第一次笑的这么灿烂,那是一种跟他大部分时间里沉默时截然相反的灿烂,宛若另外一种人格。
  
      灯光下,年轻的林家守护者面对四个林家的核心成员,嘴角高高扬起,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
  
      犹如大风大雪中的昆仑山的偶尔出现在风雪中的阳光,看似灿烂,却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冰凉和阴冷。
  
      林水墨默默的看着笑容灿烂的他。
  
      两人间明明相隔不到两米的距离,但给她的感觉,这个负责保护自己安全的男人,此时却仿佛跟自己隔着山,隔着水,隔着风雪和空气,在一片阴冷冰凉的氛围中,跟自己越来越远,跟整个九州城林家越来越远。
  
      “我再说一次,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保护林水墨小姐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林家做任何决定,我同样没有干涉的资格。”
  
      “我收回刚才的话,钱我既然收了,就不会还。一千万美金的报酬,她的安全,在未来一年的时间内,不需要任何人担心。”
  
      “我是个杀手,现在为了二师父的命令来保护林水墨小姐,不是给你们林家做救世主的,更何况是一个连决定都没勇气做的林家,我也救不了。但我可以保证,就算你们林家覆灭,林总督彻底倒台,一年之内,也没人能伤害的了她!”
  
      林小草走到书房门前,拉开门,淡然道:“这是我的承诺。”
  
      “嘭!”
  
      书房大门被狠狠关上,林小草身影消失,只留下满屋子的失望和讥讽,还有那个仿佛是诅咒一般的承诺,飘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