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宰三国 > 第五章 汉五铢
五铢钱,源远流长,从汉武帝发明它的时候,五铢钱一直流传了七百多年,直至隋末。
  
  五铢钱的样式是外圆内方,意喻为天地乾坤。
  
  五铢钱的材质多种多样,主要的材料是铜。
  
  钱币上刻有五铢二字。铢是重量单位,五铢钱是重量钱币。
  
  五铢钱规定的重量是五铢,五铢钱不能当十铢用,亦不能当三铢,四铢使用。规定是五铢,就是五铢,不可缺斤短两,不可虚报增加。
  
  五铢钱之所以能流通七百多年,这和五铢的重量有着很大的关系。之后的银子,金子,都用‘两’‘钱’‘分’作为重量单位,这样的重量金属货币,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通货膨胀。
  
  阳都县盛产铜矿,陈平手中的大量五铢钱亦可回炉重铸,分解出更多的铜。铜多,新铸的钱币就越多。陈平此次去阳都县,主要制作的是铜五铢。
  
  陈平最想制作的还是银五铢和金五铢,毕竟金和银的稀缺度,要高于铜。
  
  用稀缺的金属材料铸造重量钱币,这样的钱币才会有价值,才会有信用。前世记忆中的银本位,金本位这些金融名词,亦可证明黄金和白银的价值。
  
  但是,黄金和白银在东汉末还是很稀少的,要想拥有黄金白银储备,不仅要探矿挖掘,更需要收刮,甚至收刮全世界。
  
  陈平非常希望有那么一天,在他拥有绝对实力的时候,挖掘和收刮大量的白银和黄金。
  
  毕竟这个世界,黄金和白银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就这样,陈平一路思考,终到阳都县城。
  
  阳都县,最大的官营冶炼厂,众铁匠围做一圈,看着锦布上的钱币样式,不时的讨论着。
  
  “纯铜五铢币,不添加任何的锡,铅,正面刻‘五铢’二字,背面刻‘汉’字,双面皆刻水纹,这种钱币样式绝对能起到防伪作用,因为民间私铸的钱币,无论是才艺还是材质,都没有能力模仿。”
  
  “白银五铢黄金五铢也能做,银五铢的纹路是云纹,金五铢的纹路是龙纹,除了纹路不同,其余皆同,黄金白银的熔点比铜稍高,金银铜用石炭和风箱熔炉即可融化。”
  
  “金银铜三种五铢,均可用范法制作,制模,制范,浇筑,休整,可统一制定,然后统一打磨,依现在的基础设施,每天的产量大约在一万枚左右。”
  
  陈平伫立在一旁,认真得听着众铁匠的讨论,待分析出结果后,陈平满意得点着头。
  
  陈平当即宣布,官营冶炼厂分设官营铸币厂,增设熔炉风箱等基础设施,增设汉五铢的专用模范,铸币厂施行严格的官营制度,铸币厂由陈平亲自监管,铸币厂制作的汉五铢统一上交州牧府,私留贪污者严惩不贷。
  
  命令发出,名号亦出。
  
  汉五铢铸币厂。这个响亮的名字,预示着新货币汉五铢的诞生。
  
  陈平在阳都县城待了七天,主要的工作是指挥众人建设铸币厂。
  
  众人拾柴火焰高。
  
  第一天,汉五铢铸币厂成立。
  
  第二天,铜炉风箱组合完成,模具范具制作完毕,燃料充沛。
  
  第三天,铸币厂生产的第一枚汉五铢,出现在陈平的手中。
  
  第五天,许褚从徐州而来,被陈平任命为铸币厂的治安队长,用来维持法制和运输钱币。
  
  第七天,陈平带着四万汉五铢,满意的离开了阳都县城。
  
  十天后,徐州五郡,北海郡城,东莱郡城,临淮郡城全部建立了官营钱庄和粮库。
  
  半月后,汉五铢的数量到达了十五万,陈平规定,生产计划是五百万汉五铢。
  
  亦在半月之后,陈平下达了新的州牧政令。
  
  州牧令。
  
  “一令,徐州治地,北海东莱治地,临海合肥治地,粮,盐,铁均用汉五铢结算。”
  
  “二令,明年秋收之后,所有物资均用汉五铢结算。”
  
  “三令,各地钱庄可兑换汉五铢。
  
  “兑换方式是。”
  
  “其一,旧钱兑汉五铢,一万兑一。”
  
  “其二,粮食兑汉五铢,一升兑一,一斗兑十,一石兑百。”
  
  “其三,粮食和汉五铢可以相互兑换。”
  
  “其四,盐铁不可兑换汉五铢,汉五铢可以兑换盐铁。”
  
  “其五,汉五铢兑盐,一兑一两,十六兑一斤。汉五铢兑铁,百兑百斤。”
  
  州牧令发出,震惊了徐州,震惊了士族之家。
  
  众士族一致认为,这三道政令是在针对他们。兑换方式严重威胁到了徐州士族的利益。
  
  “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平民百姓没钱,有钱的就是我们士族之家,州牧大人是在抢我们的钱。”
  
  “虽然旧钱贬值,但旧钱中的良币还是有购买力的,一万旧钱兑换一枚汉五铢,不合算。”
  
  “不仅是抢钱这么简单,更是在抢我们的粮。”
  
  “不错,言之有理也。按大汉律法,盐铁乃官营,我等士族主要收入就是卖粮。现在粮食用汉五铢结算,我等要想获得汉五铢,只能用手中的粮食去换。”
  
  “既然州牧大人对我等不仁,我等只能不义,各位,现在乃生死存亡之时,我等士族要共同抵制州牧大人。”
  
  汉五铢的出现,威胁到了士族的利益,徐州士族欲要团结在一起,对抗陈平。
  
  “哈哈哈,对抗我,有些意思。”
  
  陈平把玩着手中的汉五铢,哈哈大笑。
  
  “陈某倒是想看一看,这些士族能动用什么手段。”
  
  陈平不动声色,默默观察,迎接着徐州士族的反抗。
  
  反抗很快来临了。
  
  在陈平发布州牧政令的第二天,士族之家暗通往来,达成了反抗计划。
  
  陈平散布内线,经过连番的探查,知晓了完整的反抗内容。
  
  内容是,保留手中的良币,用大量的劣币和民间制造的假币兑换汉五铢,然后用汉五铢向官府换粮,最后囤积粮食,抬高粮价,达到粮钱双收的效果。
  
  “啪啪啪。”
  
  徐州公府,陈平不断的鼓掌,感慨士族们的反抗手段。
  
  “手段很低级,这是最低级的金融手段。但是,这也是最为实用的反抗手段。乱世惶惶,粮食乃刚需之物,哄抬粮食价格,的确能做到粮钱双收。如果不制止,州牧府的粮食和汉五铢都会流向士族之家,造成的结果是,州牧官府彻底破产,富人越富,穷人越穷。”
  
  拥有两世记忆的陈平,待细细思考一番话,很快的看清了问题的本质。
  
  找到了问题,当然要解决问题。
  
  问题很简单,解决也很简单,那就是,民营的粮食,改为官营。
  
  乱世以临,粮食不够吃,只能官营。如果放任士族地主经营粮食,那么徐州将会陷入无粮的困局,没有粮食,陈平会变得很被动,甚至要看士族的脸色行事。
  
  粮食由民营改为官营,只需一道命令即可,但是,下这道命令的人,要有胆量。
  
  下达了官营命令,就彻底的与士族地主对抗了。一个州的士族陈平还不在乎,但是随着发展壮大,陈平必会面临所有士族的反抗,到了那时候,问题会更多,情况会更复杂。
  
  利益激发仇恨,在汉五铢诞生的时候,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
  
  现在陈平要做一个选择题。
  
  选择一,粮食由民营改为官营,维持住自身的发展利益,保护住自己和百姓的利益。
  
  选择二,与士族同流合污,用汉五铢的货币功能收刮百姓,维持住自身利益的同时,满足士族的利益。
  
  到底怎么选择。
  
  陈平看着手中的汉五铢,看着汉五铢的正面与背面,似乎看到了正义与邪恶。
  
  陈平看着看着,眼中出现了错觉。
  
  陈平发现,他手中的汉五铢,活了。
  
  汉五铢的正面仿佛长了一双眼睛,深深得凝视着陈平。
  
  “陈平,你作为徐州牧,可有胆量乎。可否用我作为媒介,为人民服务。”
  
  汉五铢的背面张开了血盆大口,大声的对着陈平说。
  
  “陈平,妥协吧,这是封建社会,你是斗不过士族地主的,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的真正主人,我就是服务与他们的,我诞生的时候,注定会服务这些高等阶级,当然,以你现今的地位,也是高等阶级,让我们一起发展壮大,维持住封建统治。”
  
  “嘭。”
  
  陈平的手臂青筋直冒,将汉五铢掰成两半。
  
  陈平看着变为两半的汉五铢,喃喃自语。
  
  “王八蛋,一分为二。”